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26.时光与你有染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二十六章

    晋`江独家发表,谢绝转载!

    傅时谨时隔半年凭空而出的第十一条微博如同晴天里破空而出的响雷,将底下蹲坑的粉丝们炸得里里外外都酥透了!

    南风霁月:活捉一只男神![麦克风]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柠檬你个橙子:@你好好想想,我男神的唯一关注是你,第十一条微博也是关于你,告sù我,你上辈子是怎么拯救的银河系?![泪流成河][心碎成渣]

    逆光女神jing:男神看我看我,就算你已经名草有主,可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

    南风小狐狸:只有我发现男神的语气好像是未遂的意思吗?难道是他已经准备好被爱+上,而@你好好想想还在犹豫?

    从此以后请叫我老妖大人:呜呜,好像真的是酱紫啊!真相总是太残忍,心疼我男神十秒!

    不出意料,这条微博下的评论和转发、点赞数像雨后春笋般疯狂地冒出来,很快傅时谨、你好好想想便一起首次同框上了热搜。

    双方的粉丝早已激动得难以自已,轮流蹲守在两个人的微博下,在傅时谨那儿哭完又跑到你好好想想那儿,请她这次一定要尽kuài回应,不要让她们的男神等太久。

    梅苒刷到这些评论,头皮都开始隐隐发麻,她要怎么给回应啊?

    还需要多少勇气这个问题当然好答,但它后面跟着的可是烫手山芋啊,她盯着那个暧昧十足的两个字看了许久,仿佛要将它们盯出一个洞来。

    在梅苒犹豫的时候,她的闺蜜又悠然地跑来在火上淋了一把油,闺蜜之所以为闺蜜,每一个字都切中要害。

    余声V:原博说法指向不明,请问你想知道的到底是“爱”的勇气,还是……(大家懂的)//@傅时谨V:告sù我,现在还需要多少勇气?

    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她的粉丝们也开始嗷嗷叫了。

    小叮当:想不到我粉了多年的玉女天后也有这么八卦的一面,简直帅呆了!感觉更爱你啦!

    盛夏光影:跪求女神告知@你好好想想是谁,这一段日子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大哭]

    桑间旧梦: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呢[害羞]

    梅苒看着越来越多的新消息涌进来,忍不住揉了揉眉心,退出来点开微信,给始作俑者发了一条信息。

    几秒后,余声的回复就愉悦地“叮”一声落在了对话页面中。

    余声:我怎么可能轻yì收手呢?人生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么点儿乐趣[doge]

    梅苒:……

    余声:话说你们现在进行到哪个阶段了?小手肯定拉过了,小嘴儿肯定也亲过了,那么就只剩下……

    梅苒赶紧在她说出后面的话之前打断了她:

    “你们《中国好歌者》的录制现在进行到半决赛了吧?”

    余声:嘿嘿,害羞了?别转移话题呀!

    余声:滚过了没?

    梅苒一时转不过弯来,问:“滚什么?”

    余声:咳!我换个通俗易懂的问法,他开始撒种子没?

    撒种子?

    撒……

    种子?

    梅苒看得脸红耳热,恼羞成怒地直接发了一条语音过去,“余声声,小黑屋七天你关定了!”

    在被拉黑之前,余声又冒着生命危险发了一条信息过来:“他可是Ansel啊,我就不信你把持得住。”

    梅苒再次:“……”

    夜间,傅时谨向来都会待在书房整理资料,这会儿他却躺在床上,耐心地用手机刷着微博。

    他之前也没想过不过一条微博而已,竟然造成了那么大的轰动,看着粉丝们的评论,他唇角勾出一个浅浅的笑。

    还挺有趣的。

    不断有消息提醒冒出来,傅时谨本想点掉,谁知不小心点了进去,最新的一条私信便清晰地跃入他的视线中。

    微博名只是一串数字而已,明显就是小号,而发的内容也上不得台面。

    “傅先生,你好……你不要被你好好想想的美色迷惑了……她很虚荣的,以前还整过容……”

