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57.时光与你有染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五十七章

    晋`江独家发表,谢绝转载!

    梅苒险些忘jì了这件事。

    “好的,我知道了。”她背过身去,躲开小助理欲一探究竟的注视,深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xù。

    田甜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异样,笑嘻嘻地走进来,“师姐,你是不是要有好消息啦?我男神的动作要不要这么快?”

    她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回头一看,双眼腾的一下像挂上了两盏明晃晃的小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傅……”在对上那双沉静的深眸时,田甜非常聪明地临时改了口,“姐夫你来了?”

    姐夫?

    梅苒眼眶还红着,闻言竟然忘了刚刚想说什么,只是转头呆呆地看过去,看着那男人微微颌首,露出在外人面前鲜少会有的笑意,然后迈开长腿朝自己走过来。

    小助理“嘿嘿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替他们无声掩上了门。

    “哭过了?”他先把之前出去买来的早餐放到桌上,将她拉过来细细打量了一番,长指稍稍一弯,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接到一颗晶莹的泪珠,指尖轻轻一捻,它便化开了。

    两人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家里没有做早餐的材料,也没有什么心情做,只一心惦记着到医院做个检查,傅时谨陪她从妇产科出来,她回办公室,他出去买早餐,路上接到叶岂寒的电话,也知道了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

    “苒苒,”他温暖的手掌轻抚上她的脸颊,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没有一个人可以为别人的人生负责。”

    无须说什么,只一个眼神,他就窥探到了她心底最深的角落,这个男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

    梅苒揪住他袖口。

    他握了握她的手臂,“有此果必有其因……”

    “好了,”他摸摸她头发,柔声道,“不要想太多,先吃早餐。”

    听过他的一番话后,梅苒的思绪如同拨开云雾见月明般,比之前明朗了许多,不知为什么,她心里莫名笃定一个念头,梅梦然一定不会死的。

    能继续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梅苒喝了一口热牛奶,“检查结果出来了。”

    “好,等一下我陪你过去。”

    她抬头看他,男人不自觉地勾着唇角,眸底的温柔笑意无边无垠,梅苒忽然觉得这个冬日清晨格外美好,让她对以后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

    原来书上说的没错,爱上一个人,和他共度的每一天都是一朵花开。

    “别紧张。”

    梅苒点头,“嗯。”

    男人握住她的手也是微带着汗意,甚至握得有些紧了,她从他紧抿的薄唇中察觉或许这话也有自我安慰的成分,这样一想,心情就平静不少。

    刘医生四十多岁年纪,微胖,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笑起来会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很是平易近人。

    “可能是最近压力比较大影响了月事……”她笑容温和地看向两人,“你们还年轻,身体也很健康,如果不刻意避孕,怀上是迟早的事。”

    因是同僚的缘故,刘医生以过来人的身份向他们传授了某些平时不轻yì示人的经验,比如:什么姿势能增加怀孕的几率,房事结束后要做什么……

    梅苒时不时瞅一眼旁边听得一脸认真坦然的男人,二十分钟后从里面出来时她早已是面红耳赤,隐隐冲淡了知道结果后的几分失落。

    “虽然这个结果有些遗憾,”傅时谨看着她说,“可我刚刚已经掌握了基本要领……”

    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他就这样亲密地搂着她,温热的呼吸压着她耳根,“苒苒,我们晚上回去再继续努力。”

    “嗯?”

    已经有异样的眼光看过来,梅苒脸颊发烫,轻轻“嗯”一声。

    “下班我来接你。”

    梅苒点头,“好。”

    回到办公室,她去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红唇微肿、眼含春光的女人,想到临别前他们在楼梯间里……就忍不住一阵阵的心悸。

    原本以为走在一起后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更多是安然,可现在梅苒才发现,他依然一如初见般让她心动。

    梅苒用毛巾擦干脸,正准备出去,回头发现小助理满眼泪光地看着自己,她忙问,“小师妹,你怎么了?”

    小助理扁着嘴角默不作声地走过来,突然伸手抱住了她,梅苒一楞,任她抱着。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肩侧才有带着微微哽咽的声音传过来,“你太坏了!为什么一直不告sù我?明明你一直都知道我那么喜欢你不是吗?坏蛋!讨厌死了!”

    梅苒:“……”

    她听得云里雾里,只能试探性地问,“你失恋了?”

    “是啊!我失恋了,被人抛弃了,”田甜吸吸鼻子,鼻音浓浓地控诉道,“你就是那个负心人!”

    她忽然收紧双手,几乎搂得梅苒透不过气来,“MR,我终于找到你了!”

    梅苒全身有那么一瞬的僵硬,然后慢慢抬起手放在她剧烈耸动着的后背,一下一下地帮忙顺着气。

    小助理是那种丝毫不压抑的哭,哭得她肩侧的白大褂都浸湿了一大片,好一会儿才缓和下来,一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更是肿得不像话了。

    梅苒轻叹一声,抽过几张纸巾替她擦眼泪。

    “你以后……不、不会再突然消失了吧?”这是最重要的问题,田甜在心里默默告sù自己。

    “不会。”

    “你七年前为什么突然消失?”第二重要的问题。

    梅苒沉默了一会儿,揉揉手腕,“出了点意外,这里受伤了。”

    田甜几乎要跳起来,她以前怎么不知道?

    “疼吗?”

    “当时疼,”梅苒说,“现在不疼了。”

    她松一口气,又问,“我男神就是Ansel?”

