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新笔趣阁无广告:www.biquge8.xyz

第495章 渡气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495章渡气

  哗啦啦

  泉眼涌出水流,落在莲池之内。

  上方的平台上,男女一躺一坐,逐渐沉默下来,只剩下两道鼻息。

  华青芷见夜惊堂闭上眸子休息了,也不好再出言打扰,乖乖巧巧坐在木榻边缘,独自观赏起盘龙洞的景色。

  但盘龙洞的景观壮美不假,却谈不上半点浪漫温馨,反而带着几分妖异。

  数千朵光杆白莲,束在池塘里纹丝不动,头顶宛若月亮的巨大夜明珠,散发的也是清冷光线,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坐在满是彼岸花的冥河沿岸。

  而更恐怖的是,方才这里还死了人!

  黄莲升的无头尸体,慢慢飘到了远处的池塘出口处,因为水冲不出去,开始起起伏伏,勉强能看到。

  “……”

  华青芷胆子本来就不大,在旁边坐了片刻,就开始害怕了,而且方才潜水过来,身上衣服都是湿的,坐了久了就感觉冷了起来。

  华青芷抱着胳膊,在坚持片刻后,左右打量,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了两件换洗衣裳,先把其中一件袍子披在了夜惊堂背上,小声询问:

  “夜公子,你要多久才能好?”

  夜惊堂恢复能力很强,但黄莲升打出来的外伤不重,强行使用‘搬山图’近乎被摧毁的里里外外,却没那么容易恢复。

  此时十几片白莲叶子下去,夜惊堂背上的剑伤已经不再渗血,慢慢有了愈合迹象,但四肢百骸针扎般的感觉,却只缓解了些许。

  两人想从盘龙洞出去,首先就得潜水渡过水道,因为距离有点长,夜惊堂游的不快华青芷能被憋死,而且后续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得背着华青芷跑,当前状态肯定是出不去。

  但水儿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如果找不到他行踪,必然会着急。

  夜惊堂见华青芷有点害怕,稍微琢磨,抬眼看向左右:

  “你再找找看,这里有没有莲子,莲子的药效,应该比花瓣强的多。”

  华青芷见此,挪到了放着白莲花瓣的柜子前,上下寻觅,最后找到了一个罐子,略微晃了晃,里面还有颗粒响动。

  华青芷回到榻上,把罐子递给夜惊堂:

  “你看看这是不是?”

  夜惊堂撑着身体坐起,把并没有蜡封的罐子打开,可见里面装着近百枚莲子,虽然形状大小都差不多,但颜色却不同。

  其中黑色的最多,占了近八成,黄褐色的有十余颗,青色的则只有两三枚。

  夜惊堂没想到莲子颜色还不一样,拿着罐子抖了抖:

  “颜色不一样,这该吃哪个?”

  华青芷也没学过医术,但自幼吃药治腿,也算久病成医,想了想回应:

  “颜色不同,应该是年份不一样。我听燕京的御医说,雪湖花的花株,初为绿色,生长三甲子后化为乌红,五百年往上慢慢变成了紫色,千年就死了,形同紫玉。不过真正能长到千年的雪湖花极少,整个大梁国库都只有一株,还是从西北王庭缴获来的。

  “这黑色莲子最多,黄色次之,青色最稀有,那肯定是青色最珍贵,药效也最好。”

  夜惊堂觉得这说法有道理,拿起一枚青色莲子仔细观赏:

  “雪湖花甲子一开,这白莲估摸也是甲子才能长一茬。”

  华青芷也没见过这种神物,凑近小心打量:

  “莲子应该类比雪湖花花株,千年雪湖花,得实打实长一千年,莲子要变成这种青色,我估摸也得那么久。这个吃了,伱应该和黄莲升一样,马上能恢复吧?”

  夜惊堂摇了摇头:“药可不能乱吃。雪湖花根茎的药劲儿,凡人根本扛不住,以至于变成了剧毒,只有王神医这种狠人,才敢开方子稀释入药,给你治腿。而千年雪湖花的根茎,药劲儿估计强出百倍,这莲子应当也是同理。

  “黄莲升亲口所言,他自幼在水池里泡澡适应,才能抗住莲子的药性。这种青色莲子,我即便能抗住药劲儿不被毒死,药效肯定也完全溢出,还是吃黑色的好,要是药效不够,大不了和黄莲升再来一颗。”

  华青芷想想也是,当下给夜惊堂倒了杯水,递到跟前。

  夜惊堂仔细打量几眼后,把青色莲子放下,重新捻起一粒黑色莲子,丢进嘴里,而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吨吨~”

  华青芷在旁边看着,还帮忙顺了顺夜惊堂的后背:

  “感觉怎么样?”