    一丝薄薄的愠怒浮现在傅时谨眼底,他冷冷地笑了笑,指尖飞快地在上面点了几下。

    那边,梅梦然立刻发现编辑好的私信再也发不出去了,她不死心地又试了几遍,这才相信自己的小号被那人拉黑的事实。

    她气得浑身发抖,几乎把手机捏碎,一口白牙咬得哆哆嗦嗦,全身的血液仿佛在那一刻被浓烈的妒恨稀释了一样,连地狠狠剁了几下脚。

    一旁的小夏像受了某种极大的惊吓,尖尖地“啊”了一声。

    梅梦然瞪她一眼,柔和的灯光下那张脸显得格外阴森恐怖,只见小夏已吓得双腿虚软倒在地上,捂着嘴连连往后退。

    经纪人见她这异样,疑惑地看了过去,平淡的目光似有无数恐慌蹦出来,她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声音依然是颤抖的,听起来断断续续,“梦、梦然……你、你的鼻子……好像……歪了。”

    梅梦然突然张大眼睛,她的神色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怕,捂着下半边脸,“不许看!不准看!”

    当晚十二点多,彻夜蹲守在A市机场的狗仔拍到了一组珍贵的独家照片,第二天娱乐新闻的头条赫然便是:当红女星梅梦然戴口罩深夜机场出现,神色匆匆。

    微博热搜:女星梅梦然深夜出国。

    更有甚者,还有些营销号跟风卖噱头:独家揭秘!《中国好歌者》半决赛录制在即,炙手可热的女星梅梦然为何深夜匆匆出国?

    这条微博的转发评论如火如荼。

    然而,当事人却如人间蒸发了般,再也没有消息传来,就连节目组都联系不上她,于是外界的猜测更加捕风捉影了。

    听小助理说起这事的时候,梅苒也有点意外,心想,难道是梅梦然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因为她那个妈妈的原因?

    这样一来,梅苒的心思又绕到了吴玉婉身上,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感染了HIV,还是这只是自己的猜测?

    “师姐,这都等了二十多分钟了,”田甜心急地眺望门外,“傅大神怎么还没有出现啊?”

    “或许路上堵车了也说不定。”

    不过,又多等了十分钟,梅苒也隐隐察觉出不对劲来了。

    电话是老太太接的,语气很急,“小苒,时谨今早起来又开始头疼了,现在还疼得厉害,老杨刚好又回了老家,我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开车……”

    梅苒便明白了过来,她柔声安慰了老太太一番,“我下午也没有其他病人了,待会儿请个假过去看看他吧。”

    她又中途回家取了针盒,到傅家别墅时已差不多下午三点半了。

    老太太正在门前焦急不安地踱着步,一见梅苒从出租车上下来,连忙迎上去握住她的手,“小苒,辛苦你了。”

    梅苒笑笑,“没事。”

    进入客厅,刚好有一个陌生男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挑着一双桃花眼儿直朝梅苒看,老太太跟她介绍道,“这位是时谨的朋友叶岂寒,本来正打算让他过来送时谨去医院的,没想到……”

    还没等老太太说完,叶岂寒已经走到近前,他看着眼前的人笑得别有深意,“梅医师是吧?真是……久仰大名。”

    梅苒从那挪揄的语气中猜想他可能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大方地笑道,“你好,叶先生。”

    心中又暗暗思忖,叶岂寒?怎么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很荣幸在这儿见到你,”他礼貌一欠身,绅士风度一览无余,“不打扰了,时谨还在上面等你。”

    可梅苒分明觉得他那优雅的笑中又仿佛夹杂着某些洞察一qiē的深意,当下微微一愣。

    叶岂寒笑容更大,缠着老太太进厨房准备好吃的去了,老太太看到梅苒出现心就定了下来,也就由着他去了。

    推开卧室的门,梅苒走了进去,不料动作再轻还是惊动了床上的人。

    微乱的短发贴在额头,那双棕色眼睛像是被水濯过般清亮透彻,男人只穿着一件黑色睡袍,微敞开着半边胸口,衬得面色更为苍白。

    “你来了。”他的声音也低低的,还浸透着几丝凉意。

    “现在感觉怎么样?”梅苒走到床边坐下,直接把手贴到他额上探体温,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发烧。

    “还好。”男人侧着半边脸安静地看她。

    梅苒把脉的手稍微用了力,看着一滴汗从他下巴流了下来,经过那微微耸动的喉结,沿着锁骨流向那目光无法透视的地方……

    她有些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应该是海泳比赛那天体lì消耗还是大了点……”

    一只修长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温热的掌心贴在她白净的脖颈上,稍微用了些力将她往下压,压成一个适合的距离,男人终于满意了,轻轻凑过去吻上那片嫣红柔软的唇。

