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537章 扩张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537章扩张

  阳春三月的午后,却突然降下大雨。

  整个天地白茫茫一片。

  将所有一切尽皆笼罩在内。

  雨水汇聚成道道水流,由高处自动向着低洼之地流淌。

  只是在清羽山上,汇聚流下的雨水却是淡淡的暗红色泽。

  这里是青羽宗总山门所在地,此时正在爆发着一场惨烈交锋。

  战斗开始前,从青羽宗主到下面的弟子,全部都是一副惊讶疑惑的心态。

  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们才刚刚听说了北地秋月的名头。

  还是因为宗派附属的势力,被秋家修士占据灵泉,将消息上报到了青羽山上,才算是第一次听闻自偏远苦寒之地走出的秋月之名。

  原本对于这种程度的纷争,在青羽宗眼中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闹,根本不值得投注太多关注目光。

  只需要随便派两位灵泉境的使者过去,就能轻而易举解决掉所有问题。

  但是,两位宗门使者竟然没能出山。

  北地秋月的灵元修士,便已经来到了青羽山前。

  其速度之快,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然而更出乎青羽宗预料的,还在于秋家递上来的那封密信。

  上面书写的内容非常简单,从头到尾只有两点。

  一是让整个宗门投降,全心全意信奉痛苦之主。

  二是放开青羽山灵脉汇聚密地,让其置于痛苦之主的掌控之下。

  这种毫无掩饰的过分要求,自青羽宗在此地开宗立派以来,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所以说,战斗毫无疑问爆发了。

  而在第一眼看到北地秋月的军旗时,青羽宗修士的惊讶疑惑瞬间达到顶点,甚至止不住的有些想笑。

  任谁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一群身披重铠的甲士,排列着整齐队伍杀到青羽山脚。

  整个队伍都没有灵元气息环绕,看上去和凡俗军阵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唯有一个人没有笑。

  他是青羽宗主新收的关门弟子。

  无论是天赋资质,还是心性意志,青翎都深得宗主赞誉,甚至不止一次直言不讳,夸赞他就是整个宗门年轻一代之首。

  即便是几个身为仙灵之体的师兄师姐,都完全无法和他进行相提并论。

  若是时间火候到了,甚至可以达到开山祖师的成就。

  “青翎师弟,你怎么了?”

  “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的样子?”

  就在此时,一个柔和女子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关切意味。

  青翎没有做出回应,只是死死盯着那面血月当空的战旗,隐隐感知到了藏在其中的狂躁暴虐气息。

  这种气息甚至让他有些恐惧,就连身体都开始止不住的微微颤栗。

  而在此过程中,还有些许模糊画面涌上心头,一点点将他的意识打碎搅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模样。

  “青翎师弟,你是不是生病了?”

  片刻后,柔和女子声音又问了一句。

  “青萝师姐,我没什么事,就是忽然感觉浑身发冷,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他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努力平复着繁杂纷乱的思绪。

  “那师弟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

  青萝微微一笑,“就凭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将他们拿下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青翎沉默片刻,缓缓点了点头。

  他最后再看一眼那面血月当空的战旗,强忍着心底涌上来的混乱记忆,转身朝着宗门的方向走去。

  就在此时,一声凄厉号角穿透雨幕,在青羽山脚不断盘旋回荡。

  紧接着,身着重铠的战阵开始推进。

  朝着青羽宗修士迅速靠近。

  刹那间灵元虚空汇聚。

  无数青色光芒骤然亮起。

  朝着自北地而来的军阵覆盖过去。

  忽然猩红血色冉冉升起。

  将整个秋家战阵完全笼罩在内。

  青羽宗的攻击落下,一部分被厚重铠甲直接吸收,但就算是能够渗透进去的那一部分,似乎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根本无法阻挡秋家战阵的步步紧逼。

  青翎猛地停下脚步,回头朝着后方看去。

  原本迷茫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晰,闪烁着仿若混沌的幽深光芒。

  “吾抛却肉身进入太虚,终究是未能保持灵明,真灵残魂落入窠臼之中,只能再想办法从此境脱离,再去寻找至为关键的太虚之精。”

  “却是没有想到,那怪物会来得如此之快,如果没有它的扰动,吾也不会在此时忽然醒来。”

  “更没有想到的是,它竟然已经变得如此厉害,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的天赋资质,才能让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近乎没有瓶颈般急速变强。”

  轰!!!

