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14.第十四章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十四章

    刚洗好一盘樱桃番茄,老周婶就风风火火跑进来,“梦然小姐回来了。”

    梅苒继续将番石榴切成片,轻描淡写地笑道,“回来就回来了啊。”

    老周婶胸口剧烈耸动着,直抽气,“她这次回来打扮得妖里妖气的,刚进门那会儿我差点没被她吓掉了眼睛,老太太见到她可高兴了,连她胸脯露了大半也没说什么,要知道以前你穿……”

    梅苒把水龙头关掉,擦干手,这才慢悠悠地问,“你刚刚说,我穿短裤老太太在背后说我什么?”

    老周婶吞了吞口水,“说你……伤风败俗。”

    梅苒:“……”

    “她是老糊涂了,胳膊肘往外拐,明明你才是梅家的小姐,她……”

    “周婶,”梅苒轻声打断她,“只要她一天还是这梅家的人。”

    老周婶活了大半辈子心也没眼前这个女孩子亮堂,不由得叹气,“苒小姐,我只是替你感到不值。那梅梦然处处跟你攀比计较,嘴巴又比你甜,比你会哄老太太欢心,现在又成了什么大明星,我真看不惯她那扯高气扬的样子,真以为山沟沟里的小麻雀改了姓就是真凤凰了吗?”

    “没什么不值的,”梅苒说,“我是我,她是她,她还没有重要到能影响我的人生。”

    “好了,我们把水果都端出去吧。”

    “先等等!”

    梅苒疑惑,“嗯?”

    只见老周婶突然伸手过来搭在她腰上,将裙子往上提了提,“这又白又直的腿藏起来岂不是暴殄天物?”

    梅苒忍不住笑了出来。

    客厅里,梅老太太大笑着说,“傅先生,我家然然不是我自夸啊,从小就是乖巧可人,现在还成了当红大明星,唱歌可好听了!”

    梅梦然在旁边羞红了脸,娇嗔道,“奶奶,我哪有您说的那么好?”

    老太太年轻时生得膀大腰圆,老了风采也不减当年,笑起来嘴角的痣差点挤到眼角,“你在我心里啊,那就是最好的!”

    “傅先生,”梅梦然面色含羞,“我们之前见过几次的,你还记得吗?”

    梅老太太惊喜道,“这么有缘?”她拍拍梅梦然的手,“你当了大明星,现在可谓是家喻户晓,以后奶奶就等着沾你的光了!”

    傅时谨略微想了想,“没什么印象。”

    老太太的笑直接硬在嘴角。

    “怎么会呢?”梅梦然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上次明明……”

    梅良之忙打圆场,“然然,你是不是记错了,我听说傅先生是最近才回国的。”

    这时,梅苒从厨房出来,老太太看到她顿时眼前一亮,“傅先生,这是我梅家的另一个千金。”

    她的语气似有扳回一局的得意,又带着淡淡的嘲讽,“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偏要出去外面当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医生,想必你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她的了。”

    梅苒将泡好的茶水分了一人一杯,轮到傅时谨时,她递给他一杯温开水,“你只能喝这个了。”

    他接过来,看向老太太,“不巧,她正是我的主治医师。”

    男人眸底已隐隐散发着不悦的冷然气息,可因修养的缘故,他并没有在面上显露出来。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梅清远不合时宜地大笑了出来,“真巧啊!”

    话声还未落便被梅老太太狠狠瞪了一眼,碰了一鼻子的灰。

    幸好老周婶及时过来,“傅先生,先生请您到书房一趟。”

    梅苒从她暗递的眼色中读懂了什么,从善如流地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梅良之也觉得没趣,加上实在累得慌,就先回房间了。

    客厅里只剩下三个人,老太太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哼”,“这年轻人心太傲了,然然你怎么会看上他的?”

    梅梦然心不在焉,随意应付了一句什么。

    梅清远摸摸鼻子,“他也有傲的资本,听说他的背景很深,就我打听到的明面消息,他本人是古董收藏家兼鉴定师,上海那家古董店名品斋就挂他名下……”

    老太太冷笑,“我堂堂梅家……你说什么?”她狠狠倒吸几口冷气,“一个多亿就这么捐了?”

    心底的算盘立刻哗啦啦打起来,惊喜的粉光从她那老迈的眼睛里迸发出来,“然然,这个男人不可多得,要是嫁了他,你这辈子下下辈子都不用发愁了!”

    闻言,梅梦然如同枯木逢春般整个人都生动起来,“奶奶,您也觉得我可以嫁给他吗?”

