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7.第七章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七章

    “师姐,一大早的你发什么呆啊?”

    梅苒想了又想,还是问出心底的疑问,“你说,像傅时谨那样一个人,他会缺一顿饭吗?”

    “肯定不缺呀!”田甜回答得毫不犹豫,“他连一个亿都云淡风轻地捐了,怎么可能还缺一顿饭?”

    “是吗?”梅苒却有些心不在焉地想:那他为什么要我请他吃饭,而且还是特意打电话过来说?

    “没想到我男神也用微博,而且粉丝有一千多万呢,不过他好低调,只有寥寥十条的微博,关注数还是0……”

    梅苒走神得厉害,没有听到小助理的喋喋不休。

    门诊病人渐渐多了起来,两人开始忙碌,梅苒正给病人号着脉,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吵嚷。

    只见出去打听情况的小助理一脸气愤地冲回来,“师姐,老太太那孙女带着几个记者闯进医院了,说要为昨天的事讨个说法,现在一群人被保安拦着,不给进那女的就原地撒泼,疯狗似的……”

    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中,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医闹事件几乎屡见不鲜,可“医生动手打人”却新鲜得多了,这不几家闻风而动的媒体一大早就派人扛着“长`枪短炮”在医院门口守着了。

    梅苒不动声色地低头写好处方,签上名字,交待护士领病人去药房取药,这才站起来,“走吧,出去看看。”

    她也不想惹一身腥臊,可没办法,人家就是咬着不放。

    谁知还没走出门口就被匆匆赶来的周一渺拦下,“师妹,你别去。”

    他似乎昨晚睡得不是很好,满脸憔悴,眼底竟浮着清晰的小血丝。

    “是啊,师姐,”小助理也在一旁劝,“她带了记者来,无非就是想把事情闹大,好吸引人眼球,你这一出去,那不正合她心意嘛!”

    梅苒心中也有自己的考量,“如果我不出去,想必他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周一渺当然也想到了这点,“我和上面沟通guò了,这件事院方会出面解决。”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还没等到“院方”出面,这场闹剧就收场了。

    原来是另一拨顺lì打入医院内部的记者采访了昨天的目击者,摸清了来龙去脉。

    这哪里是能博社会版新闻头条的“医生打人”事件,这简直就是颠倒是非黑白!原来那医生不仅帮病人掏药费、请护工,还在病人去世后替她教训那不孝的孙女,这可谓是宅心仁厚又有正义感啊!那一巴掌真是打得该,要换了他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外面那拨被保安拦下的三俩记者似乎也没成什么大气候,没采访到核心新闻还被人客气轰了出来,只能在门户网站上发些似是而非的新闻,靠夸张标题赚些噱头。

    “据知情者透露……记者采访受害者钱某……具体情况如何,记者会进行进一步的跟踪报道。”

    虽然新闻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在如今医患关系如此敏感的年代,“医生打病人”这新闻一出,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舆论引导下,社会大众普遍偏向弱势的受害者一方,纷纷讨伐医院……在大家口诛笔伐,情xù尤为高涨之时,某著名的论坛版主发的一个帖子如一叶扁舟缓缓驶进大众视野中。

    发帖人真假君洋洋洒洒几百字,都在表达对处于风口浪尖的某医师的赞美之情,还特地指出所谓的受害者“钱某”所控诉之事大有内情,最后竟大放厥词,说已经和当事人联系上,对某些发表不实言论的媒体网站保留法律诉讼的权利。

    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不过真正引人注意的是帖子下面的几条回复:

    玛丽莲萌兔:这赵某不就是我们技校那个大名鼎鼎的钱ZZ嘛?街口碰瓷儿不去了,怎么这次还讹上医生了?医生打没打她我不知道,要是我早抽死她丫的了!

    玛丽苏破天际:楼上咱们好有缘,说说到底咋回事呗!

    玛丽莲萌兔:这个女的在我们学校那可是烂得出了名的,我原来和她一个寝室,后来受不了就搬出去了。她姥姥是我们学校门口扫大街的,她估计内心虚荣又自卑吧,一直不待见她姥姥,还让她赶紧去死不要拖累自己,你说怎么有这样没良心的人啊?!半个月前我还亲眼见到两人在路边不知起了什么争执,她一把把她姥姥推到地上……就走了……走了……了,还是路人把人送到医院去的,昨天听说老人家已经去世了[点蜡]希望她天堂安好。

    卖雪糕的小布丁:如果这钱某就是钱ZZ,她是病人?呵呵,开什么国际大玩笑,早上还在我眼皮子底下蹦跶呢,也没见缺胳膊少腿的啊!当然,缺不缺心眼我就不知道了。

    天天天蓝:我还听说这钱某好像怀孕了,正四处忙着筹钱打胎,不过,她经常跟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烂仔混,这也很正常啦!

    又有更多声称是这位“钱某”同学的知情者出来爆料,评论区越来越精彩,田甜看得真是目瞪口呆,“这真的是……”

    她又转过来问,“师姐,你认识这个发帖人真假君吗?”

    梅苒摇头,“不认识。”

    不过,她的疑惑很快从一条微信里得到了解答。

    ——嘿嘿,梅医师,论坛上的帖子你看过了没,发帖人是我男朋友,他也是医学系的。对了,上次写生作业我的作品得了个全系最优,可把我嘚瑟坏了!再次感谢你当我的模特!

