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65.时光与你有染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六十五章

    晋`江独家发表,谢绝转载!

    余声开的甲壳虫以一种投怀送抱的姿势迎面撞上一辆黑色奥迪时,她的心底浮现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

    “onecarcome,onecargo,twocarspengpeng,onecardie。”

    多么有喜感的想法,余声佩服自己现在还能笑得出来,该不会是前段时间闭关闭傻了吧?

    不过是想趁着天黑偷偷溜出来透透气,没想到半路就被狗仔跟上了,黏皮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幸好这路她熟,闭着眼睛都能开,不过大概是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开过车的缘故,手有点生,这不,出师不利了。

    口罩不知道是不是落在刚刚吃饭的地方了,她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只好从置物箱里翻出一顶帽子,将帽檐压得极低后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虽然处理这种事会比较麻烦,而且还很可能被人认出来,但她可不想在成功甩开狗仔后,又因“肇事逃逸”被人送上娱乐头条,这样太得不偿失了。

    叶岂寒头还晕着,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前方车上有人下来,是一个身形纤细的女生,白色T恤和短牛仔裤,头上还戴着帽子,阴影遮住了大半张脸,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那两片红艳艳的唇。

    他再斜斜地看了一眼她的车。车头被撞凹了进去。

    看来是两败俱伤。

    这辆车他才刚开没几天。

    看这个女孩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应该还是个大学生,最重要的是,这起车损事故责任主要还在于她。

    如果真要赔偿,可不是个小数目。

    叶岂寒自问不算个太狠心的人,自己也没受什么伤,而且还赶着去机场接人。加上出了事故后,这个女孩害怕得连脸都不敢露……索性就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吧。

    “小姑娘,看你这样子估计也赔不起的了,还是趁天黑赶紧逃吧。”

    赔不起?逃?

    余声的心脏连着被射了两箭,甚至忘jì了明天的娱乐头条,她抬起下巴不屑地哼了一声,终于正眼看向对面的男人。

    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就不太会说人话呢?

    她会赔不起吗?她堂堂一个天后,竟和“逃”这样的字眼扯上关系?简直是欺人太甚!

    不就是撞掉了车前的保险杆吗?她分分钟都可以还他一部新的!

    余声又把帽檐压下来,重新折回车里找到自己的包,拿出手机搜了一下,心里大概有了个底。

    “我们私了吧。”

    叶岂寒看着她把一张支票递过来,眉毛挑了一下,心里倒是有些意外了。

    原来是先前的判断失误。

    “对这个价钱还满意吗?”余声双手环胸问道,声音透出几分沙哑,“如果没有其他什么问题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叶岂寒忽然叫住她,“你的车……”

    “不用了。”余声背对着他挥挥手,“它命硬。”

    她现在只想赶紧离开,在某个进入更年期的女人还未察觉之前顺lì归位,当做今晚从未出来过一样。

    叶岂寒站在夜色中目送那辆不怎么起眼的车子离去,眼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他只好打电话让助理去接人,自己点了一支烟靠在车旁一边抽一边等人来。

    余声觉得自己真是诸事不顺,“小甲壳虫啊,你真是不经夸,拜托你再多撑一会儿好吗?”

    原本还开得摇摇晃晃的车子突然“噗嗤”一声熄了火。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大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余声只好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去联系拖车公司。这样一来难免又暴露了自己的行踪,真是头疼极了。

    她经纪人庄梦是公司的老牌经纪人,但也是出了名的啰嗦,她带出来的艺人都对此深有体会。余声听她念叨了半个小时,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那边才终于打算放过她。

    “你在哪儿呢?”

    不是吧?她不就偷偷出来透透气,还顺便去吃了个晚饭,她这就要亲自出来逮人了?

    公司到底给她开多少工资?要不要这么尽职?

    怕那边又念得停不下来,余声报了个地址后,迅速掐断了电话。

    正值高峰期,庄梦被堵得姗姗来迟。

    实在怕了她的“口水**”,余声主动交代,“我就是太闷了想出来走走。”

    “喔。”庄梦微笑着看她,“还顺便去吃了一顿火锅?”

    不是吧?余声暗叫了个糟糕,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神通广大了?

    “五星辣的锅底,味道如何?”

    “你怎么知道?”余声差点惊掉下巴。

    庄梦继续笑,“我就那么掐指一算。”

    “所以,天后大人,您这是忘jì了后天还要录《中国好歌者》的节目吗?这才找了这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头溜出来,还一个人跑去鸳鸯楼吃火锅,兴致不错嘛!”最后几个字她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余声简直要怀疑她在自己身上装了针眼摄像头!

