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新笔趣阁无广告:www.biquge8.xyz

第576章 足以弑神的武器,圣宫医学会的位置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576章足以弑神的武器,圣宫医学会的位置

  “诺诺,你愿意出这个任务吗?”

  在苏墨让夏弥放心的第二天,医院之内,苏墨对诺诺问出了这样的话。

  事情还要从这天上午说起。

  昨日救出路鸣泽之后,路鸣泽便将路麟城乔薇尼两人安排回了路明非身边,似乎是要给路明非安排一个“S级双骄归来,发现儿子成舔狗,歪嘴龙王路少从此逆袭”的龙傲天剧本。

  苏墨对此并无干涉,除了进一步练习炼金术和引力学之外,他更多时间是在思考回味路鸣泽昨日吐露的情报。

  直到这天上午,苏墨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电话把路鸣泽从路明非身边叫了回来。

  “说起来,如果路明非的命运石被黑王强迫的,奥丁是被黑王作为傀儡使用,余者众生全部都活在命运的支配之下,那尼德霍格呢?祂那注定死亡的命运是从何而来?”

  作为命运的支配者,却被命运自身所束缚,这种讽刺的情况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无论是弗里嘉的悲剧还是路明非的悲剧,包括八王的背叛、龙族时代的落幕,全部都是以黑王注定死亡的命运为源头而引发的一系列次生灾难。

  可黑王为什么注定会死?

  “黑王的命运?”

  似乎是从未深入考虑过这个问题,路鸣泽的表情有些疑惑。

  “这种事情有什么探究的必要么……不对,好像的确值得探究。”

  他终究不是夏弥小姐,所以很快就反应过来,苏墨所询问的问题或许十分关键。

  “如果这个注定死亡的命运和黑王自身无关,那又是谁在操纵祂的命运?”

  就如同奥丁承载了身为傀儡的命运,所以才开启了千年的暗面君主生涯一样,这个世界之所以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便是因为黑王承载了注定死亡的命运。

  可如果黑王的命运是注定的,那冥冥之中在背后推动黑王乃至整个世界的发展又该是谁?

  神么?还是说某个上位叙事层的作者幻想?

  显然,这种思考没有意义,因为无法验证,而且也不影响一切的发展,如果说世上还存在着什么凌驾于黑王之上的怪物,那他们也没有反抗的可能。

  所以,剩下的可能性只有一种。

  “如果这个注定死亡的命运和黑王本身有关,那就更荒谬了,黑王为什么要自己杀自己,然后自己又拼命找活路?”

  能杀死黑王的,只有黑王自身,或者新的黑王。

  以此来推断,在新神路明非还没诞生,黑王王座没有竞争的时代,黑王那注定死亡的命运只能是他自己安排的。

  当然,用排除法得到的这一结论,也不能让人信服。

  黑王自杀的可能性,的确是比存在这什么全知全能神明的可能性高,可黑王一边自杀一边拼命求生的可能性,就不一定比存在真正神明要低了。

  “你还记得炼金术的基础步骤么?”

  看着路鸣泽疑惑的样子,苏墨突然问道。

  “记得,你是说?!”

  路鸣泽微微一愣,旋即瞪大了眼睛。

  炼金术的奥义在于杀死然后重生,如此得到的再活化产物即是炼金制品。

  如果黑王的目的也是如此的话……那祂就太可怕了。

  看到路鸣泽的表情彻底凝重起来,苏墨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于是他微微一笑,摇摇头。

  “不必担心,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似乎有能够对付黑王的想法了。”

  “能够对付黑王的想法?”

  路鸣泽迟疑了一下。

  他不是不相信苏墨的潜力,可苏墨的实力毕竟还没有抵达能和龙族体系硬碰硬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黑王依旧是无敌的。

  想了想,他提醒道。

  “目前为止,能够杀死黑王的都只有黑王自身,伱确定凭借现在的力量就有对付黑王的可能?”

  “百分百的把握我没有,万一他突然基因变异进化了呢?”

