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新笔趣阁无广告:www.biquge8.xyz

第4062章 没有依仗,便依仗自己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4062章没有依仗,便依仗自己

  天罚神光和天条秩序,并称天庭的最强底蕴,一旦启动,可代替天地,审判世间所有修士。

  天罚神光的力量之源,就是此刻昊天身上的天罚神铠。

  传说,是巫祖“真理大帝”的铠甲,被圣界蕴养了亿万载,曾在中古小量劫中,护住了圣界不灭。

  它,不输后土嫁衣!

  很显然,昊天此来灰海,准备充分,有事态向最坏方向发展的心理准备。

  他身上的三重神光,与对面环绕在孟凰妳身周的冥书八相平分天地,各踞一方。

  昊天救下了阎寰宇,但,没能救下慈航尊者。

  慈航尊者消失在情山中。

  孟凰娥暗暗向半空中的孟凰妳看了一眼,心头无比担忧。她的那个妹妹,只是乾坤无量巅峰的修为,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冥祖的力量?

  这绝对是祸不是福!

  “轩辕太昊,你终于敢向我挥戟,我没有看错你!那一年虚尽海,你们一个个号称当世最强,但燃尽血气和寿元,召唤数位巫祖的力量,也奈何不了我。那是我最虚弱的时候!”

  一道含混的声音,从孟凰妳眉心的莲花印记中传出,似亿万个声音叠加在一起,辨不出是男女,还是老少。

  声音又响起:“时间长河断了,再也没有人可以从过去来到现在,妖祖和龙祖不行,娲皇和真理大帝也不行。伱们还能依仗谁?”

  十数个元会前,爆发在玉煌界的那场史无前例的始祖大战,主导者乃是不动明王大尊。

  根据昊天的猜测,不动明王大尊是借助巫鼎,打破时间和空间规则,将数位巫祖接引到他的那个时代。

  是为了阻止长生不死者发动的小量劫。

  那一战,没有人知道参战的巫祖有谁,参战的长生不死者又有几人?

  但那一战并没有结束。

  因为冥祖被不动明王大尊和数位巫祖,打成重伤,打到了未来,打到了虚尽海。

  这一次,是逆神天尊,带领六祖、昊天、阎寰宇、邪帝、贝希、龙众、第三儒祖等二十四诸天,前往虚尽海,截杀被打到他们那个时代的冥祖。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脊梁!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

  他们明知是飞蛾扑火,却必须义无反顾的踏上赴死征战之路。因为他们若不出手,进一步重创冥祖,待冥祖伤势缓过来,后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一拼的机会,都不会有。

  根据,当年昊天在神陨宗的描述,出征前,逆神天尊从须弥圣僧那里借到了巫鼎,亦接引了荒古数位巫祖的力量。

  但他们的修为,远不及不动明王大尊,想要接引巫祖的力量,必须巫祖的后代燃烧自己才能做到。

  要接引真理大帝的力量,逆神天尊就要燃烧自己。

  要接引龙祖的力量,龙众就要燃烧自己。这是他能够参与征战的根本原因,为此,比龙众更强的盘元古神是耿耿于怀。

  ……

  这一战,是荒古巫祖和冥祖始祖大战的延续,二十四诸天仅活着回去两个半。

  但也成功为宇宙万界争取到数十万年的喘息之机。

  直到中古末期,天庭宇宙和地狱界打得诸神陨落,冥祖伤势恢复了一些,终于,携怒发动了小量劫。

  宇宙中的所有大世界,都被火球包裹,被焚炼,整整持续了三个月。

  无数大世界毁灭,无数生灵化为飞灰。

  逆神天尊所在的圣族被灭族,圣界几乎被摧毁,从此,宇宙中只有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天庭。

  这既是冥祖发起的灭世之劫,亦是对虚尽海那一战的报复。

  不动明王大尊固然可恨,但他毕竟是始祖,是古往今来最有实力的始祖之一。与他相斗,其乐无穷。

  但逆神天尊,区区半祖也敢率领诸天截杀祂,哪里来的胆量?哪里来的勇气?

  长生不死者俯视古今亿万载,以宇宙做稻田,养万民为五谷,绝不能容忍一群弱者的挑衅。

  畏惧,是驯化苍生最好的兵器。

  昊天回忆昔日种种,脑海中不时浮现逆神天尊、第三儒祖、六祖他们的身影,穿过三途河流域,沿弱水旧址而上,便是虚尽海。

  所有人脸上都没有恐惧和悲伤,皆谈笑风生。

  属六祖和邪帝笑容最盛。

  一切都成过去,他、六祖、阎寰宇逃出虚尽海的时候,其余所有人都燃烧了起来,义务反复的冲向那团冥光,自爆神源。

  那种绝然和苍凉,至今忘不掉。

  昊天和阎寰宇对视一眼,皆露出苦笑,笑中带泪,显然阎寰宇也想念曾经那些老朋友了!