    一触即离。

    可他深深的眼神却像浓胶一样缠着她,“可我觉得比赛结束后的体lì消耗似乎会更大一些。”

    比赛结束后?他说的是两人在会所包厢里那会儿……

    梅苒一下子就红了脸。

    可她依然镇定地和他对视,“接下来我要针灸了。”

    傅时谨见她这模样,笑得胸膛都在颤动,极为合作地将睡衣利落脱下。

    梅苒深吸一口气,摒除杂念,专心地下针。

    针灸过后,梅苒去洗了手,回来时男人已经昏昏沉沉地又睡过去了,呼吸平缓,看来应该头疼得不那么厉害了,她轻轻掩上门走出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那只小折耳猫的伤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梅苒循声走过去,猫儿正欢快地在后院青草地上扑着一只翩翩飞舞的粉蝶,肉嘟嘟的爪子抓啊抓,就是怎么都抓不到,气呼呼地在草里打滚。

    梅苒看得忍俊不禁,它似若有所觉般扭头看过来,仿佛认出了眼前的人,“喵”一声小火箭似地射了过来。

    很快就到了日落西斜时分,屋里,傅时谨朦胧中好像听到一声猫儿的轻叫,他慢慢睁开眼睛。

    女孩坐在藏青色的镶花地毯上,正垂着头安静地看着一本书,黑发如瀑从她肩上垂落,颈边那一片白皙如瓷的肌肤若隐若现,有几丝落在她颊边,随着她的呼吸一颤一颤。

    夕阳的金色柔光就在她身后,浅浅地勾勒着那张如临水花开般清晰漂亮的侧脸,她的手温柔地在猫儿下颌出轻挠着,那猫儿眯着眼睛,看起来极为惬意。

    “喵~”

    她拍了拍它的脑袋,轻轻“嘘”了一声,猫儿似乎听懂了般,安静地蜷缩在她脚边。

    傅时谨用力闭上眼睛,忽然又睁开,渐浓的暮色里,那女子依然笑靥如花。

    胸口的跳动前所未有的强烈,他欣喜地发现:

    原来眼前这一qiē,不是梦境,也不是幻觉。

    是他触手可碰的真实。

    困意阵阵袭来,傅时谨勾起薄唇,安心地又睡了过去。

    晚上,梅苒留下来吃饭,一个小时后,叶岂寒充当司机将她送回家。

    推开车门下去那一刻,梅苒突然想起些什么,“叶先生,请问你是不是认识余声?”

    叶岂寒怔了一瞬,“你怎么知道的?”

    梅苒卖了个关子,“这是秘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见那道白色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叶岂寒这才笑笑,这女人真的挺有趣的。

    他调转车头,不一会儿,宝蓝色的跑车便缓缓被夜色吞没。

    梅苒关上门,进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喝完就坐在沙发上和父亲讲电话。

    通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挂断,她又顺手打开微信,手指往下一滑,找到那个名字点开。

    对方正在输入中……

    梅苒眉眼含笑,在那人的信息发过来之前发了一条过去。

    两人的信息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发生碰撞,屏幕闪了一下。

    ――我到家了。

    ――到家没?

    真是心有灵犀,梅苒很喜欢这种感觉。

    华灯璀璨,这个夜晚很安静,她蜷缩在沙发上和他发信息,聊的都是一些很琐碎的事情,可无端就是觉得心里很开心。

    时间很快来到十点半。

    傅时谨:“太晚了,你去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梅苒:“明天我休息。你也快点去睡,晚安。”

    傅时谨:“晚安。”

    “等一下!”

    “嗯?”

    梅苒:“余声那条微博你一定不能转发,也不要回复!”

    他几乎能想象到她此时面色含羞的模样,轻笑了一下,悠然回复,“那你准备用什么来收买我?”

    梅苒看到“收买”两字就自动构设了一连串不可说的画面,她咬着下唇,写了又删,删了又写……

    他的信息先发了过来:

    ――明天下午来陪我。

    啊,只是这样吗?

    看来是自己想歪了,梅苒毫不犹豫就回:好。

    她刚想退出微信,突然又有一条新消息进来。

    周师兄:师妹,我回来了,明天能见一面吗?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我想当面跟你说。

    难道是检查结果出来了?

    梅苒回:“好啊。”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