    最后,庄梦只是把她送了回家,也没有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只是临走前特地让她去那已经长满荒草的微博上发一条动态,好刷一刷粉丝的活跃度。

    余声慢悠悠地洗完澡才想起来要发微博,吃了火锅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嗓子好像真有点干哑,她喝了一杯温水,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没想到要发什么内容。

    她前段时间身体出了点问题,沉寂了好几个月也没露面,在这个“炒炒炒”的时代,这样的状态对艺人来说是很不利的,哪怕她在乐坛已经有了一定地位,难免也……

    不就是要冒个泡儿刷一下存zài感吗?

    余声趴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终于有了灵感。

    余声V:咕噜,咕噜咕噜。

    没几分钟,微博底下就被苦等几个月的粉丝们攻占,一溜儿的评论都在问,“女神你是被盗号了吗?”

    余声乐得直打滚儿,她退出微博页面,点进了微信。

    “!!!”

    原来她刚刚发的那条朋友圈仅对“七大姑梦姐”可见。

    天知道她原本想点的明明是“不给谁看”好吗?

    难道真的是做贼心虚吗?连这么低级的错误都犯了。余声点开一个对话页面,刚打出两个字,忽然想到自己正跟这个人冷战,又咬牙退了出来。

    余声只有这么一个能掏心窝说心里话的闺蜜梅苒,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比亲姐妹还要好。

    无奈这人性格软,现在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只有她在干着急,想想都觉得窝火。

    算了不想了!

    她抓过被子,闷头睡觉。

    虽然嗓子没有恢fù到最好状态,不过在这期的《中国好歌者》中,余声还是凭着实力拿了个不错的成绩,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因为原本属于她的第一,被一个叫梅梦然的女人抢走了。

    她对这个人有生理上的厌恶,因而在节目录制结束,梅梦然走上前来和她搭话,她以身体不适为由先离开了。

    庄梦为她接了几个访谈和广告,因而接下来的两三天都忙得马不停蹄,幸好参加完最后的那个发布会,她就会有两天的假期,虽然还是闷在家里,但也总比每天累死累活四处跑强。

    很多人都羡慕大明星的光鲜,殊不知在镜头照不到的地方,她们到底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踏入这个复杂的圈子?

    她太想证明自己了,太想站到很高的位置,而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式!

    “你昨晚没睡好?”庄梦看着她眼底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皱了皱眉,转身对化妆师说,“帮她盖一下。”

    “姐姐。”余声又打了个呵欠,“我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过一场完整的觉了!”

    庄梦也好笑道,“哪个艺人不是这么过来的?放眼望去,圈里比你努力的没你红,比你红的睡得没你多,作为天后级歌手,偶尔还可以溜出去吃一顿火辣辣的火锅,你已经很幸福了好吗?!”

    “你的思想太龌蹉了!”余声嫌弃地看她一眼,“什么睡不睡的,我可是玉女歌手,这招牌还是你自己打出来的喔!”

    庄梦:“……”

    “待会儿发布会上会来不少人……听说天行娱乐叶鑫的小儿子也会过来,他以前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不过现在看来叶总好像有把担子交给他的意思……”

    视线一偏,余声已经坐着睡过去了,化妆师还拿着口红,一脸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庄梦无奈地笑了笑。

    “看到没?那位就是叶氏的少爷叶岂寒。”

    余声应付完记者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坐下来休息,庄梦又开始咬她耳根说悄悄话,听着听着还听出了怂恿她去搭线的意思,真是心塞到爆炸。

    她懒懒地抬起眼皮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被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围着,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这样的场面她向来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脑袋被门夹了才会主动贴上去。

    庄梦又苦口婆心地说,“天行娱乐近来势头很猛,打好关系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坏事,何况这位叶少……”

    余声听她的声音突然断了,疑惑地转过头,没想到眼底映入一张俊脸,那原本还和一群女人调笑的男人正站在几步远的地方,面带笑意地看着她们。

    那句几分钟前在她心里发酵萌芽的话终于从唇中轻声溢了出来,“真是冤家路窄。”

    这不正是那晚她的甲壳虫撞的那辆奥迪的主人吗?原来是天行娱乐的未来掌权人,难怪气焰那么嚣张。

    “余小姐。”叶岂寒直接在余声旁边坐下来。

    庄梦意味深长地看了余声一眼,自觉地走开了。

    余声朝他露出一个得体而大方的笑容。

    “没想到真的是你。”叶岂寒说,“那天晚上……”

    “啊?”余声迷茫地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很努力地回想着,“叶先生,我们之前有见过吗?”

    叶岂寒先是一愣,随后好像反应过来什么,点点头,笑着把一只手搭在她的椅背上,“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叶岂寒。”

    余声眯着眼盯住那只朝自己伸过来的修长的手。

    握,还是不握?

    这是一个问题。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