  阎寰宇道:“没有人可以依仗了,但我们还可以依仗自己。”

  他眼神绝然而坚定,若当年虚尽海的惨烈要重演,这一次他不走了,他要去追那些老朋友。

  跨越数十万载的时空,走相同的路,行相同的事。

  或许这就是他的宿命!

  昊天与孟凰妳对视,道:“娲皇、龙祖、玄帝、妖祖、隐、真理大帝……他们虽然无法再跨越时间长河,降临这个时代,也无法将力量投送过来,再也无法庇护后世。”

  “但,虚尽海那一战后,他们却将娲皇宫、妖祖岭、龙巢、崆明墟、始祖血翼、真理之心……送到了这个时代。”

  “江山代有人才出,今日,就算轩辕太昊战死在灰海,宇宙中,依旧还有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他们继承着各位巫祖、大尊的遗志,定会守护天下,联手征伐于你。”

  “且看你布局亿万载,处处挑起恩仇和杀戮,但,人杰天骄却从未断绝。”

  “你派遣修士夺取婆娑世界、极乐世界、生灭灯、《生死簿》,应该是想再次发起小量劫,以天下众生,养尚未恢复的伤势吧?”

  “这一次,的确没有别的依靠,那便由我来阻止!”

  “算老夫一个。”阎寰宇道。

  商天道:“还有我!当年我不够格,今天勉强凑个数。”

  荒天道:“石北崖说,二十四诸天败亡后,后世修士一代不如一代,已经彻底垮掉,没了英雄气。那么今日,便由我来为这一代的修士正名!”

  商天和荒天的胆气,冲破冥祖的祖威压制,虎目直视孟凰妳。

  二君天的身影,出现在昊天等人后方,感受着他们身上那股视死如归的意志,心中暗暗一叹。

  这些人若自爆神源,以命相搏,在场有几人可以活下来?

  冥祖能阻止他们自爆神源吗?

  就冲昊天能够一戟打碎冥祖的虚空大手,便说明,冥祖降临在孟凰妳身上的那道投影力量有限。

  被打飞出去的张若尘,立在情山下,距离八部从众大军很近,道:“你的祖威,压不住心中无畏的人!冥祖,你的真身,不在灰海,应该还在极其遥远的地方吧?正是太遥远,所以能够投射的力量有限,只能挑选修为较弱的孟凰妳来承载。”

  “换一个大自在无量,恐怕你都夺舍不了他的精神意识。”

  “现在的你,不过是借助灰海的力量虚张声势。当你的祖威,压不住我们的时候,就已暴露内在的虚弱。”

  张若尘这番话,将在场所有准备决死一战的修士都点醒。

  他们心中的惧意再减,更有信心,在这灰海,战个天翻地覆。

  修为越高的修士,才能承载更加强大的力量。

  选择孟凰妳,显然不符合冥祖的身份。

  唯一的解释便是,冥祖距离灰海非常遥远,根本不在天荒。刚才的出手,完全是以投影在孟凰妳身上的一道魂念,调动灰海之力发挥出来。

  昊天当然看得出冥祖的虚实,但脸上没有丝毫喜色,身形一摇,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出现在孟凰妳的正上方,身上爆发出来的天罚神光,扭缠成数百道雷电,如蛟似龙,欲撕碎冥书八相。

  只要撕碎冥书八相,便打破八部从众心中冥祖的不败神话,击溃他们的士气。

  与此同时,他手持玄黄戟,直向孟凰妳头顶劈去。

  “欲战冥祖,先过老身这一关。”

  乾达婆身形挪移,飞向天穹,撑起一道情字神符,道:“轩辕太昊,你只知我阵法造诣高深,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了解得太片面了?老身在符道上的造诣,远高于阵法。这道情字符,乃是一座结了十万年的情牢,第四儒祖没有资格享用,今日送你了!”