  苏墨摇了摇头。

  “不过,如果只是原本的黑王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听到苏墨用词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路鸣泽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没有因为被夏弥影响而变得膨胀,放心之余,他又有些好奇。

  “居然这么有信心么?我在此先提醒一下,虽说白王的力量的确能够和黑王争锋一段时间,但这场战斗黑王本身是必胜的,即使你家夏弥什么时候吞噬掉最后一个海洋与水之王的权柄,成就四神域,然后和绘梨衣一起联手,也未必是黑王的对手。”

  “甚至来说,就算绘梨衣将白王权柄转让给那头母龙,让她凑齐在纸面数据上足以和黑王匹敌的力量,她也不会是黑王的对手。”

  “力量的使用者和力量的开创者,就算硬件相同,也绝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手。”

  哪怕是同样具有五种元素神域级别的权柄,作为开创者的黑王对力量的理解,也必然超过继承者。

  无论是夏弥还是奥丁,都有想过吞噬掉所有兄弟姐妹加上白王,以此获得足以和黑王对抗的力量。

  可在路鸣泽看来,这种想法或许可以给黑王带来危机感,却绝不可能真的能战胜黑王。

  这也是他对于绘梨衣和夏弥分散持有权柄这一事情并不反对的原因。

  反正就算合到一起,也未必能战胜尼德霍格,不如分散作为辅助干扰。

  因此,他十分好奇苏墨所说的方法。

  夏弥和绘梨衣加一起也未必能解决的事情,以苏墨现在的力量,要怎么解决?

  “放心,我绝不会小看对手。”

  苏墨明白路鸣泽的担忧,他微微一笑,道。

  “既然我说能对付黑王,自然是现实已经验证过的行之有效的方法……说起来,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人类最为BUG的力量是什么么?”

  “核弹?”

  路鸣泽思考了一下猜测到。

  “不,是手术!”

  苏墨竖起一根食指,摇了摇。

  “手术?”

  路鸣泽微微一愣。

  “对龙王专用武器——脑桥分离手术!”

  苏墨揭露谜底,无论是白王还是黑王,可是都栽在上面过。

  “……等等!”

  路鸣泽先是脸色一黑,以为苏墨在取笑自己被赫尔佐格欺负过,几秒过后才回过神来。

  看着面前苏墨刚打造的炼金工坊,还有摆放在炼金工坊中的神器、准神器等诸多珍贵材料,他隐约意识到苏墨的打算。

  “你的意思是——?”

  “没错!”

  不待他说完,苏墨便已然含笑点头。

  “虽然这柄神器制作起来有点麻烦,即使对我现在来说也是一种极大挑战,但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应该能达成我想要的效果。”

  路鸣泽思忖片刻,检验着苏墨想法的可行性,他越想神色越亢奋,看向苏墨的眼神也越来越亮。

  原来还能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么?太厉害了!

  果然,当初选择和苏墨结盟的决定是对的!

  此刻,路鸣泽甚至怀疑,以苏墨的能力,自己当初或许不需要顾忌太多,哪怕让他仅仅只在龙族力量领域钻研,也未必不可能超过龙族力量的始祖和源头——尼德霍格。

  亢奋之余,他冷静分析道。

  “这个方法的可行性的确不错,如果奥丁的计划顺利进行的话,甚至未必会用到这一后手。不过,在讨论该怎么杀死黑王之前,最重要的应该是先复活祂!”

  甚至来说,比起如何杀死黑王,如何复活黑王其实更为重要。

  黑王的王位只有一个,觊觎的人却很多。

  路鸣泽原本是打算将自己哥哥送上去的,即使知道对于路明非来说会是一场悲剧,他也别无他选,毕竟力量和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直到和苏墨结盟后,路鸣泽才完全放弃了自己之前的计划,路明非也就失去了竞争王座的资格。

  不算苏墨,目前有资格继承王座的势力一共还有两方,一方是以恺撒为最佳成果的奥丁残党,一方是尼德霍格自己。

  而对于苏墨和路鸣泽一方来说,前者比后者更好对付。

  同样持有黑王的权柄,夏弥和绘梨衣联手或许打不赢尼德霍格,可对恺撒还是有很大优势。

  此前不和奥丁联手是因为对奥丁这个傀儡本人并不信任,如今反过来想促进奥丁的计划则是因为恺撒是个软柿子。

  在已经获得能够杀死尼德霍格的保底方案的情况下,自然是难度越低越好。

  “看来,得给圣宫医学会的计划添一把火了。”

  苏墨也认可路鸣泽的判断。

  拥有了能够杀死尼德霍格的方案之后,自然应该插手其复活。

  虽然按照预言末日是2012,如今还早得很,但该准备的还是尽早准备。

  苏墨隐约感觉,在自己的影响下,黑王未必会严格按照预言时间苏醒,极有可能会早产。

  毕竟,如果真拖到2012,那苏墨压根不需要准备什么额外的特攻武器,随便拍拍巴掌说不定就能把尼德霍格拍死。

  而以他【饲育】技能的升级速度,到时候哪怕只是派出夏弥小姐应战,估计也能做到温酒斩黑王。

  这时候问题来了,圣宫医学会这些奥丁残党,现在到底在哪里?

