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8.第八章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八章

    天边突然齐刷刷闪过几道闪电,白光瞬间将厚厚的黑云撕开了一道口子,大雨“哗啦啦”下了起来,铺天盖地。

    伴随着一阵“轰隆”雷鸣,田甜尖叫着跑过来,“天啊,师姐,发生大事了!”

    “你看,”她激动地把手机递过来,“那条记者乱报道的不实新闻被删了!真是大快人心啊!而且……”小助理还卖起了关子,“如果我现在在网上搜‘市人民医院医生打人’,师姐你猜会怎样?”

    梅苒:“您所查找的内容不存zài。”

    “啊!”小助理的脸立刻垮了下来,“你怎么知道的?”

    梅苒指指她还亮着的手机屏幕,田甜看到那行大大的字顿时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无语,不过她很快又兴奋起来,“不仅如此,相关的评论也被删了,总而言之,和之前相比,现在网上那可是风平浪静、干干净净啊……”

    这场风波有了如此戏剧性的转折也在梅苒的意料之外,既然父亲已经明言不会插手此事,那么,她认识的人当中有这样的手段和人脉,又愿意帮她的人,也只有那么一个了。

    梅苒点开朋友圈,刚好刷到了一条余声的新动态:

    ――啊啊啊,出门不利,竟然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她这次生气的时间好像很长呢。梅苒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声声。

    没有回复。

    梅苒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喊她名字,终于将余声炸了出来。

    余声:搞毛啊,99+新消息,吓死老娘了!

    梅苒:声声,谢谢你。

    余声:阴阳怪气的,说吧,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余声听她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立刻跳脚了!

    ――我可戴不起这顶高帽子,那事不是我干的,虽然我正准备这么干……

    梅苒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不是她,那会是谁呢?

    对话页面早已被余声刷屏。

    余声:既然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说不定是有人偷偷爱慕你,暗地里帮你排忧解难呢。你毕竟身份不同,下次遇见这样的事告sù我一声,包在我身上!

    余声:对了,我昨天出门遇到了一个神经病啊!不就是不小心撞掉了他的保险杆嘛!他大爷的一副扯高气扬的样子,说什么‘小姑娘,我这可是进口车,全球限量款,你赔不起的话就赶紧趁天黑溜吧!’开玩笑,我堂堂余声是那么不负责的人吗?

    亏这人还记得自己的天后身份,还说什么包她身上,梅苒不知道该回什么,只好问:“然后呢?”

    余声:我直接开了一张支票耍他脸上就走了。

    梅苒:[惊讶]他没认出你?

    余声:应该没,当时我戴了口罩[机智如我]

    梅苒:可支票上签了你的名字……

    余声:……啊啊啊!

    两人都没有提起上次的“不愉快”,这是她们培养了十多年的默契,这段感情似闺蜜,更似姐妹。

    说来余声是最早知道梅苒就是MR的人,因为那首歌是从她手上流出去的,只是,会引起轰动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几乎引发了乐坛的一次地震,这一点却从未想过――不曾有过这样的先例。

    余声从小师从知名古典音乐家沐容,梅苒是她见过在音乐上最有天赋的人,她曾经把这个人当作假想敌,但她太好了,根本让她妒忌不起来。

    曾经以为两人会一起并肩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可惜自从老师去世后,好友似乎就对音乐失去了兴趣,余声为了刺激她,特意将之前录好的曲子放到网上,这便是后来那惊艳乐坛的一曲《相逢》,MR从此成了无数人追捧的对象。如果,后来不是发生了那样的意外……

    所以,余声这次生气也是有缘由的,尤其顶着MR名头炒作的还是那个她最讨厌的梅梦然,这下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了!

