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245.风月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加载中...
宽度: 字体: 背景:
    太阳将要落山,明月喜子得回军营去了,石桂送了他们出门,这时节该是家家有炊烟的,这会儿却只见暮色,一村子的人都往詹家吃喜酒去了。

    那头还敲了锣鼓搭了个小戏台子唱戏,田梗地头上都没人,正是农闲的时候,哪一家子不去凑热闹,石桂把人送到门边,对喜子说了许多话,喜子还有些无措,却乖乖站定着听了。

    石桂倚在门边眼看着他们走远,太阳把明月喜子的影子拉长了,两个一前一后,喜子没回头,反是明月回头冲她笑起来,高高举着手冲她挥舞。

    背着太阳看不清他的脸,可石桂知道他在笑,便也伸出手冲他摇一摇,看到他们往树荫底下去了,走得连影子都瞧不见了,关上门插上门栓,刘婆子跟菱角两个不到散戏怕是不会回来了。

    春燕嫁人好一番的热闹,点了红灯笼在谷场上办喜酒,一村子人都往詹家吃酒去,按着规矩要吃上三天,詹家娶了这么个可心意的媳妇,还连着要唱三天的戏。

    菱角倒是拉着石桂要去瞧热闹,可叶文心还在孝里不便去,她如今也不能抛头露脸,心里想去看一看,守着步子不动,石桂便留下来陪她,两个坐在院中,叶文心磨了墨,铺开纸写上一本字帖。

    石桂手上做着衣裳,伸头一看问道:“姑娘怎么写起这个来。”画了格子,看着像是小儿开蒙用的字帖。

    叶文心抿抿唇,一笔落定了才道:“原来你不是说过,想让你弟弟认字的,他就在眼前了,我给你做一本字帖,送给他用。”

    石桂此时哪里还有那些心思,原来打算得好,读书科举是太平年景里唯一出人头第的办法,石家在兰溪村混得差强人意,家里纵只出一个童生,那也是了不得的大事,族里人也得高看一眼去,倒不是巴着他想去走仕途经济的路。

    此时又不一样,经得这些灾,还谈什么科举,叹了一回道:“如今我只想着他平安和乐了,等他再好些,村里头也有先生坐馆的,能送进去识些字也好。”

    叶文心却蹙了眉头:“读书明道,宜早不宜迟,浑浑噩噩怎么能真个平安喜乐,这年纪再不教他,许就晚了。”

    叶文心许久没有过这样的口吻,她自守孝起,除了学着做家事做针黹,万事都不放在眼内,石桂还是头一回听她说这样的话,想一想,也跟着笑起来,十三岁的叶文心就能说教化为万世之功,到这会儿更是这么想了。

    “姑娘说的是,只他这会儿才刚好些,孩子心性没这么容易就真听我的话,要叫他去读书,还得想个法子才是。”这个法子就是明月,明月自个儿也是读书识字的,若是肯劝一劝喜子,说不准就能肯。

    叫他自个儿愿意去,比逼迫他去要好得多,叶文心笑一声:“纵不去学堂,你就不能教他了?”说着又有些赧意:“要是你怕落了埋怨,我也能教他。”

    石桂“扑哧”一声笑起来:“那就再好没有了。”

    叶文心当师傅当上了瘾,菱角如今已经会写许多字,刘婆子并不愿意女儿学识字,菱角读书就不能替她干活了,姑娘家家学着烧灶种菜才有用,总是要嫁人的,会几笔字有个甚用处?可她是下人,又有个石桂镇在那儿,这话怎么也不敢说,眼看着女儿一上午一上午的空耗,心里干着急。

    叶文心却渐渐教出了心得,越是教越顺手了,为着菱角她还很是抑郁了一阵儿,自小到大,她就教过三个学生,头一个是瑞叶,第二个是石桂,石桂不必说,瑞叶也是个千伶百俐的,叶文心肯教她,她就肯下死功夫。

    菱角又不一样,她打小长在爹娘身边,从来也没吃过甚么苦头,更没甚个主子奴仆的想头,叶文心肯教,她也是肯学的,只资质普通,又不是下苦功夫的人,学的就慢了许多。

    叶文心先时还苦恼是不是自个儿教得不好,这话对石桂说了,还对宋荫堂也说了,他来时见着桌上铺的稚拙字迹,叶文心便说是小学生写的,宋荫堂知道她教书,给她预备了许多纸笔送来。

    小小一方砚台,只有巴掌大,最合适带在身边,除了笔墨,还给叶文心捎了一本《论学》来,确不是圣人写的,而是颜大家写的。

    这本书也只有穗州等地流传,也有人印了带出来,只书肆却不见发售,因是女人作的论学,被士大夫一流骂作大逆不道,妇道人家懂得什么,办女学还能看作是聚集一处做些针线,无人去管束,可写这些便是扇了男人的脸,一时群起而攻之。

