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新笔趣阁无广告:www.biquge8.xyz

第3210章 瑶池陷落(下)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3210章瑶池陷落(下)

  圣地…圣门处。

  “快看,那是什么!”巡逻的女修惊呼。

  “一惊一乍的……师叔祖不是说过了吗,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需要离开圣门半步,一定要将圣门彻底关闭。”

  方才已经发生过一次了……禁地处传来的动静,这里好多女修都在猜测可能发生的事情,但谁都没有去定论,唯有听从吩咐。

  “不是……那是,瑶池烽火!”

  “什么?”

  平台上,突然抖动,只听见一道惨叫声忽然从身后传来……只见圣门管理处的琼楼之上,一道身影此时直接坠落下来。

  赫然是一名被咬破了喉咙的女修……

  “啊……”

  另一道痛苦的叫声传来,便见琼楼瞬间破开,一袭红衣的瑶池强者,上代【红姑仙子】此时腾空而出,用力地抓紧了自己的头颅,暴乱的灵力四散。

  “给我…滚!!”

  上代的【红姑仙子】惊叫了声,随后手指汇聚力量,迅速地点按在了身体的好几处大穴之上……片刻,上代【红姑仙子】瞬间自高空之中坠落。

  只见十几名身穿黑衣的身影,此时直接走上了云中平台之上,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迅速走来。

  “你们…是谁……”上代【红姑仙子】勉强地头来,已是强弩之末般,双眼已黑。

  “意志很强吗嘛,不愧是帝阶,不过……”为首的黑衣冷笑了声,伸手一抓,上代【红姑仙子】就如烂泥般被凌空抓来,“一切也是徒劳,今日过后,只怕再无瑶池。”

  上代【红姑仙子】猛然刺出一剑,只是软弱无力。

  黑衣首领挥手一拍,直接将她击晕过去,随后淡然道:“看好她,毕竟是帝阶的身体,是贵重的财物,大人会喜欢的。”

  随后,黑衣首领挥了挥手,沉声道:“接管瑶池圣门!”

  ……

  ……

  嘶啊……哈!

  柱子之上,捆绑着许多的女修……在着瑶池的烽火台之中,点燃的烽火疯狂蹿升,只见清姬圣女此时撕开了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袖子,直接投入了烽火台之中。

  她神色无比的凝重,看着已成大势的火焰,似乎稍微轻松了些。

  “烽火点燃,不可能看不见了吧……”清姬圣女此时自言自语,烦躁地挠了挠许久不成洗过的脑袋,碎屑纷飞,“谁在背地里暗算瑶池……”

  就在此时,清姬圣女皱了皱眉头。

  她感觉到了背后有人,而且还是颇为熟悉的气息……圣女大人皱眉转身,只见烽火台入口处,一道人影正缓缓地登上,手里,竟然还提着一个头颅!

  清姬圣女脸色凝重地自烽火台上跃下,沉声道:“是你…瑶姬?”

  “没想到啊,你居然没事,还点燃了烽火,真是出人意料。”瑶姬微微一笑,焰光的照耀之下竟是明艳动人,她将手提的头颅随意地往地上一扔,“好久不见了,圣女……见过圣女大人。”

  头颅滚动,不多时就已经滚到了清姬圣女的面前。

  “这是苦役堂里的……”清姬圣女怔了怔,猛然抬头,再看瑶姬,她依然的明艳动人,风姿绰约,“你还真是个疯吡…仙门今日的变故,该不会是出自你手吧?”

  “你猜啊?”

  “不猜,最近运气不好,逢赌必输。”清姬圣女耸耸肩道:“爱说不说,我没有八百个心眼子,玩不过你这个疯吡,好不啦?”

  “你总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吊儿郎当,一副游刃有余的态度,真叫人恼火。”瑶姬脸色微微一沉。

  “吊儿郎当我认了,游刃有余就算了吧。”清姬圣女摇了摇头,“多说无益了,估计你也不会轻易放过我……撕呗?”

  瑶姬往前一踏,道法领域瞬间覆盖整个烽火台,沉声道:“正合我意…今日便让你知道,当日若不过是消耗过大,你根本赢不了我!我,才是最有资格成为瑶池圣女的人!”

  “是是是,你才是白月光,行了吧。”清姬圣女白了一眼,“早知道当个圣女还这么多麻烦,上次选拔,鬼都不去!”

