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56.时光与你有染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五十六章

    晋`江独家发表,谢绝转载!

    “你怎么过来了?”她的声音还带着倦意,困得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我打你电话一直没接,”男人换了个姿势能让她睡得更舒服些,“所以就直接过来了。”

    这段时间他们虽然差不多都住在一起,可这两天傅时谨因工作的缘故忙得也有些脱不开身,他将她的乱发顺了顺,拨好夹到耳后,那张莹白的小脸便全部露了出来,眼底下的淡青色更是无处藏身。

    他在她眼皮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翻身上床。

    “可能是没电自动关机了,”梅苒自发性地蹭上来抱住他的腰,“陪我睡一会儿。”

    “最近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她轻声嘟哝,“就是有点累。”

    “这样啊……”

    梅苒笑着躲开他流连在自己小腹那处的大手,“你在……乱摸什么呀?”

    “痒!”这样一笑困意就消了不少,她睁开眼睛,眸底还有几分朦胧,在灯光映衬下仿佛染着一层水光。

    “时谨。”她摇晃他的手臂,突然想起什么,“网上现在是什么情况?”

    录完视频,后续工作全部交给了傅时谨和叶岂寒,梅苒只知道是今天公布,但这一整天都忙得团团转,根本没时间看网友们的反应。

    “哦,”傅时谨轻描淡写地说,“现在还占据热搜榜第一,蝉联各个音乐榜单榜首,另外,天行娱乐官微几近崩溃……”

    “这么夸张?”梅苒不敢相信地从床上坐起来。

    男人双手枕在脑后,只挑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她,里面满是温柔的笑意,他浅抿着嘴角说,“还有更夸张的……”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梅苒说,“明明已经隔了七年不是吗?他们怎么那么肯定我就是真的MR?而且之前……”

    梅梦然模仿得那么好将他们都骗了过去,为什么这一次他们如此笃定呢?

    他的指腹轻摩挲着她手背,“假的永远都成不了真的,只要对你是真的喜欢,我相信这点并不难分辨。”

    “我有些愧疚,”梅苒咬住下唇,神色掠过一丝黯然,“其实我并不值得他们这么喜欢,只因为一首歌就喜欢了长达七年的时间,这让我受宠若惊,”她认真而仔细地剖析着自己的内心,几乎有些语无伦次,“我不告而别,甚至还打算不再回来,我辜负了他们的喜欢,还有……”

    “他们给予我的太多了,和我的付出不成比例,这让我感觉到很不真实,像在做一场梦。”她说了一大段话,最后连自己都有些蒙住了,“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男人安静地看着她,眸色越发深沉,如同一泓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潭,许久后他才轻笑道,“我也是因为声音喜欢了你七年,而且准备喜欢一辈子。”他握握她的手,“苒苒,有些事情虽然不可思议,但却是真实发生的,有些事情看起来完美得天衣无缝,可却是无数个谎言编织的。”

    “所以你不用怀疑,喜欢你的人会一直在。”

    “对了,”他又说,“你可能要做好被曝光的准备。”

    梅苒猛地瞪大眼睛,心底的一丝怅然被满满的震惊代替,“什么意思?!”

    “可能是剪辑师没有处理好,视频的最后我露了个侧脸。”

    其实这应该是叶岂寒的授意,没有他的准许这个视频根本播不了。

    她的表情实在太生动有趣,傅时谨没忍住凑过去亲了亲她微张的红唇,舌尖也轻而易举地探进去索取了一番甜蜜,这才说,“不过也不一定会曝光。”

    “毕竟如果要凭这个视频确认你就是MR,首先得认出我是傅时谨,”他分析得头头是道,“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单凭侧脸认出一个人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再者,就算有人真的认出了我,至少一段时间内矛头都会指向‘傅时谨就是Ansel’这个话题。”

    “就算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也知道‘你好好想想’是我的唯一关注,可他们如何证明‘MR’就是‘你好好想想’?”

