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新笔趣阁无广告:www.biquge8.xyz

第556章 九天之上,巨头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556章九天之上,巨头

  柳如意吐血,不知是被许应一脚踹的,还是被他临走前那句话气的。

  只是许应已经走远,她追之不及,只好恨恨返回仙云,向周天子道:“师兄将来为妾报仇!”

  她把“身”字也省去了。

  周天子闻言,心神一荡,暗暗警觉:“姬满啊姬满,此是温柔乡英雄冢,万不可因为三寸之事掉以轻心。”

  陈潮生笑道:“雁掌教,你此次立下天大功劳,随我去仙界九天之上走一遭罢。说不定今后,你我便是师兄弟了。”

  雁空城躬身称是,向周天子、祖龙和“天垒城仙主”轻轻颔首示意,与陈潮生一同离去。

  韦序跟上祖龙,两人也自返回仙界,柳如意则带着周天子乘着仙云飘然而去,只剩下“天垒城仙主”。

  “我若是霸占远祖元神碎片,不交给太元道人,以此身份暗暗修炼,待我炼化我所得到的元神碎片,只怕修为成就未必比太元道人逊色。”

  天垒城仙主自然就是泥丸宫主人,心中暗暗盘算,“只是,太元道人必然会查到我的头上。天下之大,无我藏身之地,保命都难,哪里有机会炼化远祖元神碎片?”

  他想到这里,向仙界而去。

  他来到仙界,寻到当年自己得到道转心经的那个洞府,对着道转心经叩首,低诵道:“弟子邢道远启禀师尊太元道人:弟子龙庭之行,有辱师门,坏了师尊所赐异宝,幸得龙族远祖元神碎片,进献师尊。只是弟子愚钝,访师无门。请师尊启示。”

  如此叩拜一番。

  过了不久,洞府外传来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笑道:“邢师兄在吗?小弟田何夕,奉太元道人之命来接师兄前往九天之上。”

  泥丸宫主人蜕下天垒城仙主的皮囊,恢复真身,走出洞府,道:“师兄,小弟贱躯污浊,唯恐冲撞了师尊,容我沐浴更衣。”

  洞府外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童,生得眉清目秀,颇有道骨,自名田何夕,笑道:“何夕是老爷门下的道童,可不敢称师兄。邢师兄是老爷的亲传弟子,地位尊贵,若是不嫌弃,叫我何夕便是。”

  泥丸宫主人于是称他何夕,请他稍作歇息,自己前去沐浴更衣。

  待到洗刷一番,穿戴整齐,泥丸宫主人这才随他一起前往九天之上的大罗天。

  “这一去,是龙是虫,便在此一举。”他心中默默道。

  同一时间,周天子也来到了九天之上,随着柳如意等女来到九宫道君所在的大罗天中。柳如意一路相请,带着他来到那株巍峨的道树下,树下一位白袍道人正襟危坐,年岁看似不大,却目光沧桑,面色和善。

  周天子躬身下拜,道:“弟子姬满,参见师尊。”

  那白袍道人便是九宫道君,抬起手温言道:“起来说话。你祖上姬无意原本是我的弟子,在我门下修行,又在仙庭为官,可惜后来遭人暗算,死于非命。我也很是哀痛,今日他的后人重归师门,为师也很是欣慰。”

  周天子闻言哽咽落泪,道:“回归师门是我姬家祖祖辈辈传承的信念,无数人为之奋斗终生,到了弟子这一代,总算得偿所愿!”

  九宫道君也是颇为感动,道:“有你这样的弟子,我九宫一脉,何愁不能兴盛?你将识海中的元神碎片释放出来,为师要查看一番。”

  周天子称是,放开识海。

  陈潮生带着雁空城也来到九天之上,进入罗圣人的大罗道场,刚刚进入其中,远远便看到一位白发老人。

  雁空城愕然,急忙从希夷之域中取出历代祖师的画像,一一对照,突然激动万分,冲上前去将那白发老人抱住,又哭又笑,叫道:“太上祖师!”

  那白发老人连忙挣脱他,道:“你是?”

  “弟子是峨眉当代掌教雁空城!”

  雁空城抹去眼泪,喜笑颜开,道,“祖师,你果真在这里,陈祖师没有骗我!”

  白发老人瞥了陈潮生一眼,连忙把雁空城拉到一旁,埋怨道:“你怎么到九天之上了?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你飞升之后还不如留在仙庭,好歹能混个一官半职。到了大罗天,你只能刷盘子洗碗扫地!我来到大罗天六万年了,还在扫地!”