  陡然隆隆雷声炸响。

  银色电光冲破云层,映亮昏暗天空。

  参战的青羽宗修士面色陡变,死死盯着血色战阵吞噬灵元,然后以更加凶猛的气势爆发出来,所有人几乎瞬间失声,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灵泉境大修士。

  竟然全都是灵泉境大修士。

  青萝失魂落魄,面上尽是不可置信的恐惧神色。

  刚刚还被她不屑嘲笑,认为是不堪一击的军阵,竟然里面每一个小兵都是灵泉境大修士。

  尤其是在前方扛旗的两个老者,还有位于老者中间的年轻女子,怕是早已经突破灵泉,臻至了唯有宗主才堪堪达到的灵明境。

  一群灵泉境,再加上三个灵明境,如此恐怖的实力层次,就算是将宗门护山大阵开启,怕是都无法挡住他们的突进与冲击。

  轰!!!

  第二道惊雷炸开,在青羽山间激荡回响。

  青羽宗宗主被惊动,自山门深处亲率精锐而出。

  结果却还未来到战场边缘,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血色光芒覆盖笼罩。

  所有人一声不吭瞬间殒命,只剩下大蓬血水混入雨中,将山路台阶尽皆染成暗红。

  青羽宗防线在这一刻直接崩溃。

  所有反抗者被屠戮一空,只剩下虔诚信奉痛苦之主的修士能够活命。

  而在此之前,宗主关门弟子青翎,已然头也不回拼命逃窜,险之又险避开了后续的搜山。

  不久后,与青羽宗齐名的白鹭山,同样被血色光芒席卷,不得不让出世代守护的地底灵泉。

  延续了许久的和平岁月,就此被来自偏远北地的修士悍然打破。

  ………………

  ……………………

  哗啦啦!

  秋嵋淌过雨后暴涨的溪流,很快来到秋月山深处的那处庄园。

  自从秋月旗帜立起,秋家战阵南下后,这里便被划为任何人都不能接近的禁地,除了她和日渐疯狂的陌毒公子外,就连两位秋家老祖都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地下空间入口不远,那块石碑依旧矗立地面。

  更近一点的地方,则是已经被腾挪搬空的秋家祠堂。

  看上去似乎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秋嵋在一片空地停下脚步,静静看着石碑祖屋,努力驱除眼前不断扭曲显现的幻象,让回忆渐渐占据自己的全部思绪。

  时间一点点过去。

  她微微笑了起来。

  脑海中浮现出很久以前的场景。

  每当年节到来的时候,这里就是最热闹的地方,还有他们这些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做着各种幼稚游戏消磨时光。

  但已经逝去的,终究不会再回来。

  曾经做出的不同选择,也会将人带向截然不同的方向。

  不管是她自己,还是北地秋家,甚至是整个修行界,都要迎来一场迫不得已的剧变。

  至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她之前以为自己能看明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泉纳入掌控,却又忽然陷入疑惑迷茫,无论如何都看不明白。

  秋嵋缓缓闭上了眼睛,面上渐渐浮现出忧伤感慨表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

  天空云层汇聚,再次飘起细细小雨。

  秋嵋便在此时回过神来。

  她最后再看一眼石碑祠堂,忧伤表情消失不见,重新恢复到漠然冰冷的模样,快步没入到黑暗寂静的地底空间。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出此地,秋嵋还是为眼前一幕幕景象感到惊讶。

  原本的银色灵脉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玄黑如墨,以及时隐时现的猩红血色。

  还有无数虚幻长蛇蜿蜒游走,甚至已经突破了灵脉限制,开始越来越多出现在地底石壁之中。

  她行走其中,就像是来到了冥渊血狱,到处都是狰狞扭曲的恐怖景象,将整个人完全包裹笼罩在内。

  但是,也唯有在这里,秋嵋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宁与平静。

  而不是在外面的天地时候,虽然没有了这种如山压迫,却又会被越来越重的幻象袭扰。

  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就连透过灵元感知到的,都和别人眼中的鲜活世界有着天壤之别。

  她就像是生活在重重迷雾之中,周围所有一切都变得虚幻扭曲,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她的感知。