    不好大模大样写了信去骂个女人,也不能写给安昌侯让他管教闺女,只得写给梅家,可梅家一声都没出。

    女人家写写闺怨诗词也还罢了,作个词妇许还得些嘉奖赞誉,写游记也能睁一只闭一只眼,可写这么一本书,还有三绝才子作序力荐,由不得迂腐之辈不骂。

    因着只在穗州地方流传,扬州金陵都不曾见过,是颜大家的经验笔谈,单独写的几句话也有,长谈大论也有,诉之笔端刊印成册,说说开女学馆这十来年里的经历。

    叶文心捧着书册挑灯夜读,读到痛快处还高声念给石桂听,她越是读得多,越是赞叹,这些话不独跟石桂说了,还写信给宋荫堂。

    宋荫堂送嫁北上,带着一船的嫁妆,这会儿该到了燕京城,安排起婚事来,余容远嫁这许多事儿,他也没忘了给叶文心写信来,隔上几日就有一封,叶文心从仙域志里熟悉了每一个港口每一处驿站,宋荫堂知道她喜欢这些,到得一地,总要写些风土人情寄过来,信里偶尔还会夹上一朵岸边摘的花。

    寄到叶文心手里的时候,那花早就干了,还带着最后一点艳色,叶文心全取出来夹在书页里,一本花间集,半本都夹满了。

    石桂还曾经忧心过她同宋荫堂,原来家里确是有意思的,两个人本来少有交际,不成也不遗憾,若是彼此之间生了情宜,再不成可不悔恨,有心想提又怕伤着叶文心,要是她真有这个想头,别个看来就是她高攀了。

    她这样冰雪剔透的人,怎么能受得住别个低看她一眼,哪知道叶文心窥知了她的心思,写了信一张张叠起来标上日期,因着不便寄,一封里头就要写上好几次的回信,摸着厚厚的,掂在手里还有些沉手,叶文心还摘了两枚薄薄荷叶子塞进信里,把信压在镇信下面压平。

    抬头看一看石桂,见她满面担忧的神色,穿了针,用线把信口细细缝起来,恐人拆了去,低头抿唇笑一笑:“怎么,我同表哥,就只能谈风月了?”

    她这样通透,石桂反而不能说什么,她不开口,叶文心却说起她来:“好比你罢,难道就真同那位姓吴的义士有什么私情在了?我同表哥也是一样的。”

    石桂叹一口气,挨坐到叶文心身边,叶文心跟她同吃同住,两个原来还有分个主子丫头,再见面早已经不分这些,拉了她的手:“我不要紧,我总归是丫头,托了可靠的人赎身也成。”明月已经成了年,托了他去,也不过费些说辞。

    “可你却不同,你想一回,怎么还迟迟赎不出来呢?”这说的是教坊里那个顶替了叶文心的人,不知是谁,可总要把她赎出来。

    石桂想了许多时候了,太子病着,若是一命呜呼那才最好,树一倒,底下那帮猢狲自然而然就散了,管他们再去攀哪一个,总归烦不到宋家头上来。

    叶文心一怔:“总是,总是颇有些麻烦的。”教坊里头赎出个犯官之女来,宋老太爷总要打点,慢上些便慢上些,等风头过去了,再离开金陵反而更好。

    她自然是全然相信叶氏相信宋家的,可石桂却不相同,她无处去问,春燕也不能够把这些告sù她,呆在别苑里,就跟宋家隔开一层,里头的人什么打算,轻yì不能得知。

    通信只靠高甲,而高甲再不会明白这里头的弯弯绕绕,石桂早已经有了疑惑,却不能当着叶文心的面说出来。

    十月一过就是十一月了,叶文心住在别苑都快四五个月了,再有甚样事体也该办好了,迟迟没有信来,若是有变故,她们在这儿听不见摸不着,万一出了事,根本就不及应对。

    石桂欲言又止,石菊送过来的东西,里头好几样是麦穗石榴的花样,手帕袜子小荷包,件件都是平日里顺手做了的玩意儿,针脚不同,花样仿佛,还有一方织金的帕子,也不知道是哪儿绞下来的边角料,底纹是莲花并蒂。

    不独是石菊,还有淡竹葡萄的,可见家里处处在做,余容备嫁都多少年了,要绣这些东西早就绣好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船队已经上了路,家里的丫头再不会预备这些,劳动得叶氏屋里的丫头做针线,除了宋荫堂,还能有谁?

    “不如,不如姑娘写封给太太,咱们做的冬衣也给捎过去,旁的人不牢靠,我往詹家走一趟,春燕姐姐总要回门,等她回来,自然也就明了了。”

    石桂替叶文心磨墨,叶文心却不肯落笔:“姑姑生着重病,我不安安稳稳等着,反要让她忧心,这信我不会写的。”
热门推荐:
加载中...