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54.时光与你有染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五十四章

    晋江独家发表,谢绝转载!

    梅苒屏住呼吸点进那看起来极其耸人听闻的话题,页面跳转,最上面的那条微博也随之狠狠地撞进她的视线里。

    梅梦然MRV:大家久等,我回来了。

    简单八字,一语双关。这次回来的不仅是梅梦然,而且还是七年前如昙花一现却惊艳乐坛的传奇歌手MR。

    下面紧跟的是一条声情并茂的长微博,大致解释了一下当初是如何从梅梦然变成MR、又到梅梦然MR的心理历程,内容煽情,足以赚取粉丝的满腔同情和泪水。

    “回来就好,只要你还好好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千言万语只有一句,MR,终于等到你!”

    “大街上哭成了傻逼!MR我警告你!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不准再凭、空、消、失!”

    “等了你七年,从未愿意相信你已永远离去,每次听你的《相逢》总听得泪流满面,上帝一定是听到了我的祈祷,感谢你还在!”

    热评那栏几乎都被疯狂的MR迷们占领,底下的评论大多也都是向着MR,不,更准确来说,是向着梅梦然。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一个名为“MR头号脑残粉”的粉丝只因发出了“呵呵”两个字的评论,被粉丝们嘲笑是年度头号精分,大家群起而攻,几乎将她射成了刺猬。

    梅苒深深吐出心间郁积的一口闷气,继续点开第二条微博附带的视频,那是拥有超高收视率的某著名卫视的娱乐台对MR梅梦然做的独家专访。

    主持人也是该卫视的举重若轻的台柱之一,她称自己曾经也很喜欢MR的歌,并以此进入了话题,“七年前一曲《相逢》让乐坛和许多人记住了你的名字MR,只是我有个疑问,一炮而红后为何中间会有七年的沉寂?又为何选在这个时间宣布自己的真实身份?”

    梅梦然一身紫色绸裙,华贵如同公主,她不卑不亢地面对镜头,缓缓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我只能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哦?”主持人非常擅长勾起现场观众的情xù,底下的观众席里大家几乎齐齐竖起了耳朵,面露激动之色。

    “我从小就很喜欢唱歌,”梅梦然说,“它对我而言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东西,当年这首歌引起那么大的轰动,对于当时十六岁的我而言,除了受宠若惊外,更多的是害怕。”

    “害怕什么?”主持人非常“惊讶”地问。

    “大概那时年少无知吧,”梅梦然自嘲地笑了笑,“我一直觉得音乐是很纯粹的,俗话说相由心生,我觉得乐也由心声,只有干净的灵魂才能唱出打动人心的歌曲。”

    她话音一落,观众席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梅梦然又说,“我爷爷经常跟我讲,‘登高必跌重’,小小年纪的我承受不住那么大的荣誉,所以选择了最悲观的方式――不告而别。然而,当我知道自己依然被人记得的时候,这份感动又支持着我重新回到了音乐这条路上,这就是你们看到歌手梅梦然的原因。”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不会相信一个声音会让那么多人记住七年,谢谢你们!”说到这时,她已经眼含泪光,声音哽咽,“我不想一开始就被MR的光环笼罩,那样总让我有一种‘不劳而获’的感觉,我想要的是一个新的开始。至于后来为什么会把微博名改为梅梦然MR,这也算是我为那些坚守七年情深不悔的MR迷们留的一丝念想吧。我想告sù他们,我没有离去,其实我一直都在……”

    这番话已经使得某些女观众捂脸哭了起来,主持人也沉默了一会儿,“想不到当中居然有这么曲折的原因……”

    “录节目前你的粉丝们通guò短`信`平`台给我发了许多消息,嘱托我一定要跟她们的女神说一句话,”主持人站起来,郑重地伸出了手,“欢迎回来,MR。”

    观众的情xù显然已经到了最高点,甚至有人想冲上台来和梅梦然拥抱,不过都被工作人员挡了下去。

    梅梦然眼眶微红,“很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我是MR,我回来了。”

    “为了答谢大家多年的等待,下面我带来这首《你是世间最好的相逢》,另外,同名单曲也即将发行,希望大家到时一定要来捧场哦!”

    灯光被调成了柔和的淡橘色,熟悉的旋律响起,“在我最美的时候……”

    一曲终了,梅梦然对着镜头深深朝观众席鞠了一躬,“曾经我做过一些错事,前段时间我一直很自责,也深刻反省过。我听人说,每个人都应该要有一次犯错被原谅的机会,希望大家给我这个机会!”

    有观众大喊,“你是MR,你说什么都对!”