  “清姬!!”瑶姬沉声一喝,道法领域席卷而且,瑶池內最后资格争夺当代圣女之位的人,其实力本身就有过人之处。

  只见清姬圣女捂住了一边的耳朵,另一手上,一支玉笛忽然滑落。

  她抓住玉笛挥舞了一些,振动的空气钻入了气孔之中,但奇异的是,玉笛此时竟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一道无形的罩散开,罩内此时,万法不侵!

  “大音若希?”瑶姬瞳孔一凝,沉声道:“你的瑶池圣法,突破到第十三层了?”

  “刚刚不知道是哪个大恩人,引发了一轮可怕的灵气潮汐,我也是被逼的。”清姬圣女摇摇头,“我明明练的是五鬼运财!”

  瑶姬神色一沉,伸手一点而出,“死!”

  清姬圣女皱眉,玉笛瞬间横在唇齿之间,这次奏响,瞬间一道极其喜欢欢乐的曲子直接炸开……是斗地主时候的BGM!

  质量极高的道法领域,竟是瞬间被这喜庆无比的笛声瞬间攻破,瑶姬那蕴含全力一击的一指之力,竟是被翻腾了回来……手指,瞬间炸断!

  瑶姬痛叫了一声,死死地握住了断指的手掌,不可思议…甚至带着一丝惊慌,“你……【九天玄神】,第六层了?!”

  “我都说了,是五鬼运财!”

  瑶姬下一刻,状若疯狂地朝清姬圣女扑来,“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要出现!我才是瑶池最强!”

  清姬圣女叹了口气,一掌拍出,瑶姬瞬间倒飞而出。

  她披头散发地摔倒地上,大受刺激,“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可能这样强……圣台之上,你我战过一场……我们分明只是伯仲之间而已,你不可能这么强!”

  “想知道为什么吗。”另一道声音响起。

  瑶姬下意识地抬头,只见一道阴影,此时缓步等上了烽火台,她依然看不清此人的脸容,看见的仅仅只是如同影子似的一个人。

  “是你……”瑶姬喃喃自语。

  阴影轻笑了声,“上次圣女争夺,最后一战的时候,清姬圣女背地里做了庄家,暗中操控了赔率,与你战到最后,不过是为了通吃全部人而已……三年前,这位清姬圣女早就已经踏入了【准帝】之境了。就算是方才,这位清姬圣女只怕三成力量都没到吧?”

  “你骗我!!”瑶姬下意识地伸手抓向了阴影的手臂。

  “真是愚蠢的女人。”阴影抬手,瑶姬瞬间被甩开,“你唯一的作用,就是给本座散播嗜血邪蛊……反正也没用了,去和你的那些姐妹,做个伴吧。”

  阴影再次挥手,一道黑雾瞬间自掌心之中散出,顷刻间就将瑶姬吞没了进去……此时,清姬圣女看得仔细,那分明是一个个黑色的虫子所组成的黑雾!

  “我不要…我……我是……”

  虫雾淹没了她。

  “…瑶池的…圣女……我…才是……”

  ……

  清姬圣女首次皱起了眉头,只是手中玉笛力,有微光在流转。

  阴影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忽然笑道:“圣女心中,可是有诸多疑惑?”

  “有是有,不过不打算听。”清姬圣女摇摇头,随后竟是忽然将玉笛收起,“不过,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真的好吗?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图谋什么…不过能把整个瑶池搞成这鬼样子,想必阁下花费了不少时间。有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洗耳恭听。”阴影此时似乎耐性极好。

  清姬圣女眯着眼道:“俗话说,反派死在话多,你这么急于出现……该不会是蛰伏的时间太久,急需要别人对你的赞美吧?”

  “呵呵,圣女果然牙尖嘴利。”阴影轻笑了声,“我观察过你许久,甚至原本还打算用你来释放嗜血邪蛊,不过思来想去,还是瑶姬这个善妒的蠢女人比较合适。”

  “果然是有大阴谋啊,惹不起,溜了溜了。”清姬圣女直接捂住了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猛摇着头,圣女突然目光一凝,身化一道虹光,想要直接遁走——虹光射出,却是急停!

  只因为阴影此时悄然无声地出现在她唯一遁走的方向之前。

  “清姬圣女,有些因果,不是你想不沾,就能不沾的。”阴影冷笑了声,“你是聪明人,就应该知道聪明人在这世上,无法独善其身。”

  清姬圣女忽然目光一亮,“您来了!”

