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66.时光与你有染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六十六章

    晋`江独家发表,谢绝转载!

    “所以,你最后还是跟他握手了?”

    “没办法,”余声轻叹一声,“谁让人家是天行娱乐的小叶总呢?”

    在这行混了好些年,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无知懵懂、拿话筒都会发抖的小女生,值得庆幸的是,时光和成熟并没有让她变得太世故圆滑,私底下依然可以保持住一颗本心。

    梅苒想起什么,沉默一会儿后轻声问,“声声,你和他握手……的时候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吗?”

    “能有什么感觉?”余声说,“我觉得就像在握一节猪蹄一样。”

    梅苒脑中顿时浮现一个全身的肉都无处安放的矮胖男人形象,她成功地噎住了。

    也对,对象不同,不能这样比较。

    她向来和余声是无话不说的,于是也没打算瞒着,“我最近接触一个病人,帮他按摩的时候,我好像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全身过电了一样,心跳会控zhì不住,甚至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的天!”余声惊叫,“你这是有情况了?”

    “快说快说!”

    梅苒被她的过激反应弄得反而有些状况外了,迷茫地问,“说什么?”

    “当然是让你过电的这个男人啊!”

    “其实我和他也不太熟,”梅苒吞吞吐吐地说,“可能是因为……”

    “嘿嘿嘿,我好像嗅到春天的某种气息了!”余声奸笑,“对了,他长得帅吗?”

    “怎么说呢,”梅苒想了想,“我觉得这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

    “啧啧,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真是越说越扯。梅苒赶紧打住话题,“我还有病人,先不跟你说了。比赛加油!”

    余声刚刚升起来的心情,又因为她最后四个字被打落了下去,因为不久前叶岂寒也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话倒是更多的有“讽刺”意味。

    一个最不缺钱的人被人当面甩了支票,狠狠落了面子,还能和颜悦色地对待那个甩支票的人吗?何况就她打听到的消息,静水流深,这个男人根本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否则,和两个前妻一个现任共同育有三子的叶大总裁为什么独独选中他作为天行娱乐的继承人?

    余声向来对这些豪门秘辛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还是成功地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复杂关系膈应到了,她揉了揉眉心,准备先去休息一下,晚上还要出席一个活动。

    她的身体不算太好,做过手术后,一直靠中药调养着,加上又顶着《中国好歌者》的压力,这几天更是有些撑不住了。

    庄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咨询了营养师制zuò了一张丰富又均衡的膳食表,一日三餐亲自监督着余声吃饭。

    除此之外,在每天的例行锻炼上又慢慢加大了强度。

    这天,余声一大早就被她的催魂铃闹了起来,“亲爱的,现在是早上六点,你今天的锻炼计划是……”

    “嘟嘟嘟。”

    余声重新趴回床上,赖了十几分钟,从床头滚到床尾,好一番挣扎后,还是起床梳洗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失去了它就等于失去了一qiē,这样的道理她是亲自领悟过的。

    准备妥当后,余声被司机送到一个私人俱乐部,在健身室挥汗如雨一个小时半,她已经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冲了个澡洗去一身的黏腻,她站在阳台上眺望不远处的风景,刚拧开一瓶矿泉水,身后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余小姐真是好兴致。”

    余声皱着眉头转身一看,叶岂寒正踏着阳光缓缓朝她这个方向走过来,她扯出一丝笑,“叶总。”

    心里却在暗暗想: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这个人?真是……阴魂不散啊!

    分神时,叶岂寒已经来到她旁边,和她肩并肩站着,余声不动声色地往另一边移了移。

    “好巧,”叶岂寒侧过头来看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刚锻炼完?”

    余声这时才发现他黑发微湿,身上还套着和自己同款的俱乐部浴衣,看着就像情侣装似的,真是有说不出的别扭。

    显然这个男人早就发现这一点了,摸着下巴笑意更深。

    余声打了个喷嚏。这倒不是装出来的,她大病初愈,对周遭的一qiē都很敏感,这俱乐部青山绿水环绕,此时山间还环着朦胧一小片未散的雾气。

    她揉揉鼻子,“我先走了”这一句还未说出口。叶岂寒说道,“既然这么有缘,我们一起去吃个早餐吧。”

    他一副绅士的做派,“不知道余小姐愿不愿意赏叶某人这个脸?”

    “呵、呵……”余声笑得有些气弱,可场面功夫也是不输人的,“叶总这么热情,自然是乐意之至。”

    早餐很丰富,大都是她喜欢的口味,如果不是对面坐着一个不怎么喜欢的人……

    叶岂寒一直没什么动静,只是喝了几口茶,从头到尾不见动一下筷子,余声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吃?”

    他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她,缓缓启唇,“秀色可餐。”

    余声差点被他的话吓得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不过一想到他被自己喷了一脸的饺子皮和肉馅,那场面真是越想越想笑。

    她很努力保持严sù,镇定地把筷子放下,“真是不好意思……我好像吃得有点多。”

    哦,她这是在反击他刚刚那句“秀色可餐”?因为他长得并不“可餐”,所以她的热情和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眼前的食物上?

    这女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他早该知道,从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该知道的,她和他以前遇到的那些女人都不一样,她是有爪子的,就算对象是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亮出来。

    殊不知,反而挠得他心痒痒的。

    那些稍微有些暧昧的空气被她成功驱散,余声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赞,更加努力地埋头苦吃起来。

    叶岂寒竟脸色不变地看着她吃,还时不时为她添一些,“喜欢就多吃点。”

    这顿早餐真是吃得心满意足,余声还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

    “心情这么好?”一道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不是去结账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

    余声反应很快,“这是我下期比赛要唱的歌,特地请人重新编曲的,所以还不太熟练。”

    “原来如此。”他点点头。

    余声松了一口气。和聪明人说话真是太轻松了,所以,她已经“拒绝”得这么明显,他应该也能领会到吧?

    像他这种家世的男人,在感情上能有几个是真心的?她又不是一张白纸,怎么会看不出他到底怀着什么目的,可惜啊,她余声玩不起这样的男女游戏。

    既然注定不会有结果,又何必让它开始,岂不是白白浪费彼此的时间?

    “上期的节目我看了,说实话,你是我心中的第一名。”

    他神色认真,仿佛并不是临时起意的恭维,而是出自真心。余声被他那清亮的眸光晃了一下,有那么一瞬脑子一片空白,他刚刚还说什么来着?

    居然记不得了。这男人是会**术吗?

    余声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一声,看看时间,故作惊讶,“都这么晚了?我该走了,司机还在外面等着。”

    “好,”他笑得很优雅,但眼底却带着一丝不容易察觉的痞气,“那下次再见。”

    “……再见。”

    余声像打了一场胜仗,如释重负地坐在车里,回到家还美滋滋地睡了个回笼觉,她没想到的是,下一次的见面竟然来得这么快。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