  雁空城不知道他在大罗天混得这么凄惨,连忙道:“太上祖师,陈祖师说,罗圣人要收我为弟子。”

  白发老人愕然。

  陈潮生走来,笑道:“管师兄,空城立下大功,师尊要收他为弟子,今后你们便是师兄弟了。空城,随我来,我带你去见师尊。”

  白发老人目送他们远去,喃喃道:“这就成了我师弟了?我辛苦几万年,还不如他辛苦几天?”

  仙庭,帝宫。

  祖龙躬身侍立,他的识海中的远祖元神碎片都已经交给仙帝至尊,仙帝至尊查看良久,若有意若无意道:“你没有藏私?”

  韦序顿时紧张起来,不禁为这位师侄担心。

  祖龙道:“有。弟子藏了一些龙魂在识海中,打算从这些龙魂的记忆中得到远祖的传承。”

  韦序额头冒出冷汗,这段时间相处,他对这个小师侄越来越欣赏,担心他会被仙帝一巴掌拍死。

  仙帝至尊瞥了祖龙一眼,笑道:“你很不错,对为师很实诚。那些龙魂只是龙族远祖夺舍的龙仙魂魄,并非真正的远祖魂魄,其中没有远祖记忆。不过,能够被龙族远祖看中而附身夺舍,他们也各有所长。这些龙魂,你可以保留。”

  “多谢师尊。”祖龙躬身。

  韦序愕然,偷偷瞥祖龙一眼,心道:“难道我这位师侄也是一个神算,算出他如实回答师兄便不杀他?不对,他明明没有修炼过神算……是城府!”

  他顿时醒悟:“他的城府,可能比师兄还深,因此给人一种神机妙算的感觉!”

  仙帝至尊观摩这些远祖元神碎片,只见道道灵光如龙,在帝宫中缓缓穿梭,散发着强大无边的威能。

  “至尊境之上,难道还有境界?可是,我已经修炼到至尊境了,为何只觉自己已经修行到了尽头,前方没有了道路?”

  他露出不解之色,低声道,“若是前面没有了境界,为何远祖的实力可以那么强大?”

  就在这时,有仙官来报,道:“陛下,帝君求见。”

  “让他进来。”

  仙帝至尊向韦序和祖龙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祖龙躬身,与韦序一起离开帝宫。

  他们前脚刚走,帝君后脚便到。

  “参见陛下!”

  帝君躬身,偷偷抬眼望去,只见帝宫中龙气飞舞,一道道散发着滔天的气息,这龙气甚至让他筋骨有些发痒,皮肤也痒嗖嗖的,像是有龙鳞要长出来。

  “起来吧。”

  仙帝至尊没有看他,继续盯着这些龙气,道,“天尊叛乱,妖言惑众,借龙庭出世散播谣言,害死了众多仙家。他令我很是痛心,天尊相貌堂堂,浓眉大眼,竟然也叛变了仙庭!”

  他痛心疾首,眼圈泛红,声音渐渐严厉:“朕待他不薄,他是贼人出身,投靠于朕,朕封他为天尊,许他一人之下!他却还贪恋不足,想要谋夺朕的地位,竟然与龙族余孽联手,试图推翻朕,推翻这仙界的江山!”

  帝君心中凛然,躬下身子不敢说话。

  仙帝至尊吐出一口浊气,渐渐情绪稳定下来,道:“天尊犯错,与庶民同罪。你去,褫夺他的尊号,收回他的洞渊,将他处置了。”

  帝君欠身道:“陛下,天尊上头有人,小臣担心……”

  仙帝至尊转头,瞥他一眼,眼光锐利如剑。

  帝君心中凛然,身子躬得更低。

  仙帝至尊面无表情:“尔等臣子,上头有人只能是朕,不存在其他人!周武,莫非你上头还有其他人?”

  “不敢!”

  帝君道,“小臣只是担心,在处置天尊的过程中会被九天之上干扰。”

  仙帝至尊露出笑容:“有朕在,没有人会干扰到你。”

  帝君笑道:“小臣一定不会辜负陛下期许!”

  仙帝至尊挥了挥手,帝君后退,退出帝宫这才转身,大步离去。

  “原道海啊原道海,这个关头,大家都不敢出手,只要出手,便是错的。你怎么就不明白?”