  阴影摇摇头,淡然道:“瑶池一众强者都几乎折在了禁地之中,清姬圣女,你这种小把戏……”

  阴影身体忽然涌动,随后炸开。

  只见一道剑光穿行,几乎削去了半个的烽火台!

  阴影的身体再次汇聚,却已经在数十米开外,依然还是那黑漆漆的脸,看不清模样……唯有不断涌动的身体,似乎表明他此时的心情不好。

  “苦役峰…峰主?”

  那是一个踏天而来的女子,白娟蒙着了双眼,手里握住的不过一根细长的竹——只见清姬圣女此时迅速地飞到了女子的身边,恭恭敬敬地拜了拜,“见过峰主,我……”

  “不必多说了。”女子摇摇头,“苦役堂出现了些问题,唯独瑶姬独自出走,本座一路跟来,听到了你们的谈话。”

  清姬圣女点点头,底气好像是一下子充盈了不少。

  只听见女子此时看着阴影,沉声道:“阁下好本事,竟然一直蛰伏在【瑶池界】之中,图谋之大,值得深思。”

  阴影沉声道:“苦役峰峰主,你不是发过誓,一生都绝不踏出苦役峰半步吗…这违背自己的誓言,就不怕境界跌落?”

  女子淡然道:“瑶池都要没了,守着那些所谓的境界有何用。”

  阴影沉默不语……女人和你讲道理的时候,她们的道理就是最大。

  他摇摇头,忽然急速后退。

  “峰主,别让他跑了!”清姬圣女此时惊道。

  女子点点头,纵身而出,身若流光般,后发先至……那阴影之人不过遁出了千米远,就已被追上。

  竹条挥动,万千道剑光如流星划下,蔚为壮观!

  阴影出手抵挡,瞬间万千剑光汇聚合一,竟是将阴影的左臂成功斩断。

  “你逃不掉。”苦役峰峰主淡然说道。

  “未必。”阴影并没因为断臂而慌乱,反而迅速地自体内取出了一个陶埙,迅速奏响!

  女子眉头轻蹙,只感觉一股邪异的气息,此时正从地下传来。

  下一刻,竟是看见三道身影,猛然自地底之下破土而出,瞬间来到了阴影之人的身边……这三道身影,统一散发着一股死亡与腐败之气,就像是刚刚从坟里刨出来的尸体一样!

  “你竟然练尸?”清姬圣女赶至,大惊失色,“炼尸禁术,应该早已失传!这三具尸体……”

  “她们都是瑶池的先辈。”女子声音蕴含着明显的怒意,“七代紫姑仙子,还有第十代的圣女,以及…瑶池第二代圣主。”

  “呵呵,峰主果然好眼力。”阴影冷笑道:“为了找到这几位的羽化之地,着实耗费了本座不少时间……不知道峰主对上这几位,能有几成的胜算?”

  “已死之人而已。”女子沉声说道。

  “虽然她们无法达到生前巅峰。”阴影摆了摆手,“我曾经推演过今日可能发生的种种,本来是不打算动用这三具尸体的,毕竟这是最坏的结果里,用来牵制峰主你的啊。”

  “你今日必死。”女子直接飞出。

  “去。”阴影挥手,三具古尸像是被瞬间激活了般。

  嘭——!!!

  交击,三具古尸成功地挡下了苦役峰峰主的追击……峰主眉头一皱,竟是已经失去了那阴影的踪迹!

  “峰主,我来帮你!”清姬圣女瞬间加入,咬牙道:“十代圣女,由我牵制!”

  “小心。”女子飞快地点点头。

  同时对付二代圣主与七代紫姑仙子并不轻松…何况尽可能还不能损坏她们的羽化之躯,难度极大。

  ……

  ……

  云巅之上,一道巨大的黑影正在潜行……那是云台殿战舰。

  宛如海中的巨鲸在游行……小洛SIR看着它游向了远方,他心中一动,便伸手一抓——就像是马SIR2.0施展空间神通一样,同样也是一个小小的黑洞。

  黑洞里,一面圆镜瞬间被抓了出来。

  镜子震动,一道略带稚嫩的声音,忽然自镜子里面传来,“放开我!放开我!当初你对我爱理不理,现在太迟了!就算是你求我,我也不稀罕你了……放开我!”