  除此之外,还有仿佛越来越近的黑暗虚空,以及位于虚空深处的腐朽尸体,又将这种虚幻扭曲变得诡异真实,几乎超出了她所能忍受的最大限度。

  秋嵋在地底空间缓步而行。

  随着越来越接近曾经灵泉所在的位置,无论是重重迷雾,还是黑暗虚空,无论是虚幻扭曲,还是诡异真实,都在这种越来越强的压迫下渐渐隐去。

  她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终于能好好放松一下心灵,不必像之前那样时刻紧绷。

  就在此时,轻细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缓缓靠近过来。

  秋嵋停了下来,朝着那处方向躬身一礼,“赞美痛苦,秋嵋见过陌毒神使。”

  “外面怎么样了?”

  脚步声无声敛去,一道虚弱沙哑声音从黑暗中传出。

  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陌毒的身影。

  秋嵋直起身体,缓缓回道,“回陌神使的话,地下九处主干灵脉汇聚之地,被吾等完全掌控的灵湖已经有两处。

  而在更加遥远的南方巨木森林,远征军战事即将停息,如此将又有一处灵脉汇聚之灵湖收入囊中,再加上其他诸多支脉交汇灵泉的话,其数量和位置等信息就在属下带来的玉简之中。”

  说到此处,她从袖中取出一片玉符,将之轻轻抛入了黑暗深处。

  咔嚓一声轻响。

  一道青光悄然亮起,玉简随之消失不见。

  “神主让我转告,你们做得很好。”

  十数个呼吸后,陌毒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笑意。

  秋嵋深吸口气,整肃衣衫躬身行礼,“痛苦在上,吾主意志所向,便是吾等剑锋所指,哪怕是付出所有一切也要全力完成。”

  说到此处,她忽然微微皱眉,看向一侧忽然亮起的血色光芒。

  “陌毒神使,我记得当初神主曾经降下法旨,让我们不要太着急开启神纹法阵,最好是待到占据了更多的灵脉显化之地后,再根据情况同时打开,怎么这里已经有了神纹法阵独有的光芒?”

  “这是神主亲自交代给我的任务,至于具体是何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陌毒停顿一下,再开口时多了几分推测的语气,“或许是神主想要试验一下,我们这些奴仆布置的法阵是不是真的可用,若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也可以提前指导我们进行调整修复。”

  “陌毒神使言之有理。”

  秋嵋缓缓点了点头,开始认真观察法阵的运转情况。

  在淡淡猩红光芒映照下,她看到越来越多犹如触手的黑影钻出灵脉,在地底空间的石壁上面蜿蜒游转,心中忽然生出来一个莫名古怪的念头。

  痛苦之主自从进入秋月灵泉闭关以来,便再也没有现身一次。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一条条灵脉交织汇聚之地置于掌控,内里又全部出现了这些若隐若现的黑影,难道说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那位竟然就能将力量无损传递过去?

  若是一直这样继续下去,是不是还要将所有灵脉汇聚之地尽数收入囊中,全部将它们变成和眼前一模一样的诡异情况?

  痛苦之主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些黑影,和痛苦之主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秋嵋默默想着,忽然回忆起那位曾经说过,在闭关修行开始前有几个问题没有想清,等到发现时已经变得不太方便移动,所以才会帮助秋家修士变强,再组成战阵代替他去将更多灵泉占领。

  难道说,这些黑影就是痛苦之主?

  那个年轻男子,在进入灵泉闭关后,就将自己变成了这种难以描述的样子?

  “秋嵋小姐在想些什么?”

  陌毒的声音自黑暗中缓缓响起,带着几分审视询问的意味。

  秋嵋将目光从地底灵脉移开,沉默片刻后微笑说道,“回陌神使的话,我只是思及过往,忽然有些感慨叹息而已。”

  “思及过往不如展望未来,唯有堪破虚妄迷雾,才能得见最终真实。”

  “神主已经知道了伱的来意,这就是送给你的箴言之语。”

  陌毒缓缓说着,一缕血色光芒自黑暗深处飞出,落在秋嵋身前。

  “记住这道气息,它曾经在不久前出现在天地之间,又随即消隐收敛不见,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去找到它,再将它用这道光芒进行标记。”

  秋嵋伸手接住那缕血光,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

  眼前也浮现出一道似乎清晰,却又有些模糊的身影,正是她之前有过两次接触的青羽宗主关门弟子。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