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26章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桑念逃脱,秦轩和冷一戴罪追踪,然而一夜过去,仍没有消息。奚玉棠回去后再次发热,被沈七下了死命令休养,只好先将桑念的事放在了一边。

    不管怎样,知道有唐家余孽,总算还是有收获的。

    由于受伤,奚玉棠的武林大会之旅提前宣告结束。今年武林大会发生了太多事,以至于奚玉棠全然没有了想要挑战欧阳玄的条件,三年又三年,盟主之位再次和她擦肩而过。

    说不遗憾是假的,不过出了暴雨梨花针事件,奚玉棠也没有多余精力去和欧阳玄争这个位置了。

    吩咐吕正找一个可信的生面孔去山东阳承打探桑家堡二小姐的消息后,经过慎重考虑,奚玉棠决定暂放萧云晗一马……毕竟,留着他也许还能钓到桑念也不一定。

    天气渐热,萧承的棺柩不能久放,于是三天后,萧云晗扶灵出武山,一路护着自己父亲的尸体回凌霄阁。与此同时,奚玉棠也决定离开武山,回玄天养伤。

    消息放出去以后,欧阳玄第一个作出了反应,亲自来到观澜院,和奚玉棠进行了一场只有他们两人参与的密谈。

    “奚老弟此去雪山,一路多加小心,听雨阁那边没有得手,必然还会再次加派人马。”观澜院书房内,欧阳玄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奚玉棠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显然还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盟主放心,我心里有数。”

    欧阳玄面露不解,“奚老弟身在武山却受了重伤……老夫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没想到云晗他竟然勾结外人孤注一掷,大庭广众之下暗器伤人,而老弟你竟还宽宏大量放他回去,这实在是……”

    “为人子,情有可原。”奚玉棠淡淡敷衍,“盟主无需过意不去,是我大意了。”

    见她一副完全不予追究的模样,欧阳玄无奈地点头。两人又说了一会话,终于,欧阳玄将他此次谈话的最终目的说了出来。

    “昔日你我二人受江湖传言误解甚多,此次武山之行,数天相处下来,老夫发现奚老弟实在与我投缘……”欧阳玄大气一笑,“依老夫看,你我二人不如趁此机会义结金兰,从此互相扶持,共襄武林。”

    奚玉棠:“……”

    啥?

    这个提yì太过惊悚,奚小教主半天没反应过来。

    见眼前人震惊地望着自己,欧阳玄摸着长须,有些得意。近来他一直想拉拢奚玉棠和玄天教,然而总被各种事情所牵绊,虽已表露出来,然对方并无反应,只好出此大招。他相信,如此直白的示好,对方定会答应下来。

    奚玉棠被欧阳玄突然来这一下扰乱了思路,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但转念一想,对方为何如此迫切地想拉拢她?难道也是为了《太初心法》和《素九针诀》?可若是因为这两本秘籍,那先前的幽冥之毒又如何解释?

    欧阳玄态度变化得太过令人不解,定是有什么事是她所不知,但却又和自己息息相关的。

    早知道当初卖给少林的时候就大张旗鼓宣传一把了……

    奚玉棠默默想着,久久没有出声。

    好一会,她才尽量让自己面露喜色,而后又转为担忧,“盟主的提yì,在下受宠若惊……但玄天与我均是根基浅薄,且在江湖名声尴尬,奚某又年纪尚轻……结拜一事,恐会对盟主有所影响。”

    ……这是在婉拒?

    欧阳玄的脸色微微一变,刚想说什么,便见奚玉棠再次开口。

    “不过在下也钦慕盟主豪情仗义多时,江湖中人不拘小节,那些繁琐之礼并非重点……奚某斗胆,愿与盟主做个忘年之交如何?”

    “……”

    忘年之交……

    这不还是不打算结拜嘛!

    欧阳玄气闷片刻,朗声大笑,“好,就忘年之交!奚老弟豁达明理,老夫得此小友,实在心悦,哈哈哈哈!”

    奚玉棠也很给面子地浅浅一笑,语气诚恳而喜悦,“往后盟主有事,小弟必竭尽全力。”

    “好好好!”欧阳玄大力地拍了拍她的肩,“那便不打扰奚小友休息,本座先行告辞了。”

    奚玉棠拱手恭送。

    欧阳玄大笑着走出观澜院,笑声远远传来。

    然而刚一回到华清院,他的脸色便沉了下来,眼中厉色一现。

    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狗屁忘年之交,不过敷衍之词罢!