    梅苒点头,“你说得有道理。”

    “嗯。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

    他直接说出答案,“除非有人能凭你的背影就认出你。”

    “还有其他可能性吗?”梅苒问。

    “暂时没有想到。”

    她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被曝光,按照粉丝们的热情,势必会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的吧?

    心头大石被搬开,梅苒整个人都趴在床上,又想要睡过去,视线里窗外漆黑如墨的天色正慢慢缩小着,“现在是什么时间?”

    傅时谨按亮手机,“晚上八点整。”

    她这时才感觉到饿,可又懒得不想动,只能软声问他,“你吃饭没?”

    “还没。”

    “傅先生,”她又露出在他面前才有的俏皮之色,“你会做饭吗?”

    傅时谨对上她那满是期待的清眸,犹豫了一会儿,“……会。”

    “嗯,”她笑得眉毛微弯,“冰箱里还有一些菜,我想吃……”

    “煮好了我进来叫你。”他帮她掖好被子,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这才轻轻掩上门走出去。

    半个小时后,梅苒模糊间听到一阵瓷器碎裂声,一下子被惊醒。

    同一时间,厨房里。

    傅时谨有些懊恼地看着满地的碎片,又看看对着手机教程做出来却有些那么不尽如人意的番茄炒鸡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先把碎片扫到角落,然后又洗干净手,继续专心地对付起下一道看起来会更简单些的菜式――素炒西兰花。

    梅苒推开厨房的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男人的白色衬衫袖子微微卷起来,露出弧线优美的小臂,他身上裹着一件浅蓝色的围裙,从后面看暂时没有什么违和感,更多的是他全身散发出一股温和的居家气质。

    这个男人可以戴着白手套专心致志地赏玩古董,也可以在人前清冷自持,渐渐走近,会看到他更多不一样的一面。

    这些,只有她才能看到。

    梅苒慢慢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他精瘦的腰,鼻尖在他背上蹭了蹭。

    “醒了。”男人回头,突然又皱起眉头来,“别靠太近,小心被热油溅到。”

    “不会的。”他不是把她整个人都护在身后吗?

    傅时谨脸上浮现一丝宠溺笑意,将她的双手塞进围裙里面,这才继续拿起铲子,继续翻动锅里炒得已经有些变色的西兰花。

    梅苒就这样抱着他,感受他胸腔的跳动,直到抽油烟机被关掉,唇被人轻轻咬了一口,她才缓缓睁开眼。

    男人的俊脸近在眼前,“可以吃饭了,先去洗手。”

    他挑了一些冰箱里的食材,简单做出了三菜一汤,梅苒已经把餐具摆好,顺便盛了两碗饭。

    她拿着筷子跃跃欲试,夹起一块番茄,“我先尝尝。”

    傅时谨装作漫不经心地看过去一眼,其实是在观察她的反应。

    梅苒眉头若有似无地皱了一下,下一秒却露出笑意,“还不错。”

    真的吗?他有些怀疑,毕竟是第一次做,好不好吃心里大概有数。

    他举筷夹了一块蛋黄,眉心紧皱,“太甜了。”

    他明明放的是盐不是吗?

    梅苒喝了一大口汤稀释嘴中的甜腻,绽开笑颜,“或许土豆……丝炒肉会好一些。”

    “土豆丝”这三个字说出口她实在觉得有些违心,这些形状粗细不一又抽象的土豆,真不知道是被怎么切出来的,当然这些她只会在心里暗暗想,免得打击某人的自尊心。

    结果,吃完一块土豆后,她难以控zhì的表情应该还是打击到对面的男人了,只见他也夹了一块尝起来,“太咸。”

    “还……好吧。”梅苒又喝了一口汤,准备再去试一试,筷子却被他夹住,“不要吃了。”

    她试图挽救僵持的场面,“汤很好喝。”

    傅时谨语气淡淡:“那是姨婆在家里炖了让我带过来的。”

    他只是把它们放到锅里加热了而已。

    梅苒安慰道,“或许你只是不太擅长厨艺,不过在其他方面还是很厉害的。”

    “哪些方面?”男人压低声音问。

    他的语气寻常,可看她的眼神却暧昧到了极点,想想也知道他理解的是“哪方面”。

    梅苒:“要不再试试西兰花?”