    梅苒结束了和好友的对话,收起手机往门外望去,雷鸣电闪、疾风骤雨未歇,路面的积水越来越多,仿佛汇聚了一条条白茫茫的小溪。

    “从没见过雨下这么大,这架势,活像要毁天灭地似的,”小助理在一旁嘀咕着,“听说这两天有强台风登陆,看来这‘天气乱报’该正名了。”

    “是啊,”梅苒也轻叹一声,“希望下班时雨能小点。”

    下午中医部都没什么病人,梅苒到心外科开了个会,她虽然没有办法再握手术刀,但在先心病研究上理论知识丰富,还在国内外著名医学期刊杂志上发表过不少论文,所以心外科的专家会议一般会给她留一席之位。

    开完会回来就差不多到下班时间,刚好雨也停了。梅苒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些食材和水果,经过女性用品专区,又顺手拿了两包卫生巾。

    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她就进厨房忙活了,一个人住,除了有些冷清之外,在很多事情上自在多了。

    父亲叫人送过来的一大包补品还放在桌上,连袋子都没拆封,梅苒在里面翻了翻,找出一根人参,裁成薄薄的片,取一些炖了一盅参汤,剩下的用瓶子封好,以后可以用来泡水喝。

    吃过饭后,梅苒一边看电视一边刷微博,她偶尔会发一些养生之类的内容,也积攒了一百来个粉丝,虽然数量不多,但大部分都是活的。

    之前她有试过实名注册,可输入“梅苒”系统便显示此名字已被注册,梅苒苒和梅想想自然也难逃此类厄运,耐心告罄之下,便随便取了个名字叫“你好好想想”,这倒是独一份,便一直沿用至今。

    刷新了一下,有新消息跳出来,梅苒发现小助理不知什么时候把名字改成了“MR的小甜心”,还转发了一条梅梦然的微博,刷了满屏的红心。

    她有些失笑,心思却有些飘远,不知道梅梦然的母亲有没有找上她?

    不过,那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梅苒放下手机,准备去洗澡。

    浴室里,水雾氤氲。

    那是一幅让人看了都会脸红耳热的画面:

    温热的水从发间流到发梢,仿佛垂了一条黑色瀑布,又沿着那别致柔曼的身体缓缓流下,经过一片片嫩滑的雪肤,从雪顶红樱上滑落,不断往下,盈盈水光勾勒出不盈一握的细腰……

    梅苒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处的纹身,那是她年少时光里为数不多的一次叛逆,或许只是一时好奇下的心血来潮,又或许是余声的怂恿。

    是的,余声才是这场叛逆的主谋,记不清具体的经过,总之后来梅苒还是在身上拥有了一株小小的梅花,余声则是在手臂上留下了一支金色的麦克风。

    那株附着于她心口的红梅,此刻仿佛有了生命般,随着心脏的跳动,缓缓覆雪开放。

    睡到半夜,梅苒被窗外的雷声惊醒,狂风肆无忌惮地从阳台上灌进来,吹得窗帘花枝乱颤地摇摆着。

    原来是睡前忘了关落地窗。

    梅苒起来将窗子关上,晚上喝了一盅汤的缘故,她又顺便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

    又一个惊雷劈下来,火光乍现,瞬间亮如白昼。

    她倒在地上直吸冷气,好一会儿后才慢慢爬到客厅,从桌上摸到手机,拨通了号码。

    第一次没人接,梅苒接着打第二次,这次很快就接通,不等那边的人说话,梅苒先出声,“哥,我刚刚不小心摔倒了,好像有点脑震荡,脚也疼……”

    “等我,我立刻过去。”

    手机那端传来悉悉索索,似乎穿衣服的声音,梅苒脑子晕乎乎的,刚想闭上眼睛,又听那低沉的声音响起,“电话不要挂断,我十五分钟后到。”

    从他住的地方到这里至少要半个小时,怎么可能这么快到?

    梅苒有些恍惚,声音也飘飘的,“哥,你不要太急,开车小心点,注意安全。”

    脑震荡不是小事,不然她也不会在半夜三更这样恶劣的天气下还去麻烦他。

    手机里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夹杂着风声雨声,梅苒迷迷糊糊地听着,直到那边有人唤她,“我到了……”

    话声被切割得零零碎碎的,梅苒听得脑子更疼,“啊,没有钥匙?我不是给过你一把吗?”

    想到他可能来得太急忘了带,梅苒又说,“在地毯下面还有一把备用的。”

    她住的是高档小区,安全性能极高,加上有时忙起来会忘jì带钥匙,所以才想了这么个方法。

    很快就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门开了,清凉湿润的风先扑了进来,略急促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

    梅苒抬眸看过去,看清走进来的人,心脏在那一刻仿佛停止了跳动。

    怎么会……是他?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