  情字神符将昊天身上爆发出来的所有力量都包裹,包括那数百道天罚雷电。

  符纹比始祖秩序都更密集。

  至刚至阳的玄黄戟,劈入无穷无尽的情丝中,力量被不断化解。

  “这些老家伙心机深沉,一个比一个能藏!冥祖固然可怕,但只是一道投影。真正恐怖的,还是乾闼婆和二君天。”

  张若尘瞥了孟凰妳一眼,又望向堵死他们退路的那片燃烧着的星空,星空中,站着身穿金甲二君天。

  更远处,灰雾河流交织,困锁天地。

  接下来还真只有自爆神源,拼死一战,再无他法。

  阎寰宇、商天、荒天身上浮现出神焰,或是燃烧血液,或是燃烧寿元,玉石俱焚,就在眼前。

  昊天已经讲得很明。

  无论如何艰险,至少得要阻止冥祖发动小量劫。

  哪怕是摧毁《生死簿》、婆娑世界、极乐世界、生灭灯,也在所不惜,每个人身后都有值得去守护的东西。

  张若尘亦燃烧体内血液,眼神如炬。

  真到万不得已,他也只能选择不再隐藏,以无极圆圈收纳整个宇宙的力量,在一瞬间恢复到修为的绝巅。

  没错。

  张若尘若想恢复修为,只需一个念头。

  无极神道,从他修炼出一品圣意的时候,便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是与整个宇宙一起诞生出来。

  无极圆圈便是宇宙!

  当初凡尘问他为何不急着恢复修为,张若尘没有回答,只说这很困难。困难的难点,不是恢复不了修为,而是不敢恢复修为,不敢制造波动。

  他能恢复的,绝不止曾经的境界,而是更高的境界。

  但这么做,付出的代价,便是前功尽弃,便是被始祖和长生不死者找到。

  他将直接对面长生不死者,再也没有藏身于暗,悟道和变强的时间。将永远不可能达到始祖之境,将彻底失去挑战长生不死者的机会。

  长生不死者不会给他机会!

  世间不存在绝对的运筹帷幄,也没有人可以料尽所有,既然恰逢其会,他又怎能袖手旁观?他从来不是一个绝对理智的人!

  绝对理智,也就没有了感情。

  孟凰妳的目光,忽的,移到张若尘身上,眼神中带有充满穿透力的审视。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她从这个道士身上,感应到一缕杀气。那缕杀气呈现出来的天机,隐隐间,似乎比昊天的威胁都大。

  张若尘知道,是自己刚才的心念波动,造成的破绽。

  这是天机外泄!

  张若尘冲孟凰妳咧嘴一笑,体内血液燃烧得更加旺盛,生死二气在身上流动,身形如弓,充满狰狞之感。

  变故发生……

  情山上空的阵法世界中,传来低语声。

  很微弱。

  渐渐的,声音变得清晰,是一个苍老浩渺的声音在念诵:“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

  浩然正气,从阵法世界中逸散出来,一丝丝,一缕缕,在缓慢的变衍中竟是反将阵法世界包裹。

  第四儒祖的气息,在快速增强。

  浩然正气的光芒,逐渐炽烈。

  孟凰妳处变不惊,目光淡淡看向天空。

  第四儒祖的声音,更加清晰和高亢,给人气势磅礴之感:“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

  “轰隆!”

  阵法世界被第四儒祖的浩然正气撕裂,就像天裂开了,本是封禁在阵法世界中的冥海之水,瀑布一般倾泻而下。

  很显然,乾达婆与昊天斗法,便没有余力再镇压阵法内的第四儒祖。

  “孟未央,多谢你助老夫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功将浩然正气融入精神力,精神力强度达至九十四巅峰。这便是我多年来求而不得的浩然正道!”

  “轰!”

  阵法世界彻底崩碎。

  第四儒祖的头发白如光丝,俯冲而下,手持一支画笔,引冥海之水为墨,在虚空画出一条祖龙。

  龙首峥嵘,九爪锋利。

  龙吟响彻灰海。

  这条祖龙攻伐的不是乾达婆,而是孟凰妳。

  受精神力影响,拱卫孟凰妳的八部从众大军成片成片倒下,一道龙吟,就不是他们可以承受。

  与此同时,情字牢笼被昊天冲破。

  玄黄戟亦是劈向孟凰妳。

  乾达婆以情丝符纹编织的情字牢笼,正常情况下,始祖之下,任何修士都能困住至少数天。

  昊天哪怕再强,也还在始祖之下,本不该这么快冲破出来。

  本质原因在于,他穿了天罚神铠。

  天罚神铠,就如天姥的“后土嫁衣”,酆都大帝的“黄泉印”和“黄泉始祖神源”,都可实现战力的本质提升。

  昊天以前不穿,是不需要穿。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