  回想着原著剧情,苏墨突然想到了一个地点。

  而就在这天晚上,芬格尔打通了苏墨的电话,并前来汇报消息。

  “芬格尔,你没事吧?”

  看着芬格尔两只眼睛外面全是黑眼圈,眼球中遍布血丝的样子,苏墨微微一愣,没有询问情报,而是关心起了他的身体。

  在女朋友的鞭策下,芬格尔如今可不是以前那副老油条混子模样,而是名副其实的劳模,作为狗腿子的能力几乎点满。

  这些天苏墨虽然没见到他人,可芬格尔的报告是每天不落的发到了他的邮箱,里面除了各大混血种势力的动向之外,还有各个重要领袖的绯闻黑料。

  其中守夜人的黑料最多,昂热的也不少,甚至连芬格尔自己的都有,突出一个无底线的谄佞形象。

  即使苏墨已经表露了对昂热和守夜人的信任,芬格尔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一直关注着他们的思维倾向变化,而这些东西还只是他每天工作的边角料,他绝大部分的精力,其实是放在了关于圣宫医学会的情报搜集上。

  在苏墨提到格陵兰冰海事件和这个组织也有关后,芬格尔似乎就陷入了血怒状态,看他现在的疲倦样子,这些天似乎是一直在不眠不休。

  “该休息就休息,别猝死了!”

  苏墨拍了拍芬格尔的肩膀。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公司都喜欢已经结婚或者准备结婚的员工了,连芬格尔这样的老油条在有了女朋友之后都能够如同黄牛一样吃苦耐劳,更何况是那些小年轻。

  被苏墨拍了一巴掌后,芬格尔顿时神清气爽,疲惫全消,这是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哪里不明白这是苏墨又出手治愈了自己,连忙感激涕零道。

  “多谢苏墨大人的关心,我之后会好好休息的!”

  “哦?看来你查到了什么东西?”

  注意到芬格尔是认真这么说,苏墨眉毛一挑,敏锐地发现了什么。

  以芬格尔的脾气,如果没挖到大料,怎么会轻易停下来休息!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苏墨大人不愧是我芬格尔的再生父母,简直足智多谋远胜诸葛……”

  芬格尔一脸敬仰地表情,一开口就是一堆马屁。

  “停停停!说重点!”

  苏墨及时制止了这种浮夸的风气。

  “好吧!”

  芬格尔从善如流,然后舔了舔嘴唇,兴奋地说道。

  “苏墨大人,我找到那群混蛋的老巢了!虽然坐标有些奇怪,但毫无疑问就是那里!”

  听到这话,苏墨微微一惊,虽然他知道芬格尔的八卦能力很强,也知道他没有亮眼成果不回来见自己,却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得到这样的成果。

  “你说的是圣宫医学会如今的坐标?”

  “没错!”

  芬格尔奋力点头。

  “多亏了您昨天从末日派那边得到的资料,我在比对的时候发现他们内部使用的计时数据精度极高,甚至高于国际计量局(BIPM)的时间部门!也就是说,他们为了精确计算时间,不是直接采用的国际原子时,而是直接从60个实验室、240台原子钟获取原始数据自行加工得到标准时间!”

  “依靠这一点,我成功锁定了排查目标,并锁定了他们常用的网络卫星群!圣宫医学会很鸡贼的设置了几百个中转器,意图迷惑我的视线,可他们没想到我是个数学天才!”

  “什么意思?你用你的数学天赋计算得到了真正使用的同步轨道网络卫星?可他们使用的不是去中心化的算法,所有卫星都可以承担通讯功能么?”

  苏墨好奇道。

  “苏墨大人说得对!所以,我让诺玛用激光武器把那些卫星全部都打下来了!”

  芬格尔一脸得意地说道。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