    帖子热度不减,很快,之前采访过目击者的记者们在主流的新闻平台上发了新的新闻稿,叙事客观冷静,有理有据,双管齐下,舆论又开始偏向另一个方向,甚至有人开始人肉起“钱某”……

    梅梦然看到这里险些把手机捏碎,恨恨地咬牙切齿,“为什么她每次都可以这么幸运!”

    助理小夏被她这副样子吓得不敢接话,经纪人看过来,“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你现在已经这么红了,将来还会更红,又何必和这些不相关的人置气?气坏了才得不偿失。”

    梅梦然被她这一劝果然冷静了下来。是啊,借着MR的名头,她已经火得不能再火了,各种通告各种追捧,连粉丝都迅速增加到了三千多万。

    经纪人又问,“微博发了吗?”

    “我现在就发。”

    “嗯,那就好,我先去和负责人商量一下细节。”

    梅梦然MRV:新专辑正在制zuò中,相信很快就可以和大家见面啦!PS:录专辑时偶遇男神,他还听了我的歌[心][害羞]

    MR的小甜心:啊啊啊!我的女神出新专辑了,买买买!

    时光旧人:交出男神不杀[doge]

    开飞机的小太阳:求男神高清*照(你们懂的)[害羞][坏笑]

    很快底下关于“男神”的评论就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这年头偶像的私人生活向来是粉丝们极为关心的,有些粉丝更是潜进了梅梦然的最新关注中,花了一番功夫终于将疑似她口中的“男神”扒了出来。

    英俊的小西瓜:疑似女神的男神的微博@傅时谨@傅时谨@傅时谨,重要的人@三遍,请叫我雷锋!

    梅梦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毕竟这才是发这条微博的主要目的,经纪人的原话她很赞同:“只要和Ansel沾上边,那几乎就等于如虎添翼。”

    何况,不管是事业,还是出于私人感情,她都希望和这个人靠得更近,那是她将近七年的梦想!

    这时,门突然开了,一道浅绿色的影子闪了进来。

    梅梦然以为是上洗手间的助理回来了,回过头见是一个陌生女人,她厉声道,“谁让你进来的?”

    “你到底是谁?进来干什么!?”

    那女人摘掉口罩,“然然,你不记得我了?”

    “你、你是……”一股从灵魂深处的颤栗从脚尖蔓延开来,迅速爬遍全身,梅梦然骇然地往后退了几步,红唇微微抖着,“你是……”

    “我是妈妈呀,然然。”吴玉婉看着这抖得像筛糠子一样的可人儿,百分百确定了她的身份。

    毛骨悚然。

    那段过去,梅梦然这一生都不想记起,可这个女人的出现,分明提醒着她,那是真实的,是她梅梦然生命中最黑暗最不堪的部分。

    她记得这个女人是如何歇斯底里地和爸爸吵架,两人打起来,还差点放火烧了屋子,还记得她又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地把残余的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那种深到骨子里的疼痛还那么清晰。

    “然然,”吴玉婉走到近前,“你变漂亮了,还成了明星,可妈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是啊!眼前这个女人除了那不知被村里多少男人揉捏过的屁股依然挺翘外,其他的早已被岁月褪去了颜色,身材不再玲珑,那张脸也松松垮垮,当然,那双眼睛还是那么的势利、贪婪、令人作呕。

    “你到底想怎么样?”梅梦然扶着桌子才勉强站稳脚,桌上的手机不断震动,提示有新消息。

    她刚刚发的那条微博下的评论早已炸开了锅。

    蒙面的刘大侠:摸过去看了一眼,被认证吓哭!向大神奉上我的膝盖!我宣布,从今以后这个男神被我承包了!@傅时谨

    小内内是我的谁都别抢:懵逼+目瞪口呆.jpg

    鸡汤喝多了会上火:从隔壁回来,小心脏砰砰砰。跟大家科普一下:傅时谨,29岁,知名古董收藏家,外祖父是国内最具声望的古董鉴定师,同时也是故宫博物院鉴定委员会委员,他本人是中法混血。PS:

    取不出名字好暴躁:PS后面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大王派我来巡山: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他的微博关注数是0吗?

    鸡汤喝多了上火:接上条。前段时间他给A市博物馆捐了一个价值一亿六千八百万的白玉圆玺,刷新了御制玉玺和白玉拍卖的世界纪录,最重要的是他本人颜值非常高!我在一段采访中找到一张他的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晰,但也足够YY好久的了。不说了,我去舔屏了!

    啊啊啊:楼上的大哥人可以走,把照片留下!

    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附议!附议!!

    傅时谨还对网上的议论一无所知,那个微博号是因工作缘故才申请的,一直是他的助理在打理。

    叶岂寒坐他对面,刚挂了电话,“我已经吩咐人去删了,不出十分钟,我相信网上关于医生打人的不实言论都会消失得干干净净,连一个字都不剩!怎么样,傅大少爷,您是否还满意?”

    混迹娱乐圈多年,他手上多的是这方面的资源。

    “不过我很好奇呀,你这样冷漠的人,怎么会对这件事这么上心?难不成,你看上那个梅医师了?”

    傅时谨不咸不淡地看他一眼,“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甚至是任何一个字眼,对她造成任何意义上的侮辱和伤害。”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