  夜惊堂把黑色莲子吞入腹中,略微感觉了下:

  “嗯……没啥感觉,应该是还没消化。”

  “哦……”

  华青芷点了点头,因为身形有点冷,便把目光投向夜惊堂的衣袍:

  “你冷不冷,要不要换身衣裳?”

  夜惊堂虽然衣服也湿了,但还没有到受不了的地步,不过盘龙洞深埋地下,根本晒不到太阳,温度相当低,以华青芷的小身板,显然是扛不住。他见此道:

  “我没事,你先把衣服换一下吧。”

  “哦……”

  华青芷已经冻的开始哆嗦了,当下拿起袍子,想找个地方换上,但举目四顾……

  这洞里哪儿来的换衣裳的地方?连书架都是两边通的。

  夜惊堂见华青芷神色迟疑,自然明白意思,示意水池正对面:

  “你要不去那边换?”

  “?”

  华青芷抬头看了眼,觉得那倒是个好地方,白莲可以大概遮挡住,但缺点就是,飘着那么大一具无头尸体!

  “这……”

  华青芷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夜惊堂见此摇了摇头,勉强起身:

  “那我过去,你先换。”

  “诶?”

  华青芷哪里敢让夜惊堂现在到处跑,先不说伤势,她待在这里,根本就不敢离开夜惊堂十步,夜惊堂跑去对面,还不得把她吓死。

  华青芷按住夜惊堂的胳膊,眼神明显有点纠结,但最终还是被害怕占据了上风,柔声开口:

  “夜公子是君子,不会欺暗室,要不……要不我在这里换,你闭上眼睛就好。”

  夜惊堂轻轻笑了下,又重新趴下来,后脑勺对着华青芷:

  “赶快换吧,别冻出了风寒。”

  “……”

  华青芷脸色红了几分,不过与羞人相比,终究是夜惊堂在跟前要安心些。

  她轻手轻脚解开腰带,余光一直瞄着夜惊堂,眼底也生出几分窘迫,发现夜惊堂没任何反应,还暗暗赞许了一句。

  但她刚把衣领解开露出肚兜,还没来得及把上衣脱下来,便听到旁边传来一声:

  呼啦

  余光里的黑衣公子,猛然翻了起来,坐在了跟前!

  “啊——”

  又是一声尖叫。

  这次不是害怕,而是羞愤!

  华青芷连忙把衣襟合拢,脸色涨红双眸圆睁,本想质问:“夜公子,你想做什么?!”,结果转眼看去,却发现情况不太对。

  忽然从身旁坐起的夜惊堂,并没有睁开眼睛或者扑上来,而是双手掐子午诀,腰背笔直盘坐,方才还苍白的脸色,此时已经变成了涨红色,额头可见豆大的汗珠。

  而且这种异状,还在持续扩大!

  她只是转眼打量的一瞬间,夜惊堂脸上的涨红,已经肉眼可见的扩散到脖颈,而后是后背、双手以及衣服遮住看不到的地方,原本打湿的衣袍,也开始冒出白色雾气,整个人如同烧着了一般。

  “夜……夜公子?!”

  华青芷忽然瞧见这么恐怖的气色,哪还有心思搭理春光乍泄的事情,抬手想扶住夜惊堂,却发现触手的胳膊滚烫,又连忙缩了回去:

  “你怎么了?”

  夜惊堂双手掐子午诀,此时只感觉如同吞下了一个脑袋大的赤红铁球,把胃部撑得即将炸开,他想尽一切办法压制腹腔的灼烧感,但效果却杯水车薪,

  而且这感觉还不是循序渐渐来的,他方才趴着心猿意马听动静,胃部忽然发出‘咔~’的轻响,应该是莲子破了,而后凡人根本没法承受的恐怖药劲儿,直接一股脑的涌入的肺腑。

  夜惊堂好在练了六张鸣龙图,内外都强横如一,不然估计当场就得胃穿孔。

  夜惊堂以内劲强行把药劲儿压在腹腔,以免其迅速扩散至全身,同时咬牙开口:

  “这药劲儿不对,黄连升是神仙都不可能抗住,应该吃错了……”

  华青芷已经感觉出这莲子的可怕,毕竟她隔着几尺,都感觉到了炽热感,她心中急转,忽然想起了什么:

  “糟了,忘了这地方两千年不见天日,莲子没人采摘,也遇不上天灾人祸。黑色的肯定都是始帝离开后积攒而来,青色和黄色才是近几百年新长的,所以数量少……”

  夜惊堂发现味儿不太对,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感觉华青芷都急哭了,咬牙压制肺腑躁动:

  “没事,我扛得住,等药劲儿散了就好……”

  华青芷坐在旁边,也不知该怎么帮忙,眼见夜惊堂身上的衣袍很快就被烘干了,连忙取出手绢用茶壶打湿,卷起来贴在夜惊堂挂着豆大汗珠的脑门上降温,可能是怕夜惊堂自燃,还吹气:

  “呼~呼~……”

  但这急救措施聊胜于无。

  好在夜惊堂的情况,也不全是负面。

  华青芷正手足无措忙活之际,忽然发现夜惊堂背部的剑伤,竟然不知何时愈合了,只剩下了一条暗红血痕;而后很快就和赤红的肌肤融为一体,再难找到踪迹。

  华青芷眼前微亮,刚想高兴,但现实马上就给了她沉重一击。

  黑莲子的药效堪称可怕,夜惊堂尽力压着药劲儿,只发挥了些许,便治好了身体的创伤。

  而在短时间治好千疮百孔的身体后,夜惊堂便愕然发现,胸腹中的灼烧感减少不到半成,可以说药效都没开始真正发挥。

  常言是药三分毒,在没有可以发挥药效的伤势后,无处宣泄的药劲儿,很快产生了反噬,身体犹如陷入焚炉,全身都出现了内出血的情况,以至于皮肤显出大片淤青。

  寻常人到这一步,基本上撑不出半刻钟就得暴毙。

  但‘浴火图’的效用更加恐怖,只要不当场死,就绝对死不了的效用,是久经考验没有例外的。

  黑莲子本就是药材,对于肢体损伤的恢复效果举世无双,此时反噬身体,是因为药效过大,身体难以承受,开始从内部崩溃。

  而浴火图则是只要有东西消化,就能转化旺盛精血恢复身体,黑莲子这种疗伤神药,完全可以充当耗材。

  于是两种神物,把夜惊堂的体魄变成了战场,陷入了死循环——黑莲子致死量的药劲儿,疯狂摧残身体;浴火图则借助黑莲子的澎湃药劲儿迅速恢复。

  鸣龙图优先级最高,囚龙瘴都破不了,这种死循环的内耗方式,显然可以耗尽黑莲子药劲儿,直至身体恢复。

  但作为战场的夜惊堂,却没那么好受。

  夜惊堂在踏上盘坐,感觉就如同在被指甲刀凌迟,整个身体寸寸碎裂,而后又迅速愈合,然后再碎裂。

  呈现在体表,就是全身各处都浮现大面积淤血,而后很快消失换到另一处。

  这期间带来了难以言喻的痛苦,夜惊堂并非意志孱弱之人,也只扛了片刻,便感觉自己快疯了。

  他睁开眼睛,想要寻找能缓解剧痛的东西,结果睁眼看就看见——女儿家鼓鼓的胸脯,都快凑到了眼前,领子还解开了些,能看到月白色的肚兜和白皙脖颈……

  夜惊堂备受煎熬的狰狞双眸,微微一愣:

  (⊙_⊙)?

  华青芷跪在跟前,用肚兜捂着夜惊堂的额头,瞧见夜惊堂不停出现淤血的身体和狰狞脸色,都快吓傻了,发现夜惊堂忽然睁眼,便急切开口:

  “夜公子你怎么样了?”

  发现夜惊堂血红的双眼微微一愣,盯着她胸口看,华青芷顺势低头,继而便反应过来,连忙坐回去合拢衣领:

  “夜公子,你……”

  “抱歉抱歉……”

  夜惊堂再度闭上眼睛,强忍难以忍受的折磨,咬牙道:

  “你怎么没换衣裳?赶快把干衣服换上,别着凉了……”

  华青芷跪在夜惊堂跟前身前都快被烘干了,哪里会着凉。

  发现夜惊堂神色再次痛苦起来,她心头刚升起的羞愤又烟消云散,心中急转询问:

  “夜公子,你是不是看着我胸口要舒服些?”

  “怎么会,我又不是色胚。”

  “你怎么不是色胚,刚才我看到了,你睁眼瞧见我胸口,就不那么难受了……”

  华青芷方才确实发现夜惊堂愣了下,没了痛苦只有意外,因为完全没有救夜惊堂的法子,当下心中一横,松开手微微挺胸:

  “你要是看着舒服,就继续看,事急从权,我岂会责备公子。”

  “……”

  夜惊堂方才倒不是不难受,而是忽然分心了。

  见华青芷说这话,夜惊堂哪好意思真盯着瞅,此举也解不了燃眉之急,他左右打量,而后站起身来,直接一头扎入冰冷湖水里。

  扑通

  平台边缘水花四溅,夜惊堂当即不见了踪影。

  “诶?!”

  华青芷眼底一惊,连忙站起来,走出两步又扑倒在了平台边缘,往水里眺望。

  结果发现池水中冒出一串气泡,夜惊堂已经沉入了丈余深的池底,隐隐约约几乎看不到身形。

  “夜公子?!”

  华青芷不清楚情况,心中难免焦急,左右打量想叫人但这鬼地方,除了她哪还有外人?