  小洛SIR笑了笑道:“可我不是【青帝】的传承。”

  “我不管!本来我是打算真的去帮那几个传承的!可是你后来又扔了一柄破剑过去!几个意思!看不起镜子是不是!”

  “所以你就索性躲起来?”小洛SIR好笑问道。

  “嗯哼!区区一个帝阶初级,何须镜爷出手!”

  小洛SIR想了想道:“你想要脱离【轮回镜】,成为真正的人类吗。”

  “…你说什么?”

  小洛SIR指着那航行之中的战舰,微微一笑道:“去帮他,等他有一日不需要你也能自保的时候,而你愿意离开他,就呼喊我,我会让你成为真正的人类,如何。”

  ……

  云台殿战舰,此时正迅速地开往瑶池仙门所在。

  战舰之上,女修们身影忙碌地穿行其中。

  “快,姜圣子还需要三位中蛊毒的姐妹,快送去!”

  叶言此时皱起眉头,蛊毒之术对他来说完全是陌生领域,自然无法帮上,倒不如养精蓄锐,准备接下来应付瑶池仙门之中的情况。

  除去了高燃的烽火之外,远远看去,天上琼楼,此时已经到处冒起了火光。

  “老叶,原来你在这里!”啊马SIR的声音忽然传来,“看看我带来了谁!”

  叶言连忙看了过去,便见啊马SIR此时在战舰的走廊上快不走来……与小洛SIR一起。

  “老马…你在哪找到他的?”老叶不禁惊讶问道。

  “找?”啊马SIR摇摇头,“我是在后面的甲板捡到他的,这小子说自己醒来之后,就在云台战舰之上了……应该是搜救的女修,把他给带上来的,运气真好!”

  “没事就好。”叶言点点头,旋即走到了小洛SIR的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腕,直接放出了一道灵力探查了起来,“嗯,身体没什么大碍。”

  “多谢老师。”小洛SIR轻身说道,“哦,对了,我捡到了这个。”

  便见小洛SIR从怀中取出了一面古朴的青铜小镜。

  叶言怔了怔,死死地盯住了青铜镜片刻,才吁了口气:“好家伙,【轮回镜】!你居然……”

  “这TM的真实【轮】……”啊马SIR连忙捂住了嘴巴,紧张地看了看左右,见左右无人,才压低了声音:“真的是那镜子?”

  “不会错的。”叶言点点头,“它隐约与我体内的圣皇魂有所呼应……这镜子将我们三个弹出之后,就消失不见了,真没有想到啊,竟然会被你捡到。”

  说罢,叶言不禁苦笑了声,如今想来,自己这个学生的运气已经不能单纯用好来形容……诡异?

  他怎么什么东西都能捡啊,而且都是轻易就能招来腥风血雨的烫手玩意。

  “老师,给。”小洛SIR笑着将镜子给递了过来。

  “好。”叶言也没有任何的废话,伸手便接了过来…不了镜子此时突然化作一道光团,瞬间冲入了叶言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叶言眉头皱了皱,【轮回境】肯定在他的体内了,可他此时却无法感应镜子的任何气息……想来是隐藏了起来。

  “这破镜子,成精了?”啊马SIR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与姜涛他们还没有分出胜负,【轮回镜】应该还没有承认我。”叶言沉吟道:“先这样吧,我能感觉到,它应该不会害我……镜子的事情,你们先帮我保密。”

  “哦了。”马SIR2.0摆摆手。

  叶言此时却心中暗道,虽说他当时是自己自愿退出【轮回镜】争夺,并且与方唐镜立下过约誓……不过镜子是小洛捡来的,又不是他故意去争夺的,也就不算是违背吧?

  “叶言!”

  就在此时,景风林与云姑仙子一同走来。

  看见小洛SIR在这里的瞬间,景总务差点就腿软走不动路……这位爷总算耍够,舍得现身了?

  “一刻之后,抵达仙门。”云姑仙子此时却直接看着叶言道:“你休息如何?”

  道法境就已经能够做到生生不息,只要不是高强度输出,状态恢复还是很快的……况且还有丹药能够辅助。

  叶言点点头,旋即问道:“紫元圣主那边的情况如何?”

  “不怎么好。”云姑仙子摇摇头,“姜涛圣子只能暂时控制着她体内的邪蛊扩散。”

  “哼,这老妖婆,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了。”啊马SIR冷笑着说道,“该!”