    “来人。”他沉声道,“唤文彦来我书房一叙。”

    跟随他身后的属下领命,悄然退了下去。

    与此同时,观澜院内,奚玉棠将吕正、姚九和沈七聚在了一起。

    “收拾东西,今日就走。”她冷然道,“姚九叔回襄阳,吕正跟我和小美回雪山,欧阳玄被我打了脸,必不会善罢甘休,路上恐不太平。”

    姚九是当年玄天残留的高手之一,因外出办事而侥幸没在雪山之战中丧命,昔日与邹青、前任四大护法等都是奚之邈的心腹,年纪四十上下,三道刀疤横贯全脸,狰狞异常,相貌丑陋可止小儿夜啼。

    见奚玉棠没打算让他回雪山,姚九顿欲反驳,还没开口,便被奚玉棠按下,“姚九叔,我有别的事需要你去做。”

    姚九话到嘴边憋了回去,没好气道,“教主请吩咐。”

    “你替我去一趟蜀中,调查一下当年二舅舅一房的情况。”奚玉棠淡淡道,“顺便查一查是否还有别的唐门余孽,此行须密之,我会在十月之前去蜀中与你会合。”

    想到唐家之事,姚九顿时严sù起来。不过他仍是不放心奚玉棠,“教主身边也要加派人手保护才是,不如让秦轩和冷一回来……”

    “我心里有数,九叔放心。”奚玉棠摆手。

    一道道指令下达后,整个观澜院悄无声息地忙了起来。两个时辰后,奚玉棠走出书房,沈七和吕正已经等在旁边。

    虽说要尽kuài下山,但仍要走得正大光明。奚玉棠派小五送了封信给惊鸿院,同时派人转告欧阳玄,自己则亲自去和宋季同告别。宋季同并未拦阻,而是安慰了几声便送客了,倒是卫寒,奚玉棠并未见到他。

    午时三刻,玄天教众人到达武山脚下。

    姚九领命离开,奚玉棠则带着吕正、沈七坐上马车,由小五赶车,没有再回洛阳城,而是大摇大摆地往雪山方向行进。

    随着队伍走出武山地界,吕正突兀喝道,“出来!”

    沈七和奚玉棠吓了一跳,只见马车底部一块木板忽然松动,接着被轻轻挪开,一张极美的小脸委委屈屈地露了出来。

    沈七:“……”

    奚玉棠:“……”

    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凭空出现的江千彤,马车上三人整个都不好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奚玉棠瞪大了眼睛。她重伤未愈,真气空空,五感骤降,竟是这么久没发现马车里藏着一个人!

    “江姑娘?!怎么是你!”吕正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江千彤,他一上车就感觉不对,但在武山地界不想生事才忍到现在,一直戒备着,谁知竟然出现了一张熟面孔!

    江千彤默默地从暗箱里爬出来,委屈地盘腿而坐,双手举起,示意自己无害,一双秋瞳水汪汪地望着奚玉棠,“我……”

    “……你偷跑了。”奚玉棠叹。

    “嗯……”江千彤羞愧点头,“我被师父软禁,好不容易偷跑出来,正好发现你们要离开,就钻马车底下了……奚教主qaq,不要赶我走,不然我真得嫁给韩文彦了!你放心,我有给师父留信,说去游历……”

    奚玉棠无语。

    沈七见势不对,皱眉,“棠……教主,江姑娘不能跟我们回雪山,你疯了?”

    江千彤眨了眨眼,讨好地对沈七笑笑,“沈大夫……”

    “别,”沈七立刻扭头,“我不吃这一套。”

    见沈七一脸不赞同,奚玉棠头疼地揉太阳穴,她其实也不想带着一个离雪宫弟子。

    “江姑娘……”

    “叫我千彤就行,或者小彤也行。”江千彤脆生生道。

    “咳……千彤啊,”奚小教主从善如流地改了口,“你知道跟着我们会很危险吧?”

    江千彤犹疑着点点头,但很快又坚定起来,“闯荡江湖当然不会风平浪静了,不然怎么历练?我不怕的,也不拖你们后退,奚教主你放心,我跑得很快的!”

    “……”

    跑得快有个屁用!!你路痴好吗!――吕正&沈七齐声呐喊。

    “唔,倒也算是个优点……”奚玉棠摸起下巴。

    吕正&沈七:“教主!!”

    “哎呀,别吼我啊,我头疼着呢。”奚玉棠委屈地瞥了两个属下一眼,看向江美人,“你难道没告sù韩文彦和你师父你心悦那谁么?”