  华青芷趴在平台边缘,等了片刻不见夜惊堂有动静,眼泪都出来了,暗暗咬牙,硬着头皮直接翻入了水里。

  哗啦

  华青芷从小做轮椅,洗澡都有人伺候,哪里通半点水性,落水之后内心便被恐惧占据,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眼见水底毫无声息的影子,华青芷还是强行镇定下来,扶着平台的石基,把身体慢慢沉下去,借着冷白色的光辉,抓住了依旧滚烫的手,试图把夜惊堂拉上去。

  但她不通半分水性,把自己浮起来都有难度,又哪里拉得起一个大男人。

  华青芷看着毫无反应的赤红脸颊,眼泪夺眶而出,在水中却显现不出来了,心中急转直下,想起了什么,又扶着石质台基,爬到了水面。

  哗啦

  “呼——”

  华青芷盘起的黑发已经散开贴在了脸上,但此时哪有时间搭理,深吸了一口气后,又重新一头钻入水中,扶着台基倒着慢慢沉下,摸索到了夜惊堂脸颊,而后凑了上去。

  双唇相接,水中冒出了一串气泡。

  咕噜咕噜

  整个地底世界,也随之寂静下来。

  夜惊堂强行压着粉身碎骨般的痛处,等察觉唇上的柔软触感,才睁开眼眸,与那双距离太近看不清的眸子四目相对。

  华青芷见夜惊堂有了动静,心底涌现喜意,连忙又生疏的爬上去,浮出水面吸了一大口气,再度爬下来。

  夜惊堂躺在池底,瞳孔深处倒影着千朵随波摇曳的白莲,以及一个动作笨拙的书香小姐,在用自己琢磨的方式,尝试着把溺水的他给救起来。

  这场景看起来不算唯美,外人看起来甚至有点笨手笨脚。

  但夜惊堂很清楚,华青芷腿脚不便,走路都是问题,根本就不会水。

  也知道方才华青芷在池边看到人头,能被吓得腿软坐在地上没法起身,不说话时间长了,都能悄悄害怕。

  在这种情况下,敢一头翻进幽深水池,潜入丈余深的水底,摸索着石壁爬上爬下来尝试救他,常人很难想象这背后付出了多少勇气。

  这动作看起来是笨拙,但华青芷不是自幼锤炼的武夫,只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世家小姐,这是她能能做到的唯一办法,常人若和她一般羸弱,未必有这一半临危不乱的执行力。

  眼见那张斯斯文文的脸颊,再度带着几分焦急,凑到了近前,扶着他脸颊,开始尝试渡气。

  夜惊堂忽然觉得,千刀万剐也不是那么疼了,他想了想,抬手搂住了腰,而后往水面浮起。

  哗啦

  华青芷发现身体上升,眼底显出喜意,但两人从水面露头后,夜惊堂依旧没把她的嘴唇松开,依旧紧紧贴在一起,似乎还准备撬开贝齿……

  ??

  华青芷浑身一震,连忙后仰分开双唇,把夜惊堂往外推了些,用手捂住嘴,眼神有点慌乱。

  夜惊堂本想深情款款来上两句,结果还没酝酿好措辞,千刀万剐的剧痛又涌入脑海,让他直接戴上了痛苦面具:

  “嘶~我去……我只是泡在水里降温,别担心……”

  哗啦

  说着又迅速埋入了水中。

  “……”

  华青芷扶着平台飘在水中,左手捂着红唇,脸色已经化为涨红。

  不过夜惊堂看起来没死,她心底终究放心了些,迟疑了下,也没再想轻薄她的事儿,只是在旁边望着。

  因为池水确实寒凉,华青芷这身子骨,明显泡不了多久,在等了片刻后,华青芷又撑着边缘,想要爬上平台。

  但在腿使不上力的情况下,单凭双臂来个引体向上,未免有点太难为大家闺秀了。

  华青芷咬牙往上爬,但只要腰部以下出水失去浮力,就再难爬上去半分。

  在尝试片刻后,华青芷已经准备放弃了,结果往下一滑,却发现直接坐在了男人的手掌上。

  “诶?”

  华青芷扭头看去,却见夜惊堂从水里探出胳膊,托住她的臀儿,往上一送,便把挣扎半天了的她给推到了平台上。

  华青芷连忙滚上了平台,先拉了下贴在臀儿上的裙子,而后抱着胳膊满眼戒备,在等待片刻后,才扶着书桌起身,开始哆哆嗦嗦换衣裳。

  等到把湿衣裳褪下,换上箱子里备用的新袍子后,华青芷才缓过来一口气,在周围找了个薄被裹在了身上,而后重新坐在了平台边缘,往水里紧张眺望,眼神也开始五味杂陈:

  他没事吧……

  我明明是救他,他怎么能亲着我不松口呢……

  难不成是病糊涂了,情不自禁……

  ……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