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3.第三章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三章

    “哎,《中国好歌者》的结果出来了!”田甜用手机刷着官方消息,啧啧道,“天后果然是天后,拿第一是实至名归啊!”

    “咦?”她继续往下刷,“梅梦然竟然排在第二?!”

    又不禁心生感慨:“撇去其他因素不说,梅梦然光是这张脸就加分不少,这真是个看脸的时代啊!”

    梅苒在一旁听着她小声嘀咕,停下翻看记录本的动作,难得分心想了下,十六七岁时的梅梦然是什么样的呢?

    嗯,长得……比较潦草。

    又黑又瘦,高颧骨厚嘴唇,笑起来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和现在的模样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这变化要从梅梦然还是沈梦然的时候说起。

    那时她十六岁,辗转从老家来到梅家,和周围陌生的一qiē格格不入,课业又严zhòng滞缓,被养父梅清远送到国外“镀金”。三年后以练习生身份出道,以清纯外表和甜美嗓音迅速走红,又三年,金光闪闪归国。

    “哇哦!”那边突然又爆发出一声惊呼,打断了梅苒的出神,不等她开口询问,小助理已经一脸激动地蹦到了跟前。

    “师姐师姐,你还记得我昨天说过,傅时谨这名字有点耳熟吗?天啊天啊!这样一个大人物……我真是有眼无珠啊!”

    见梅苒没有什么反应,她捶胸顿足,几乎都要跳起来了,“就是那个知名的古董收藏家啊!之前新闻还报道过的,他将一枚白玉圆玺捐给了A市博物馆……”

    似乎还没得到眼前人强烈的共鸣,田甜直接抛出了重磅炸弹,“师姐,你知道那白玉圆玺拍卖成交价多少吗?”

    梅苒配合地摇头。

    小助理夸张地伸出九个手指,“一亿多!都是真金白银啊,就这么眼都不眨一下就捐出去了,”她连连叹息,“我勤勤恳恳工作,恐怕一辈子都赚不到一个零头啊……”

    “不过,一想到能见到他真人,我就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

    梅苒原本正若有所思着,一听到这里就忍俊不禁,轻拍了下她胳膊,“悠着点啊,他下个星期一才过来复诊。”

    打趣过后,她就带着几个实习生进行早间的例行查房了。

    一开始还比较顺lì,等查到一位老太太时,梅苒发现她的情况有些不对,询问了一番,老人家吞吞吐吐,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旁的护士解释道,“昨天……有一管针水没用。”

    “胡闹!”梅苒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到底怎么回事?”

    几个实习生面面相觑,护士又轻声说,“这个是病人自己强烈要求不用的,说是经济上有些困难……”

    那药水是德国进口的,药效极好,只是价格昂贵,一支就差不多要几千块,普通人基本上负担不起。

    梅苒沉默。

    护士又低声跟她说了老太太的情况:丈夫早逝,靠着一份清洁工的微薄工资生活,老了又落下一身病,实在是晚景凄凉。

    芸芸众生,也有高下之分,并非尽然平等。

    她这次确实有些考虑不周了,可……这药水不得不用。

    “药水照用,医药费我会垫付。”

    护士点头应下,有些欲言又止,“梅医师,这位老人家可能还需要请一个护工。”

    梅苒疑惑,“她不是还有一个孙女?”

    护士叹息,“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这还不是亲孙女。”

    老人家听到这里早已热泪盈眶,护士看得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偏过头去低声说,“她膝下无儿无女,那所谓孙女是垃圾场捡来的。老太太艰难把她拉拔大,没想到这丫头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也不顾人病得多重,来一次就要一次钱,不给就骂骂咧咧咒人去死,还动手动脚。喏,老人家手上那片青紫就是她掐出来的……”

    梅苒听了久久无言。

    好半晌后才说,“那就请一个护工吧。”她又温言安慰老人家,“婆婆,您安心养病,其他的都不用担心。”

    老人家感激地握着她的手,眼泪横流,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好人……一生平……安啊!”

    在梅苒刚去查房没多久,中医部里来了一个年轻女孩子,背着双肩包,眼睛四处打量。

    听到动静,田甜从药柜下探出头来,“你好,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女孩摇头,“我是来找人的。请问梅再医师在吗?”

    田甜听得一头雾水,“没在医师在吗?”什么意思啊?一大早的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就是那个黑色长发,”年轻女生简单描述了一下,“鹅蛋脸,眼睛很大很漂亮,长得很像古典美人的梅医师啊!”

    田甜迅速会意,“你说的是梅苒梅医师吧?”

    “啊?”女孩闹了个大红脸,“原来那是‘苒’不是‘再’啊,不好意思,我刚看得太急弄错了。”她先前还疑惑怎么会有人名字这么奇怪。

    田甜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你找她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是A大美院的学生,我们最近有一个写生任务,主题是古风美人,我听同学说人民医院中医部有一个医师很符合要求,所以就想请她当我的模特。”

    “梅医师去查房了,你可能要等一会儿。”

    过了半个小时,梅苒和实习生们回来了,女孩又一次说明来意,实在是盛情难却,两人私下约了时间,她就离开了。

    这个点没有预约病人,梅苒在办公室翻看实习生们整理的查房记录,细心地用笔在旁边批注。

    手机突然亮了亮,一连串微信消息浮现在屏幕上。

    余声:天啊天啊,笑死我了!