    “不太可能。”

    梅清远摸摸下巴,看着养女若有所思地说,“你们间的差距太悬殊了,要我说,论家世,可能苒苒会更适合些。”

    “你这混账!”老太太啐了一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胳膊肘还老往外拐,你说说,然然哪点比那梅苒差了?!”

    梅清远缩在一旁不说话了。

    梅老太太这心偏得是有来由的,梅家两兄弟,只有一个是她亲生的,便就是眼前这个不争气的蠢蛋!

    她这一生那可是顶顶争气的,从小山岗里走出来,因缘巧合下被梅家雇来服侍老爷子,后来爬了床就顺lì成了梅家续弦太太,最后又生了一个大胖儿子。

    前半生的贫穷落魄就像平生一梦,原以为会一世安稳,没想到梅老爷子突然生了一场重病,眼看就要不久于人世,老太太哭得昏天暗地,磕得地板“砰砰”作响,哭爹哭娘哭命苦。

    老爷子被她弄得直翻白眼,只能吊着最后一口气,嘱咐跪在床前的长子,“家产兄弟一人一半,儿啊你要善待这个后来娘……”

    在老爷子去世后,老太太便凭着这句话稳稳当当地巩固了当家主母地位,并想法设法想挤掉梅家长子这颗眼中钉。

    梅鸿远当时年轻气盛,根本不屑和一个女人争,干脆只身出外闯天下。

    数年后,当他坐拥整个集团携着娇妻幼女衣锦还乡时,整个梅家将他奉为家族顶梁柱,风光无限。

    而自小被老太太宠坏的梅清远,在挥霍了大半家产后,最终托了关系在市政厅谋了个闲职,不温不火。

    老太太心中早已长了千万根刺,妒恨得都不知镶换了多少次金牙,可惜大势已去无法挽回。

    如今,从这个年轻男人身上,她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一雪前耻。

    书房里,灯光明亮。

    身形颀长的男人立在一幅画前,眼眸微垂,“这幅《平湖流泉图》以淡色晕染、浓墨泼洒,墨韵生动,意境淡远,确是唐寅真迹无疑。”

    世人皆知,明代吴门画派的唐寅,以画风“秀润缜密”著称,他的作品是中国文人画的高峰,收藏价值极高,因而市面上也不乏赝品。

    傅时谨是古董研究鉴定的专家,他既说是真品那定不会有假,梅鸿远朗声笑道,“那我这钱可算没白花。”

    “书画鉴定,一般从印章、纸绢、题跋、收藏印、著录和装潢入手,”傅时谨声线压得稍低,声音低沉,听起来很是磁性,“我刚刚一一检验过都没什么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凭据。”

    “哦?”梅鸿远很有兴趣,梅苒也看了过去,唇边带着浅浅的笑。

    “直觉。”傅时谨轻笑,柔和的灯光将他眼底的笑意都化开,“我曾有幸在一个新加坡商人手里购得一幅唐寅的《八景图》局部残卷,夜夜观摩赏析,了然于胸。”

    他又转过来,视线意味深长地落到对面人身上,“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有他的特点,一听发音就能知道他是谁,这便是听音辨形,字画鉴定也是这个道理。”

    见梅苒垂下头,他这才一寸寸地将视线拉了回来。

    “不错不错。”梅鸿远连连点头,看他的眼光又带了几分欣赏,“有你外公当年的风范。”

    他和傅老先生是旧交,老先生当年可是古董收藏界响当当的人物,没想到他的外孙如今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听人提起外祖父,傅时谨神色有些黯然,他幼年失怙,跟随外祖父一起生活,家里随处可见玉石瓷器、历代名画,外祖父便一把手地教他辨认。如今想来,他走上这条路,和这个老人不无关系。

    不知不觉夜已深,三人一起出了书房,梅鸿远的卧室在东南角,和他们不同路,于是在门口就分开了。

    梅苒看起来似乎有心事,连影子都有些重,傅时谨也不说话,静静地走在她旁边。

    手机铃声突然打破了沉默,“在我最美的时候,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这是余声特地帮忙设的铃声,她的这个电话来得很不合时宜。梅苒有点心虚,接通后说了两句就挂断。

    从身后传来男人清凌凌的声音,语气淡得听不出任何情xù,“这是MR的《相逢》?”

    “是……是啊,”梅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真巧……啊,傅先生你也知道MR?我挺喜欢她的。”

    他并不接话,而是侧过来和她对视,梅苒心如乱麻,跳得乱了节奏,男人那幽深的眸底,似此刻头顶的朗朗夜空,神秘又遥远,不,时而又很近,近得她能清晰看到上面映着的那个小小的自己。

    “是吗?”男人的气息热热地拂过她面颊,“我也挺喜欢她的。”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