    “是。”

    田甜依然抱着她不放,梅苒轻笑一声,“轮到我问你了。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视频。”

    “能再具体点吗?”

    “我一开始就觉得视频里那个女人的背影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我看到了你之前放在柜子里的那件浅蓝色裙子,我记得那天晚上你穿着它出去约会,当时我目送着你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刚刚我又在门外观察了好一会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终于松开她,郑重其事地说,“你就是MR。”

    原来他说得没错,真的有人可以凭背影就认出她。

    “师姐,”小助理又猫着腰蹭过来,“你能满足作为资深MR迷的我的一个小小心愿吗?”

    难道是要现场唱一首歌?梅苒心想。

    她已经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本子和笔,眼里还泛着水光,笑容却像花儿一样绚烂,“帮我签个名吧。”

    竟是这么简单的要求,梅苒有些哭笑不得。

    她利落地签下“MR”后将本子送回去,又被小助理推回来,“我要‘to’签。”

    “那是什么?”

    田甜点点最上面,“你在这里写‘to最亲爱的MR的小甜心’。”

    “这样可以吗?”梅苒照她说的写上。

    小助理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可以可以!哇哇,好幸福啊!我得去炫耀一下!”

    不一会儿,梅苒的手机就发出一声消息提示音,点开一看,不禁微哂。

    MR的小甜心:啊啊啊!我女神的签名,新鲜出炉的!世间独一份,幸福得要飞出宇宙边际啦![图片][心][爱你][晕乎乎]

    转发15,评论30,点赞100。

    梅苒笑笑,准备退出来,不经意瞥见左上方的私信消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她疑惑地点开一看。

    开飞机的大太阳:“你好好想想,你就是MR吧?我还记得《中国好歌者》总决赛那晚,天后余声说她一直在等一个人回来,而且她唱的那首《相逢》就是MR的成名曲,会不会是暗藏某些深意呢?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当时你就在现场,她说这话时是对着你的方向。而且,MR就是梅苒的首字母缩写吧?放心,我不会告sù任何人的,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眨眼]

    春来不觉晓:“我知道你就是MR……我是傅时谨的真爱粉啊,他面部的每一丝轮廓我都清清楚楚,何况还露出了完整的侧脸,视频的最后他看你的眼神就和《中国好歌者》决赛当晚我从镜头下截的图一样,我没办法想象他会对别的女人露出这样深情的目光,所以还有什么疑问呢?我喜欢的两个人彼此相爱,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女神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啦!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也好想隔着屏幕抱一抱你[抱抱]

    柳暗花明:想想几个月前还去参加过你的“追思会”,想着想着就莫名其妙哭了出来。想说一句矫情的终于等到你,真的真的还好我没放弃!请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的!

    不想说再见:粉丝会里很多人都说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我却一脸懵逼。后来才知道要去做一份MR真爱粉调查表,内容都是关于你的,我一个问题都没有答错哦!做到最后答案就出来了,所以说如果真的爱你,其实一点都不难知道你是谁。不过我们都理解你、尊重你的选择,我们会保密的,我们会一直默默地守护你!爱你永永远远!

    MR粉丝会:我是粉丝会的会长,欢迎回来,亲爱的MR。PS:关注0是因为你是唯一的悄悄关注。等到你哪天愿意真正公开了,这个1永远为你留着。

    不断涌进来的私信已经有好几千条,梅苒没有再继续一条条地翻开,她对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发了一会儿呆,心里的暖意却像湖水一样蔓延开来。

    年底病人不算多,真正花时间和精力的是各项清算和总结,梅苒准时下班,回到家里先洗了个澡,出来时看见男人正坐在窗边的小沙发上翻看什么东西,神色极其专注,那只叫念念的猫儿乖乖地趴在他腿上,他的手时不时漫不经心地摸摸它脑袋……

    一人一猫,看起来温馨极了。

    念念看到她,眼儿一亮,“喵”一声就跳下来,围着她脚边转。

    “洗好了。”他也抬头看过来。

    梅苒抱着不停撒娇的猫儿走过去,“我被粉丝们认出来了……”

    他似乎对此并不觉得惊讶,“喜欢一个人,自然理所当然地设身处地为她着想,”他轻皱眉头,“不过既然有火星出来了,想必以后可能纸包不住火……”

    梅苒也有同感,想起什么,“《如果想念有声音》会出单曲?”

    “天行娱乐那边是有这个打算,本来昨晚我就打算跟你说的。”傅时谨想了想,“如果你不想的话,也可以拒绝。”

    “我想出。”

    “嗯?”他好像有些不敢相信。

    “一来是为了回馈粉丝们的热情,”梅苒说,“还有,我想把这张单曲的所得都捐出去。”

    在医院这种地方见过太多的生老病死,更看透了世间的无奈,她得到的太多,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略尽心意就能帮到更多的人,那么何乐而不为?

    男人倏然笑开,“好。”

    梅苒凑过去,“你在看什么?”

    他丝毫不忌讳地直接把书交到她手里,在她耳根处轻吮了一下,“你也看看,我先去洗个澡,待会儿……”他的声音已经染了一丝她熟悉的情愫,“我们试试。”

    直到浴室里传来水声,梅苒依然怔怔地看着手心里那本看起来色彩斑斓的小册子,上面柔曼又清晰的四个字像一把把火苗,从她眼底烧到心里,烧得她开始发热,最后全身都滚烫起来。

    春、宫、图、册。

    而且还是珍藏版的。

    他手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啊?梅苒又羞又恼地想,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让她也看看,待会儿试试?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