    江千彤怔了怔,小脸微红,“我……说了啊,师父不信的……”

    奚玉棠仰天长叹。

    见车上三人都是一副谴责模样,江千彤顿时着急,红着眼眶举起手,“我发誓,我绝不捣乱的!我真的不能回去,奚教主……”

    “……”

    奚玉棠略含责备地望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奚教主……”江千彤眼泪汪汪。

    别这样喊我!喊我也没用!美人计老子不会再上当了!

    “……唉。”

    “咦?你答应啦!奚教主你真好!”

    ――――

    于是,玄天教回雪山的马车上又多了一枚美少女。

    虽然多出了江千彤,但奚玉棠的计划并没有改变,天黑后,玄天队伍进入客栈之内休整,接着,一刻钟后,四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从后门离开,很快,一辆简易的马车朝着与雪山全然相反方向驶了出去。

    经过一夜奔驰,临近黎明时,马车在洛阳以南的一座破庙停了下来。

    破庙内空无一人,吕正找来木柴生起火,四人围坐一团,边休整边讨论下一步计划。

    按照原定计划,奚玉棠本就没打算回雪山,而是一路南下,先去姑苏越家拿离火草,接着转道去蜀中,除了要打探唐家余孽之事,也要顺便查一查紫薇楼。

    根据派出去的探子回报,江南一带似乎有紫薇楼弟子行动的痕迹,奚玉棠明察暗访这么多年,总算随着桑念的出现而引出紫薇楼,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我们其实要南下?不是回雪山啊……”江千彤惊讶感慨,“我还以为能见到惜惜姐姐呢。”

    ……能让你见到唐惜惜才怪。奚玉棠一边吃下沈七给她的药丸子,一边道,“你现在回武山还来得及。”

    “不要。”江千彤撇嘴,“我都已经留信给师父说要闯荡江湖了……你嫌弃我tat”

    “我没有……”奚玉棠无奈,“此次南下我是去办正事的,跟着我很危险。”

    “我不怕的!”

    “……”

    见她如此坚决,奚玉棠不再劝说,只疲惫地靠着沈七休息。江千彤留下也有好处,她的伤至少需要十天才能恢fù,在此之前,若是遇到危险打不过,吕正可以带着她,江千彤也能护一护沈七。

    实在不行,有这个妹子在,也能帮他们转移一把视线。

    “江姑娘,你跟着我们走,就必定会参与到玄天教事务里,如此,也不怕柳曼云生气吗?”沈七淡淡开口。

    江千彤怔了怔,思索了好一会,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忧什么……我发誓我对你们绝无恶意,无论我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会说出去,否则,否则就罚我从此武功再无进益,练功走火入魔,天、天打五雷轰。”

    跳跃的火焰映照下,江千彤一张美若天仙的脸上尽是坚定之意,沈七和吕正再无话说,算是认下了她这个小尾巴。

    奚玉棠被她奇奇怪怪的誓言逗乐,低沉地笑了两声,“放心,临时搭伙,焉有让你为难之说?若是你觉得腻了,随时可以离开。”

    江千彤定定地望着奚玉棠,“我知道。”

    众人再无话,等天边出现第一道光芒,休息结束,吕正将火堆扑灭后,四人继续赶路。

    出了洛阳城界,来到兴龙镇,奚玉棠一觉睡醒,窝在马车里懒洋洋问道,“几时了?”

    “巳时三刻。”沈七轻声答道。

    “我们到兴龙镇了。”江千彤也小声开口。

    见两人都是一副生怕吵到她的模样,奚玉棠笑了笑,起身,撩开车帘对吕正道,“去驿站,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

    吕正应下,马鞭一甩便朝驿站方向驶去。

    “我们还约了人?”江千彤眨着大眼睛看过来。

    “嗯。”奚玉棠伸了个懒腰,“换大马车,吃大户。”

    江美人一脸懵懂。

    沈七怔了怔,立刻明白过来,望向奚玉棠,“你……要点脸。”

    后者痞气十足地笑了一声,没有答话。

    驿站前,送别亭,两辆宽大的马车前后而立,四周数十训练有素之人束手而待,似是等候许久。吕正将马车赶了过去,与第一辆马车并列,对方撩起车帘,越清风一张俊逸削瘦的脸出现在四人面前。

    “上车。”他望向奚玉棠。

    奚玉棠点点头,首先跳下自家马车,接着伸手扶了沈七,待沈七落地后,又伸手过去,江千彤露出身形,嘻嘻一笑,握住奚玉棠的手便轻盈盈跳了下来。

    越清风:“……”

    谁来告sù他,为什么比说好的多了一个人?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