  帝君远离帝宫,这才舒一口气,低声道,“龙庭给你的诱惑太大了,以至于你走错一步。这一步,全盘皆输。”

  许应走出天海海面,又一次回到元狩世界,不知不觉间他又来到永州九嶷山上。

  天空低垂,仙界如此之近,仿佛抬手可触。

  许应来到梧桐树下的荒坟前,除去茂盛的坟头草,为故人上了几炷香烧了些黄纸,便在此地歇脚。

  “神婆、姑射、袁先生,为我蒙蔽天机,干扰一切神算的侵扰。”许应突然道。

  神婆闻言,心中凛然,急忙与姑射仙子和袁天罡做足准备,他们刚刚准备妥当,突然瀛洲剧烈震荡,地动山摇,天地灵气灵力一下子变得极为暴躁!

  居住在瀛洲中的仙人们纷纷抬起头来,只见天空中一个庞然大物在飞速接近,那是太一洞渊!

  这座巨大的洞渊距离尘世越来越近,但因为有瀛洲在,导致它无法降临,只能降临在瀛洲。

  好在瀛洲也是地仙界的一部分,这座洞渊也算降临到尘世之中!

  但是这座洞渊实在太庞大了,哪怕是洞渊形态,也像是一颗莫大的星辰出现在瀛洲的天空上,将天空遮挡了大半!

  洞渊有个洞字,意思是说洞中另有深邃空间,是洞天福地,洞中仙山。

  洞渊的洞,其实并不大,哪怕是瀛洲洞渊这等天君级的洞渊,洞口也只有方圆数十亩大小,但内部空间却纵横数万里,皆是仙山福地,遍地仙金矿脉,有自产仙灵之气的灵泉瀑布,甚至还有洞中洞天!

  然而太一洞渊的洞口,便占据了瀛洲的大半天空,比半个瀛洲还大!

  这座洞渊的内部,更是辽阔得难以想象!

  “太一洞渊降临,意味着仙主的修为境界,已经提升到了飞升期。”

  神婆突然道,“仙主距离成仙不远了。”

  瀛洲洞渊外,许应暴喝,鼓荡所有精气神,壮大元神,将自己的修为推到极限,元神越过第三天关,飞渡神桥,一只脚踏入玉京!

  元狩世界,天地大道剧烈动荡,天道世界也为之震颤,周天天神一个个脸色大变,四大神王慌忙扶住墙壁,惊讶的看向下界。

  “这是谁在冲击飞升期,引动天劫?”一众天神心惊肉跳,小心翼翼向下张望。

  “别瞎看!别瞎看!”新晋的几位神王连忙喝止他们,道,“渡劫的人这么凶,当心你们性命不保!”

  这时,劫数突然散去,一众天神这才松了口气,暗道一声侥幸。

  许应真身降临瀛洲,向神婆道:“封锁好了吗?”

  神婆傲然道:“我们三人布置的封禁,就算是仙帝至尊也休想算到里面的布置!”

  许应飞身进入太一洞渊,声音传来:“那就好!我进入太一洞渊中后,你们再帮我在洞渊外加固一层封锁!”

  神婆、姑射仙子和袁天罡急忙依言封锁太一洞渊,三人惊疑不定,袁天罡道:“老师,仙主为何担心太一洞渊内的事情也被人算到?按理来说这等至尊级洞渊,神算也无法算到里面的情况吧?”

  神婆目光闪动,道:“我也算不到。仙主身上有一股力量在抗拒我的推算。不过我可以猜一猜,仙主身上应该藏着一个大人物,可能是……但是怎么可能?”

  姑射和袁天罡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神婆见状,连忙喝道:“胡乱打听什么?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你们不懂吗?去干活!”

  两人怏怏离去。

  许应飘浮在太一洞渊之中,立刻感应到浓烈的太一大道和天地灵气,但他无暇关注这些,沉声道:“龙爷,出来吧!”

  他话音刚落,便见识海之中风波涌动,大龙的意识从识海中飞出,这条大龙垂头丧气,郁郁寡欢,哪怕见到许应的太一洞渊也没有惊讶一下。

  许应安慰道:“龙爷,你又没死,这么不开心做什么?劫后余生是件开心的事。来,笑一个!”

  大龙身后,远祖元神硕大无比的脑袋冉冉升起,勉强的向他笑了一个,那恐怖的气息激荡,让太一洞渊中掀起阵阵可怕风暴。

  远祖元神,只剩下一颗大脑袋。

  大钟从许应的道场中钻出来,打量这只大脑袋,道:“龙爷是龙头,我也是龙头,你我当结拜为异父异母异种异族的兄弟!口桀口桀!”

  这口大钟被龙气和凶气污染,长出龙鳞龙角,像是用龙头炼制而成的大钟,奇形怪状。

  两颗龙首,一大一小,相映成趣。

  ————第三更,补上昨天欠下的章节!!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