    余声:我们今早录制《中国好歌者》,你那堂妹昨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额头长了两只犄角,还一左一右对称,像小驯鹿似的!”

    余声:凸得太明显,那么厚的粉都遮不住啊,摄影师都不太敢给她特写,镜头一拉近……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这天后人前高贵冷艳,私底下又是另一番模样,梅苒早已见怪不怪,她收好手机,刚想起来喝口水,小助理就领着一个人进来了。

    那人戴着鸭舌帽、口罩和墨镜,不过梅苒还是第一眼认出她来。

    很显然,田甜也知道了她的身份,激动地做着口型,“梅、梅梦然啊!”

    梅苒语气有些淡,“你来找我什么事?”

    梅梦然将口罩和墨镜摘下,“梅苒,我嗓子有点痛,你帮我开点药。”

    闻言,梅苒的视线轻轻落在她压得很低的帽子上,“这种情况,你应该去挂耳鼻喉科。”

    梅梦然自顾自在椅子上坐下,随意扫了一圈周围,“你不是精通中西医吗?随便给我开点药就好。”

    小助理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这、这两人是认识的啊!她们……是什么关系?还有,等一下可不可以要个签名啊?

    梅苒见她这无所谓的态度,心里如明镜似的,这恐怕不是真来看病,而是来炫耀的。

    是了,这不就是梅梦然一直以来最喜欢做的事吗?

    看这阵势,如果不如她所愿,恐怕会纠缠不休,梅苒权衡了下便做了决定。

    检查过后,她发现梅梦然的喉咙确实发生了轻微灼伤,便问,“最近饮食如何,有没有吃什么刺激性的食物?”

    梅梦然低声答,“吃了醋,”声音越来越轻,“很多很多的醋。”

    梅苒一怔,似是不敢相信。

    “哎呀!你不要再问了,”梅梦然有些不耐,“给我开点药,贵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药效一定要好!”她现在连吞口水都有些痛,而且过几天还要录节目。

    最后梅苒还是开了几味温和的中药,嘱咐她饮食要清淡,多吃些稀软食物,梅梦然心不在焉地应着,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送走梅梦然后,梅苒接到预约病人的电话,被告知临时有事脱不开身,于是又重新预约了一个时间。

    挂断后她扫了一眼手机,发现又有几条新微信消息,一一点开。

    余声:对了,我再跟你说一件好玩的事儿!

    余声:前几天录节目,梅梦然私底下找我,问我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声音变得更有质感。既然她都这么诚心诚意地问了,我自然要拿出自己的独家秘方啊!

    余声:于是我就跟她说喝醋对嗓子有益。

    余声:没想到她真去喝了我的天!听说还伤了嗓子,结果第二期节目录制,她自然排名垫后啊,她经纪人不知有多头疼……天知道,我真的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这样一来,一qiē来龙去脉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梅苒想了想还是回了条信息:“声声,我知道你因为我的缘故看不惯她,玩笑可以开,但不要太过。”

    那边很快回了个撇嘴的表情。

    ***

    周末在弹指间过去。

    周一一大早,田甜顶着两个黑眼圈进来,两只眼睛还红肿着,梅苒忙问,“你这是怎么了?”

    小助理“呜呜”哭起来,抽噎了好一会儿,情xù才平稳下来。

    原来她昨天去参加了MR的追思会,会上齐集了许多从全国各地甚至国外赶过来的MR迷,大家先缅怀了一下,随后合唱了MR当年的成名曲《你是世间最好的相逢》,唱到动情处抱在一起痛哭……

    梅苒见她哭得这般伤心,有些不忍,安慰道,“或许你所说的那个人,她并没有死呢?”

    田甜反手擦擦脸,眼底还倒映着泪光,“如果她还在人世……那……她为什么一直都不出现呢?大家都……那么爱她啊!”

    一个声音能被那么多人记住,而且一记就是七年,这意味着什么?

    梅苒默然,心下叹息。

    “或许,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这早上病人很多,梅苒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田甜也很快调整了状态,加入到忙碌中。

    忙到中午吃饭时间,病人大都离开了,中医楼终于变得安静下来。

    梅苒和田甜到医院食堂吃过饭,休息了半个小时,差不多又到上班时间了。

    幸好下午人不多,梅苒抽空去收费处帮病房的老太太划了医药费,和同事简单说明了一下,回到中医部,只见小助理站在柜台后拼命地朝她挤眉弄眼。

    梅苒一时还不明所以,她有些急了,用手指指,“傅先生来了,就在你的办公室。”

    小助理情xù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她捂着胸口,大口喘气,“比上次又帅了不知多少,简直帅出天际了!”

    “不行不行,我真快晕过去了!”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