    附和者一大片……

    多么高明的手段,不仅轻yì赢回了粉丝的好感,还坐实了MR的名号,甚至用“错事”二字轻飘飘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揭了过去,不难想象,按照梅梦然和她背后团队自导自演的剧本演下去,她将来在圈里该是何等一片盛景。

    同一时间,在回工作室的路上,梅梦然也在看着这个专访,甚至轻轻跟着哼歌,可见心情一片大好。

    副驾的岑晨回过头刚挂断电话,也是满脸喜色,“事情进展得比预料中还要顺lì,公关雇来的水军抢占热评、引领着舆论导向,还有,我刚刚已经和之前MR追思会的主要组织人联系上了,他们表示非常乐意为MR提供任何帮助。”

    说来她也不怎么敢相信这事这么容易就成了,只能说经过一段时间专业训练,梅梦然模仿MR是模仿得炉火纯青了,连资深的MR迷们都被骗了过去。

    也是,一个声音而已,留足了空白吊着人心,这是MR的优点,同时也是她的缺点。她们正是钻了后者的空子,加上那篇完美无瑕的通稿,假亦真时真亦假,那些愚昧跟风的粉丝们又怎么分得清呢?

    她又停了停,“梦然,你的翻身仗打得非常漂亮,几大娱乐平台和微博营销号也都开始进行正面报道和宣传,你的单曲……”

    梅梦然笑了笑,手机突然响起来,她眯眼看着屏幕上跳动的三个字,暗暗地咬住了牙。

    铃声响尽,没过几秒又重新欢唱,岑晨疑惑地看过来,“谁打的电话,怎么不接?”

    “喂!”不耐烦的语气。

    “然然,我是妈妈。我看到电视了……”

    那边,梅苒看完整个视频,用力捏住了手机,视线不经意一扫,看到旁边的音乐想听榜,梅梦然刚刚公布即将发行的单曲《相逢》投票率已经甩了余声下个月将发行的新专辑一大截,她的呼吸仿佛被人凭空掐断似的,忽然透不过气来。

    这张专辑余声准备了一年多,倾注了她无数的心血……

    刚想到这里,余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梅苒接通,“声声。”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那边咬牙切齿、翻来覆去地把这四个字念了一遍又一遍,每个字都夹杂着浓浓的愤怒,“她梅梦然简直、欺、人、太、甚!”

    “亏她们能想得到这阴损的招数,当真是以为真正的MR已经不在人世,所以可以肆意加以侮辱顶替了吗?她梅梦然到底是有多大脸!?我还以为经过上次的事件后她多少会收敛点,没想到越发变本加厉了……梅苒我告sù你!这口气我忍不了!!”

    “嗯。”梅苒点头,“我也是。”

    余声仿佛不敢相信,猛地提高音量,“你再说一遍!”

    梅苒又说,“我也忍不下这口气了。比起MR,我更在乎的是《相逢》,因为那是我妈妈写给我的歌,我不能让任何人玷污它。”

    “而且,我也不能让那些喜欢了MR这么多年的粉丝被人用这样的方式蒙骗,到最后也分不清喜欢的到底是谁,这个世界或许是非真假并没有分明的界限,但梅梦然不值得被她们这样喜欢……”

    达到目的,余声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旁边的男人连忙把一杯雪梨甜汤递了过去,“消消气。”

    她接过来喝了几口,惬意地躺进沙发里,伸腿踢了他一下,“准备准备,可以开始战斗了。”

    叶岂寒惊讶地问,“你那边这么快就搞定了?!”

    梅苒性子那么软,又将很多事都看得很淡,他还以为说服她需要不少时间呢。

    “你不了解梅苒,”余声视线穿过窗户落到苍茫的夜色中,“她的性子和我老师沐容很像,可又不同,她不跟人计较,是因为没人触碰到她的底线。”

    她又转过头来,“你那边怎么样了?”

    叶岂寒坐过去,紧紧挨着她的腿,一只长臂也搭在沙发背上,像是在搂着她,“时谨也已经知道了。”

    他感觉自己好像放了一把大火,心底有说不出的痛快和刺激,只要是关系到梅苒的事情,那个男人是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梅苒两个字就是傅时谨的底线。

    余声推推他,没推开,反而被他抱住,叶岂寒热热地在她耳边呵气,“不如今晚我留下来?”

    已经是有过亲密关系的成熟男女了,怎么会不懂这话中的暗示。

    “去你的!”她嬉笑,“快回你家去!”

    他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用完就扔?”

