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298.开张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眼看王娘子要跪下给磕头,石桂一把拉住她:“你真能干,我有什么不能出钱的,若是不能,我本金不足,也拿不出这许多来。”

    石桂说的倒是实话,就是雇佣大师傅,也没一气儿付一年钱的,至多先给三个月的工钱,让牙侩当个中人,定下契约,要是干的不好,只管找牙侩来赔。

    买下这母女俩又不一样,一次就得付清,原来能当本金的钱,全搭了进去,后头难免捉襟见肘,她是不愿意买人的,可不买人,这对母女还往哪里去找主家,七八岁的丫头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石桂是开饭铺的,又不是宅门里头买小丫头子□□好了能上差,这个年纪在宅子里伶俐些,能跑腿传话做许多事,可在饭铺里一不能炒菜,二不能卖饭,干点什么都多余。

    可石桂不想看着她们母女就这么离散,王娘子要真是牙侩说的手艺好能烧全灶,倒是一桩划算的买卖,买了人来一样发月钱,她才叫王娘子触动心肠,就又蹙起眉头来。

    王娘子眼里还在垂泪,心里却明白石桂也不富裕,真个买下她们,还得看她的手艺如何,赶紧央了牙侩,就在牙行后头的厨房里露一手给石桂看。

    “我是外乡人,嫁到穗州来的,穗州的菜也会,外头那些也会,姑娘看看,要我做些什么。”王娘子说话细声细气的,做起事来却很是麻利,系了围裙,再烧水洗锅,又拿出碗筷来,用滚水都烫过一遍。

    石桂看到这儿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满意,知道爱干净就是好的,看她手脚麻利的很,便是原来养成的习惯,不是随意做出来哄人的。

    石桂笑得一声:“看看厨下有什么罢。”厨房的篓里有一把紫茄子,吊了半块猪肉,还有半颗白松,倒是米面充足,石桂有心要试她,也不开口说自己要吃些什么。

    王娘子看也不看,取下猪肉来洗干净,把茄子头切掉,提了刀一下连着一下往下切,几刀下去,茄子就切成了条,她女儿松萝就跟在她后头,点火烧灶,又摆碗筷,还跟着洗米做饭。

    石桂细细看着,这娘俩个是惯做的,松萝手上也有数,一眼看见三个人,又把牙侩一家都算了进

    去,一碗米三碗饭,松萝用了两碗半,柴也是数着用的,米柴油样样都扣克的紧,想是家里从来都不富裕,这才样样都要计较。

    石桂看到一半就已经满意了五六分,到底如何还得尝一尝菜,鱼香茄子做成盖饭,也正合适,肥猪肉榨了油出来,在锅里炒得喷香,王娘子对着厨房倒似沙场点兵,哪里是油哪里是盐,手摸就摸得着。

    勺尖一抖,味都不必尝,拿出开家的本事来,她听石桂说要开饭铺,厨房里也确是没旁的东西好做了,这才炒了这个,再炒一个白菘,有荤有素,摆出来极快,又道:“面条包子我都成,凉茶甜汤只要姑娘想吃,我都能办。”

    她说是全灶,就是样样菜式都得会一点,荤素点心案,都能拿得起来才叫全灶,石桂点点头,拿筷子尝一口,味儿偏甜,王娘子跟松萝两个紧紧盯住她,看她尝着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攥了女儿的手:“我看姑娘像是吴江人,这才给做些甜的。”

    石桂生得白皙,看着是有些像,只笑一笑,本地人的口味也淡,码头工爱的却是重油重盐,王娘子手艺过得去,带着个女儿,就是有了牵挂,石桂既肯伸手,就让宝芝爹去谈。

    石桂买下了王娘子,宝芝爹也跟着舒了一口气,石桂越发觉着他良心不坏,看他一眼,宝芝爹便道:“我也只有这个女儿,将心比心,怎么能眼睁睁看着。”

    石桂笑得一声,立了契约,王娘子身上只有一个小布包,紧紧牵着女儿松箩,跟着石桂回去,到了叶家门口,两个不意是这样的大宅子,石桂便道:“这屋子是沈家的,我们一家也是借居,等饭铺开起来,就要寻地方搬出去,里头规矩多,你们可别乱跑。”

    王娘子连声答应着,石桂既是借居,还肯买下她们,她心里越发感激,松萝从小受苦,最会看脸色,知道跟母亲一道不易,也一样点头。

    王娘子更是放下包袱就往厨房里去,秋娘知道石桂出去是租屋子的,不意竟带了人回来,待问了石桂,反先淌起泪来:“这世道女人不容易,能帮就帮她些。”

    石桂反劝道:“娘也别太好心了,一时客气了往后再作规矩就难了。”嬷嬷们□□小丫头都是这样,王娘子才刚来,可怜是可怜的,是不是能支撑还是另说,明儿石桂就要带着她出去买铁锅,油盐酱醋都得买起来。

    秋娘知道女儿不易,越是不易,越是不能给她添乱了,心疼女儿出了一身汗,一面给她擦脸一面道:“我知道,她们是买来的不是雇来的,待她好是一回事,你是主家,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石桂笑出声来,没成想秋娘竟也有了生意经了,知道买了人,绿萼也出来看,看见松箩小尾巴似的紧紧跟着王娘子,一步都不离开,又看她身上穿的没一件好的,反去屋里捡了几身旧衣:“给她改改就能穿了。”

    本来也要给她们两身像样的衣裳,秋娘也去找了自己的旧衣出来,王娘子千恩万谢,收下衣裳又还回去烧灶,跟阿珍娘说她们是来上工的,做些菜给石桂尝一尝,往后是要开饭铺的。

    阿珍娘这才松一口气,还当主家不肯用她们了,心里一松,倒可怜起她来,知道她是被丈夫卖出来的,嘴里叽里咕噜一长串,想必是骂人的话。

    石桂心头一动,问松箩道:“你会不会说官话?”

    王娘子是会说的,松箩自然也会,石桂这下笑起来,倒省了跟宝芝学,让绿萼秋娘都学起穗州话来,绿萼觉着有理:“姑娘都想学呢。”

    她能叫石桂作妹妹,跟叶文心却天然有别,叶文心是官家女,就是落了难也还是官家女,不肯有半点怠慢。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