    她的视线落到白盘里蔫蔫的、颜色有些古怪的西兰花上,鼓起勇气夹起一块放进嘴里,犹豫着嚼了嚼。

    咦,虽然卖相不太好,味道居然还不错?!

    “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梅苒直接夹了一块西兰花塞进他嘴里。

    两人的晚饭就靠着汤和一盘西兰花将就着对付了过去,傅时谨将碗筷放到自动洗碗机里,擦干净手出去,梅苒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坐姿有些随意,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还时不时打个呵欠。

    他看了一眼电视屏幕,动物世界,忍不住微微扬起嘴角。

    如果真怀孕了,是不是这个时候就应该开始做胎教了?

    傅时谨走过去将电视调到了音乐频道,陪着看了好一会儿,又一曲终了,梅苒终于懒懒地撑起眼皮,双手勾住他脖子,“抱我去洗澡。”

    洗完澡吹干头发,时间才堪堪过了十点,梅苒躺在床上,发现身侧的男人格外地安静,她转过头,就着晕黄的床头灯去看他。

    他也一直在看着她,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对上,就像暗夜星空中突然开出的两条璀璨星河。

    她的手贴上他胸口,双腿也缠上他的腰,“今晚不要吗?”

    有过亲密后,不是只有男人才会食髓知味,她也想他。

    只见男人的目光瞬间深到了极点,喉间剧烈地耸动着,他似乎很艰难地平复着呼吸,滚烫的气息喷在她面颊,“想。”声音哑涩得惊人,“很想。”

    可这个时候好像不能。

    “苒苒,”他的手重新覆上她小腹,轻柔地摸了又摸,“明天抽时间去做个检查吧。”

    梅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说……”

    细碎的声音被他的吻堵回唇中,舌尖回环往复,轻咬慢吮,极尽缠绵。

    这一夜两人拥抱着惊喜、期待和激动入睡。

    次日一大早,天光蒙昧,天边罕见地挂着一抹嫣红的朝霞,霞光万丈,鲜红欲滴。

    《娱乐早报》发出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女星梅梦然在城中村某出租屋烧炭自杀,屋里还有一个不明身份的中年女子,该女子当场死亡,梅梦然被送到医院抢救,目前生死不明……

    梅苒来到办公室,将手机充上电后,惊讶地发现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她回拨过去,“哥。”

    “想想,我现在在医院。”梅良之说,“然然出事了……”

    “我知道了,五分钟后到。”

    梅良之昨晚才刚从伦敦出差回来,正倒着时差,没想到刚躺下就接到医院的电话……

    梅苒看着一身疲惫满脸憔悴的堂兄,一出声却发现声音有些颤,“她、她现在怎么样了?”

    一夜的惊心动魄几乎耗尽了梅良之所有的力气,他嗓子哑得几乎说不出话,只得无力地摆摆手。

    这时医生过来了,看到梅苒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王医生,她现在情况如何?”

    王医生叹气,“人是抢救过来了,不过现在还没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梅苒的一颗心直直地坠落,又仿佛被一双手揪紧,有些呼吸不过来。

    “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弱,几乎没有,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梅良之坐在椅子上,闭上了双眼。

    梅苒回到办公室,一遍又一遍地告sù着自己,“她不会死,她不会就这样死的……”

    两行泪忽然滑了下来。

    梅梦然和生母一起被人发现自杀,而她母亲死前被限制了行动能力,这看起来更像是蓄意谋杀,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是多浓的恨意?王医生也说,她脖子上有个被人咬出来的伤口,很深很深……

    会不会是她母亲咬的?

    她的事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自知翻身无望的她,最后选择了和这个把她拖进深渊的女人同归于尽?

    “师姐师姐!”

    梅苒思绪一片混乱,门外却传来小助理银铃般的笑声,“妇产科的刘医生让我告sù你,检查结果出来了。”

    她的目光亮晶晶地在梅苒小腹处环绕,明知故问,“是什么检查啊?”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