    余声直接一个软枕砸过去。

    “那我走了。”叶岂寒长叹一口气,站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又饶了一圈,“我到家了。”

    他讨好地蹭上来抱她,“宝贝儿,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余声夸张地抱住手臂,“叶岂寒你太肉麻了!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他抱起她踢开卧室的门,笑得贼兮兮的,“还有更肉麻的话,去床上我说给你听。”

    在小俩口打得火热的时候,梅苒已经把网上的舆论又重新看了一遍,心里大概有了个底,正想着对策时,手机开始连续震动起来,竟然是傅时谨打来的电话,她难得愣了一下。

    两人明明在同一个屋子里不是吗?

    “苒苒,床头桌上有一个盒子,你把它打开。”

    梅苒照做。

    “看到里面的东西了吗?”

    她轻轻“嗯”一声。

    男人温柔地说,“把它换上,到琴房来找我。”

    一袭月白色的绸裙,面料仿佛染了一层光华,散发着莹莹柔光,摸上去柔软又舒服,独特新颖的设计,勾勒出一截盈盈一握的细腰,腰身那处有一枝缠枝梅,梅朵卧其上而绽放,心口处更是别出心裁地独绣了一朵红梅,正覆盖在她那处的纹身上,合二为一。

    这样素净而淡雅的底色,这样别有新意的梅花,还有,他一定非常熟悉她身体的每个部分,这条裙子细节贴合得浑然天成,仿佛为她而生……梅苒行走间步履生花,飘逸如仙。

    她站在琴房门前,提耳去听里面的动静。

    门缓缓打开,她只看到一个背影,刚要出声叫唤,他却已转过身来,以手抵唇做了个“嘘”的动作。

    梅苒疑惑走进去。

    琴音渐起,先是温柔辗转如低语,继而深远如长空,复又如同斜倾密雨,每一次坠落都仿佛砸到她心底最柔软的角落,最后又如潮水静落,无声胜有声。

    这是一首梅苒从未听过的曲子,只觉得有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哽在唇间心上,如何都找不到突破口,眼眶不知怎么的也开始发热。

    这时男人结束最后一个音符,忽然站了起来,隔着模糊的视线,她才看到他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深蓝色袖口微微发着光,雪白的衬衫也平整得一丝不苟,整个人看起来丰神俊朗,格外撩动人心。

    梅苒看着他在自己眼前缓缓地单膝跪下……

    在男人深眸底那抹认真和虔诚的映衬下,屋里的灯光淡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的心就像湖面被春天阳光照耀,瞬间温软得一塌糊涂。

    “七年前你的出现,是我生命中未曾意料到的惊喜,我也不曾想过会因为一个声音而喜欢一个人那么多年,现在想想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眼中有微光在跃动,薄唇抿起,“那封邮件里提到的想和你共度余生或许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可我从不后悔,直到真的遇见你,我深信并且百分百确定了之前的念头,如今,它越来越强烈。”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或许将来也会有另一个傅太太,可我一定不会像爱你一样全心全意去爱她。”

    “苒苒,我想过,如果最后我等到的人不是你,不论是这世上的哪个女人,我的这一生都不会圆满。”

    “苒苒,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弯下腰去亲吻他的嘴唇,“我愿意。”眼泪“扑通”砸到他的脸上、眼睛里,“时谨,我愿意的。”

    我也很开心能和你相携走完剩下的人生。

    男人激烈地回应着她,像是要将她吞咽下去般掠夺她所有的甜美和呼吸,良久后风暴才渐息,他的气息依然密密麻麻地在她唇边流连不止。

    梅苒软倒在他怀里,微喘着看他将一枚精致的粉钻推进自己的无名指,又低头在她指心轻轻吻了一下,“圈住了,你是我的了。”

    两人相视一笑,眼角笑意璀璨,压过了窗外的月光。

    寒冬晚上,春意丛生。

    “这是什么?”

    “刚刚我弹的曲子的曲谱。”

    梅苒定定地看着他手里的纸张,“如果想念有声音?!”

    这、这不是他写给余声的歌吗?

    “这是我写给你的。”傅时谨抱起她放到琴凳上,然而坐在她旁边,缠绵的琴音又起。

    “你的手不能弹琴,那么以后就由我来帮你弹。”

    他语气淡若白水,“不管是作为你的男人,还是作为Ansel,我都没有办法接受MR被人亵渎的事实。”

    他所珍视无比的东西,哪容得下别人半分的觊觎目光?何况还是这样恬不知耻的冒名顶替……

    “苒苒,”傅时谨停下动作,转过头来,“我已经替你磨好了刀,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把它提起来,和我一起捍卫MR的名誉。”

    梅苒握住他的手,“好。”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