  云姑仙子顿时皱了皱眉头,略一沉吟,“叶大人,可否借一步?”

  ……

  “如果是关于紫元圣主的事情,此时谈论为时尚早。”叶言凭栏说道,“不过瑶池是瑶池,你是你,叶某也会区分。”

  “圣主…只是一时误入歧途。”云姑仙子。

  “这些话,你找景风林说更加合适。”叶言淡然道:“这件事情,是三家的事情,可不是我一个小人物可以左右。”

  “但你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权量砝码。”云姑仙子正式道:“圣主与先辈们确实有错在先,我在这里先向你赔罪,也……”

  叶言一摆手,止住了云姑仙子的话,“叶某已经说过了,一码归一码,该如何是如何。你放心,叶某现在并不会乘人之危报复瑶池,今日这个亏,叶某也吃了,而且心服口服。但未来某日,会有清还的时候……仙子,还有别的话吗。”

  云姑仙子吁了口气,“今日我曾仗言相助,希望未来的某日真需要清还的时候,叶大人能念在这句话,莫要太过。”

  叶言轻笑了声,“其实瑶池愿意放你出来联盟做事,是做对了的……在我看来,圣地虽然高不可攀,可如果一直困守在这安全的圣地之中,固步自封,也不过是圈地自萌而已。时代在进步,一个瑶池圣皇能庇护瑶池万年,不一定还能庇护另一个万年…言尽于此。”

  “你要如何才能放过瑶池?”云姑仙子沉声问道。

  叶言叹了口气手,“放过?仙子言重了,彼时的叶某,还没有能撼动瑶池的能力……叶某,求仙子放过才对。”

  “叶言,我……”

  “不必多说了。”叶言摆了摆手,转过身去,“你知不知道,今日我的学生还有我的兄弟,差点就折在这里了,幸亏他们平安无事,否则……”

  云姑仙子忽然体感微寒。

  叶言说这句话的瞬间,是动了大杀心的。

  “四丈圣皇魂!”云姑仙子猛然一惊!

  与百里简明一战过后,叶言竟然修为再次大进!

  轰隆——!!

  雷霆忽然震怒,一道巨大的气浪与此时冲击云台殿战舰……撼动!

  战舰之上,众人脸色微变,只见前方风云变幻,竟是有好几尊可怕强者,正在疯狂搏杀之中。

  “那是……”叶言眉头一皱,瞬间就冲上了战舰上空,远远观看了起来——但这个位置,有人比他更早到来……追百忆!

  “瑶池中,竟还隐藏着如此强大之人?”追百忆此时脸色凝重,“现在看来,百里简明还是死的太快。”

  叶言不咸不淡道:“万年圣地,底蕴确实深厚……不知道前方的几位强者,百忆前辈可否认得?”

  追百忆皱了皱眉头,瞩目观看片刻,忽然脸色大变,“这如何可能!这两位分明已经陨落……难道,是假死归隐?”

  “谁?”

  “瑶池,二代圣主,七代紫姑仙子!”……是云姑仙子的声音,略带一丝颤抖,还有愤怒,“两位先辈确实已经羽化,看来是有人将她们的身体盗出,以某种炼尸之法操控。”

  叶言顿时翻了翻白眼,苦笑道:“被人偷家就算了,现在连祖坟都被挖,叶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云姑仙子很快恢复了冷静,“与两位先辈缠斗的,乃是我瑶池苦役峰峰……看情况,峰主并未受到邪蛊迫害。还请两位与我联手,相助峰主!”

  “打坏了算谁?”叶言忽然问道。

  云姑仙子微怒道:“她们都是帝躯羽化,你能打坏再说!”

  “哈哈哈哈!”叶言大笑了几声,“云姑仙子虽然美貌无双,不过叶某确认了,你真不是叶某的菜……叶某只喜欢温柔贤惠,能伏在我怀中的女子!”

  只见云姑仙子此时七情上头,脸色愠怒,可不等她发怒,叶言便已经一马当先,踏空而行,直接杀入了那激战场之中。

  “啧,这小子,邪得可以!”追百忆摇摇头,“【青帝】传承历来都只选谦谦君子,这次怎会挑了个邪修似的家伙?”

  云姑仙子没答话,身化流光,速度也是不慢。

  追百忆轻笑了声,一双老眼却不断打量着那手持细竹条的蒙眼女子,若有所思,“难道是她?”

  ……

  “峰主,我来助你!”

  云姑仙子后发而先至,一举超过了叶言,靠近到了苦役峰峰主的身边。

  “你没事?”峰主眉头一皱,抬眼一扫远处的云台殿战舰,“有多少人?”

  “只有冰龙峰炼器堂众弟子。”云姑仙子飞快道:“另外还有神农圣地与【南天门】一行……圣主受蛊毒迫害,暂时稳住。”

  “先应付了她们再说。”峰主点点头,“幕后黑手,目标似乎是瑶池圣脉,我被暂时拦在这里……速战速决!”

  “圣脉!?”云姑仙子脸色惊变。

  ……

  “怎会如此……”

  锦衣仙女失神地抓住了战舰护栏,力量竟然失控了般,瞬间将围栏抓爆。

  仙门就在下方。

  此时天上辉煌琼楼,倒塌无数,一片的颓垣败瓦,如同野兽般的女修纵横其中,像是在炼狱之中受难的亡魂。

  诺达的瑶池圣地,似乎已经无一幸免……

  战舰之上,女修们纷纷恸哭失声……那里,有她们曾经的姐妹朋友,可面对此时的瑶池,只剩下云台殿战舰的她们,又能做些什么?

  “就连先辈的羽化之躯都被操控……”锦衣仙女苍白无力,双眸失神,喃喃自语道:“瑶池…真的要陷落了吗……”

  “锦衣仙女,邪蛊如果蔓延看来,将整个大凤凡人国也一并侵染的话,后果更为严重。”只见景风林此时快步走来,“可至今幕后黑手都还没有露面,以景某之见,锦衣仙女可否打开圣门,引入外援?”

  “你想说什么?”锦衣仙女脸色煞白。

  景风林道:“【南天门】十三战舰,随时能驶入【瑶池界】,镇压暴乱,揪出幕后之人!”

  锦衣仙女此时满头冷汗,让【南天门】主力战舰驶入【瑶池界】,虽然确实可以解决眼前之危……可万一【南天门】的战舰来了之后就不走了呢?

  这种事情,是她一个弟子辈能够决定的?

  ……

  ……

  甲板的某个角落。

  啊马SIR忽然拉着小洛SIR蹲了下来,他打着小洛SIR的肩膀,悄咪咪地道:“小洛啊,想不想帮你老师报仇?”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马叔叔有何高见呢?”

  “哼哼,瑶池这群婆娘,现在自顾不暇!”马SIR2.0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要不要做一票大的?”

  说着,便见马SIR2.0好像是作法一样,双手伸出,随后在空气之中抓出了一道黑色的缝隙……猛然撕开!

  啊马SIR此时满头大汗,浑身颤抖,却紧咬着牙关,显然撕开这道裂缝颇为的困难……直到他汗流浃背,也才撕出来了一道半米长的口子,似乎面前能钻过去人。

  “来!”马SIR2.0放弃挣扎,停下了手来,直接道:“凎它!”

  紧接着,啊马SIR直接钻了进去……但实在太窄了,过半就卡主,“小洛,推我一把!推啊,不是踢……哎,你这孩子!”

  不一会儿,小洛SIR也钻过来了。

  只见四周烈焰升腾,一片赤红,硝烟弥漫。

  啊马SIR此时捂住了口鼻,趴在了地上,正看着一张巨大的图纸。

  “这是什么。”小洛SIR好奇问道。

  “瑶池仙门的地图!”啊马SIR头也不回,“我刚才趁没有人,在云台殿战舰上顺来的……啧啧,刚才定位还挺准确,仙门的库房位置距离我们这不远了!”

  小洛SIR怔了怔,看着马SIR2.0,“马叔叔,你人设崩了。”

  “放屁!劳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啊马SIR哼哼道:“要不是老叶,劳资现在指不定已经混成了帮派大佬!我没有你师傅那么迂腐,好人我自然会帮,坏人如果所谓的联盟法惩治不了,还不能让劳资恶心?我这叫劫富济贫!一句话,凎不凎!”

  小洛SIR笑了笑,变魔术的动作似的,虚握的拳头里面,倒出来了十几个戒指……每一个都是储物道具。

  啊马SIR顿时眉开眼笑,“嗳,孺子可教……凎她!”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